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战斗在甲午年 > 第五百六十章 求订阅

第五百六十章 求订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哐当——”

    一根长长的船桥板从定远舰上伸了出来,搭在大沽军港码头边沿的水泥台子上面,厚重的檀木板子砸的水泥地面都微微的颤抖。

    在幽暗的夜色里,罗丰禄看到站在船舷边,似乎是丁汝昌和刘步蟾两人,然而却不是按规矩先下船。

    而是先由一队士兵两人一组的抬着什么,在桥板上晃晃悠悠的往下走。

    “完了,完了!”

    站在罗丰禄身边的一个负责核查粮饷后勤的老书办,脸色死灰的说道:“抬得绝对都是尸体,又少了这么多的军舰,又是一场泼天大败;没见丁军门和刘军门都没脸下舰?咱家都断粮半年了,这回年底又是一锅清水!”

    “老周,你这是什么眼神,查账本都查成睁眼瞎了,没见他们抬得是白色的海军服尸体?”

    罗丰禄的心脏‘咚咚’猛跳,在这一刻,在他的心里产生无数的猜想,让他时而上云端,时而落深渊。

    ——

    “胜利啰,胜利啰!”

    不久,码头上面一片欢呼声。

    “轰——”

    “轰——”

    “轰——”

    码头炮台开始鸣放礼炮。

    大沽口的百姓都还没歇息,听到炮声,均是一脸的惊惧。

    难道倭夷的大舰打过来了。

    这可怎么得了?

    “大捷,大捷!北洋水师击沉一艘倭夷大军舰!”

    一匹匹快马,一路高吼着奔街走巷,传递着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当天夜初,北洋水师在渤海口击沉一艘日军巡洋舰的消息,迅速扩散。

    所到之处,一片振奋哗然。

    那从大海里打捞上来的59具穿着日军海军服的尸体,就是最不可置辩的证据,为大清腊月二十三号的节庆,增添了神来一笔。

    “哈哈,好好,水师爷们真是涨咱大清脸面;把屋子里的炮仗都那到院子里,为咱大清贺!”

    随即,整个津门已经平歇了的鞭炮声再次响起,铺天盖地,而那些准备留着正月十五放的昂贵的烟花,也成百上千的一支支冲上漆黑的高天炸出美丽的花朵。

    丁汝昌,刘步蟾,杨用霖,邱宝仁,叶祖珪——

    所有北洋水师的将领水手,都仰望天空,满脸热泪。

    “麻痹,不过打沉一艘核桃船,老子看着都替他们脸红。”

    站在定远舰上,等待大沽兵站运输马车到来的柳刚志,一脸的鄙夷。

    “不管怎么说,水师要比大多数的陆军要强的多;在大东沟面对强敌,他们不是落荒而逃,而是勇猛应战。”

    王士珍的眼睛里也蕴含着水花子,不禁想起了他的恩公叶志超,假如当日死守平壤,就算是战死,也会流传千古,而不像今天这样注定将会遗臭万年吧。

    农历腊月二十四号,山县有朋的第一军主力离开葫芦岛,继续南下。

    当天中午,山县有朋在南进途中,接到山口素臣传令兵传达的广岛大本营的命令。

    山县有朋只是略微思考,就命令传令兵快马返回山海关发电,要求小松崎力雄确保奉天不失,堵死奉北清军的南下之路。

    历来喜欢豪赌的山县有朋,这次依然选择了孤注一掷。

    他甚至可以漠视这部突围出去的清军,重新攻占盖州,辽阳,营口,盘锦,锦州,也不愿意分出两三千的步兵去围追堵截他们。

    在他看来,集中所有军力一战下山海,再战陷津门,竟而挥师燕京,活捉大清的皇帝和太后慈禧,才是第一军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无弹窗
正确的抉择。

    这样别说帝国只要朝鲜,台湾,辽东这些土地。

    就算是整个东北,蒙古,甚至以黄河为界,划河而治,也不是没有可能。

    同日,闻之大捷的光绪帝,下旨表彰北洋水师众将,同时要求北洋水师赴山海关协战。

    丁汝昌电奏,山海关不比津门大沽口只有薄冰,而是洋面冰层入海十余里宽阔。

    倭夷陆军攻击的关外三城,离海岸线又超过五里距离,两者相加超过十六里,已经处于二十公分以上主炮的射程极限,其余的副炮更是鞭长莫及。

    况且山海关海岸沿线山林起伏密布,重重阻隔视野,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精准轰射;即使以后冰融,除非定点轰击城池,不然完全等于盲射。

    恳请舰队游弋渤海湾各地,寻机跟日军舰队在海上鏖战。

    光绪皇帝这才知道,今年的渤海湾居然遇上了数年一遇的寒冬,无奈只得准奏。

    心急火燎的丁汝昌,在下午得到光绪的准奏之后,立即下令大沽船坞技工全部登舰,不从者永久罢职。

    引来北塘水营工匠们一片无可奈何的咒骂,都大过年了,还折腾个几把。

    然而为了一口饭碗,却只得老老实实的登舰上船。

    “呜呜——”

    腊月二十五号清晨,北洋舰队津门分舰队全队启航,朝着渤海口争分夺秒的飞速驶去。

    而这个时候,由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司令鲛岛圆规率领的庞大分队舰群,已经得到了随后赶来的武藏号的消息,舰队随即全速起锚,扑向威海卫军港。

    在后悔得直想扇自己脸的鲛岛圆规看来,北洋水师这次全军而出,正是歼灭它的最佳时机。

    北洋舰队进入旅顺口,按着旅顺险恶的形势也不可能多加停留,分舰队必须在北洋水师返回威海卫之前,彻底的堵死它的入港之路。

    一旦联合舰队封锁死了威海卫,北洋水师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在海面寻求决战,要么就只有龟缩进旅顺港,等待着旅顺粮绝,海陆两军一举进攻歼灭。

    当天上午,八重山号巡洋舰没等到盘城号炮艇按例游弋回大钦岛海域,就启航去营城子海域寻找.

    只是营城子海域一片碧波茫茫,哪里又有盘城号的一丝踪迹。

    八重山号巡洋舰舰长平山藤次郎大佐,立即就变了脸色,随即返航大钦岛,命令天城,大和,高雄集结一起,共赴营城子海域搜寻。

    “大佐,发现一片漂浮着的桌木残骸,上面有烈火的痕迹;——似乎是盘城号上面的餐桌。”

    在夕阳之中,从一艘放进大海的舢板船上,吊上来一大块半截的带着炭黑的木桌子,一眼就能看出是联合舰队特制的松木餐桌。

    “八嘎,清军舰队真的出来了!八嘎,就错开了几天时间!”

    平山藤次郎气得脸色铁青,他顾不得伤感盘城号120名帝国水兵的阵亡,就急忙大声的下令道:“命令所有舰队立即集合,加速启航渤海湾口,离开这片海域!”

    现在这剩下的四艘舰船,除了八重山,高雄号是钢骨铁皮双层钢底无护甲巡洋舰,而天城,大和号,更是帆船木头铁骨炮艇。

    无论是八重山,高雄号,还是天城,大和,只要挨上一枚北洋水师的巨炮,估计不死也变成了半残。

    至于和北洋水师对抗,平山藤次郎大佐简直是连想都不敢去想。

    在他看来,除非联合舰队本队和第一游击队的那九艘战舰,能够对战北洋水师这些大舰,其余的舰艇过去,简直就是给饿狗送热肉包子没有任何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