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道横行 > 第四百八十二章:打破仙宫

第四百八十二章:打破仙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横江修行不足二十年,虽在中土帝国威名隆重,可离了中土帝国,已无多少人识得横江。离开紫霄宫地界之后,听过横江之名的人,也微乎其微。

    至于独孤信,则也和横江差不多。

    左护法则穿了一个斗篷,全身都藏起来了,盘膝坐在横江身边,就像是冰中垂钓的老叟,独钓寒江雪,虽给人一种孤寂之感,却在这浩瀚天宇当中,更显渺小。

    唯有那碧水真人,远远朝四方仙门中人,点头示意。

    他点头,是因为遇到了熟识之人。

    终究是道君高手,哪怕这许多年来,经常处于沉睡状态,很少离开青龙宫,极少在仙道世间奔波。可碧水真人终究是道君,而且是从远古活到今日的道君,即便在世间行走的次数很少,可他每一次出现在天地之间,无一不是因为那青龙宫的紫薇真人,以推演之法,算到了天地间将发生重大的事情,才请碧水真人出山。

    于是,在世间道君高手心中,碧水真人每一次出现,都代表有重大的事情要发生。

    譬如……

    今日!

    众人远观凝望。

    正如先前左护法所言,四方高手处于观瞻状态。

    观瞻二字当中,一个瞻字,存有瞻仰之意。

    左护法虽自高自大,用了一个瞻字,可观瞻一词用在今日,半点不差!

    哪怕每一群围观的仙门弟子当中,都有一个道君高手坐镇,左护法所言之“瞻”字,也没有半点差错!

    只因横江今日面对的敌人,是广寒宫!

    天尊道场广寒宫!

    世间天尊,无一不是震慑万古,威凌天下之辈。即便天尊有事外出,暂未驻守在仙宫当中,在天地之间,也没有谁敢在仙宫门外动土。

    于是,横江这种胆大包天之辈,足以让人瞻仰。

    他今日所作所为,不论是正是邪,不论是对是错,单凭这一份勇气,就足以让世人敬他三分。

    众人识不得横江的来历,却能看得出来,横江头顶高悬的那冰晶玉柱,锋芒毕露,必定是一种,极其强横的仙门手段。

    于是,有人问道:“那是何人。”

    极少有人知晓。

    也有仙门高手,给碧水真人传音,问他是否知道横江的来历。

    碧水真人却听而不闻,佯装不开口说话,暗地里却不动声色的给横江传言,道:“周围道君,有三十几位,除了两三个道君是来自于各方道场之外,剩下三十余位道君,全都来自于天尊门下的仙宫!一个道君,就代表一方仙宫!”

    横江闭上了眼睛,不多说。

    哪怕碧水真人不说周围有三十几位道君,横江也能猜到。只因碧水真人以龙族行云之法,领着众人来到广寒宫,速度极其迅捷。周围那些前来观战之人,若非也是由道君高手以仙门飞行手段,带来此地,他们又怎能在横江练剑七日之后,就出现在广寒宫山门之处?

    若带队的只是寻常的纯阳仙人,哪有这等速度?

    横江也明白,广寒宫既然是从远古之时,传承至今的仙宫,哪怕无数年来,广寒宫与仙道世间四方仙宫,必定关系匪浅。且因为许多年来,天下仙门中人对于广寒宫弟子的态度,脱不出“窈窕**君子好逑”这四个字,于是哪怕是四方仙宫里的精英弟子,也以娶广寒宫女弟子为荣。

    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十万年后,甚至百万年后。

    世间数十座仙宫,与这极北之地的广寒宫,不知已经联姻了多少次!

    这种以通婚手段建立的盟友关系,虽说未必能让双方实力同生共死,却足矣让四方道君在关键时刻出手,阻挠横江攻破广寒宫大阵。

    横江闭眼沉思了许久,刚一睁眼,目光就落在了左护法身上。、

    “左护法!”

    “属下在!”

    “将大自在魔尊的血,滴在布阵的冰剑之上,以业火点燃!”

    “遵令!”

    “你坐在一旁,与独孤兄一起,替我护法!一旦独孤兄动手,驱动九脉求魔剑阵,你就以魔血燃起滔天大火。不过那入阵之人,是人是鬼,是妖是邪,只管将他烧成灰烬!”

    “遵令!”

    左护法将斗篷一掀,拜服在横江面前,接过了横江递给他的玉瓶,将瓶中魔血往空中一抛,随即暗施法诀,控制着满天血雨,精准无比的浇在了独孤信布置的剑阵当中,把晶莹剔透似水晶琉璃雕琢而成的玉剑,染得一片嫣红。

    “独孤兄,后方那些仙门道君,就交给你了。”

    横江朝独孤信拱手一礼。

    独孤信点点头,眼神里有些不悦。

    她不愿横江谢她。

    有些人有些事,若表达出一个谢字,那就反而不亲密,显得生分。

    正如亲人,相互关爱是理所当然,无需用谢。

    正如至交好友,重在交心,何须把谢字挂在嘴边。

    正如夫妻之间,夫妻本一体,休戚相关,何须用一个谢字?

    这时独孤信又觉得横江有些讨厌。

    她暗想道:“我修至了纯阳,成为了仙人,迟早都要回独孤家去,留在横兄身边的时间,过一日就少一日。这段时日以来,我已经不再故意假装男人的洒脱,举手投足多了几分柔和,以横兄的聪明智慧,你又怎会看不出来?横兄你终究是太守礼
起点穿越系统sodu
了些,你若像那些登徒子一样,放荡不羁,只怕在察觉我神态不对的时候,早已百般试探我,逗弄我,有无数种手段揭穿我女儿家的身份底细……”

    一想到这里,独孤信众妙之相眼罩下的倾国倾城容颜,隐隐多了几分红晕,她又想道:“若我从见到横兄第一日起,就以女人的身份出现,若我早已和横兄成了亲,结成连理,我绝不会希望横兄是一个登徒子,至少不希望横兄是一个喜欢挑逗别人的登徒子……难怪世间有不少女人,希望自己生来就是一个男人……女人的心思,比起男人,果然复杂了不知多少倍,活在这世上,比男人也不知要累了多少倍。”

    独孤信终究不是寻常女子。

    就连有所感悟之时,思考问题的角度,也和寻常女子不同。

    她又想道:“女人的心思比男人复杂,心酸的时候比男人累很多倍,心痛也是男人的很多倍。不过,女人若快乐,若幸福,只怕比起男人,也不知要欢愉多少倍……也不知我要何年何月,才能真正体会属于我的幸福。”

    一念至此,独孤信持着七寸玉剑,义无反顾,走到了她布置的九脉求魔剑阵中央,站在那阵中最为关键之处,再转头看向横江。

    横江点点头,深吸一口气。

    独孤信道:“若我不死,定不会让那些道君,靠近横兄半步。”

    她说出这一句话之时,几乎有一种要流泪的感觉。

    只因她明白,横江这一回来到广寒宫,只为了另外一个,名叫瑶池的女子,却不是为了她独孤信,而她自己,却反倒有可能为此身死道消。

    独孤信却无怨无悔。

    横江已盘膝坐下。

    “去!”

    横江手捏金丹,朝广寒宫山门,指了一指。

    头顶千丈冰柱,猛地一抖,斩向那一层层照在广寒宫所在冰山上的阵法光罩!

    咚!

    冰柱轰击在阵法光罩上,似天公击鼓。

    轰隆巨响,震耳欲聋,传遍四方。

    那些跟随道君来此观瞻的各方仙门弟子,一个个神色大半。修为达到了纯阳仙人之辈,勉强能挡住这鼓声,只是脸色有些发白。至于那些纯阳仙人以下的,修为只有神魂境,甚至是仙门修士层次的后辈弟子,则一个个口吐鲜血,在听到鼓声的一瞬间,已经神魂受损,身受重伤。

    鼓声夹带凤鸣,威势浩瀚,蕴含着九崇山一脉仙门啸法十五章,实乃仙门音律法门里,世间难寻的无上手段。

    这第一击,就惊得四方仙门弟子魂不守舍。

    可那些道君高手,却反倒是摇了摇头,似乎对横江这番手段,有些失望。

    众高手已经看出来了,以刚刚那一击的威能而言,想要破掉广寒宫里,由天尊亲手布置而成的大阵,简直是痴人说梦。

    可就在这一瞬间,剑鸣乍起。

    横江掌控的那一根轰击阵法光罩的玉柱,抬了起来,就像真龙抬头,有着一种眼观日月,张口吞天的威势。

    嗡!

    剑鸣响起。

    冰柱在抬起的过程当中,外层冰霜碎裂,露出了笔直晶亮,光华四射的巨大冰剑。

    剑风如山!

    这才是徐无忌以魔制魔,火中种金莲,魔心种道的至高法门。

    空中冰剑,看似是剑,实际上却是一座剑形大阵!

    此阵最是缥缈难懂,最是精妙绝伦!

    寻常阵法要么布置在地上,要么是刻画在法宝当中,哪怕三宝天尊与法臣天尊那样的长生高手,在深渊地狱里布置九岳大阵,要以阵法助王玄应成就天尊道果之时,所成之阵也脱离不了传统阵势的范畴。

    唯独横江手中之剑,已经从传统阵法里,完全脱胎而出,近乎于道。

    道可道,非常道。

    剑能布阵,阵又岂非不能布剑?

    于是,当横江这一剑,再无半分遮掩,完全袒露在四方高手面前的时候,所有道君,齐齐神色大变。

    “徐无忌!这冰剑一出,我似乎在剑锋当中,看到了徐无忌的影子!”

    “你不是看到了徐无忌的影子,你是因曾在徐无忌讲道之时,恭恭敬敬的坐在徐无忌面前听道,把徐无忌当做了你的阵法之师,而因此而将徐无忌讲述的阵法之道,牢记在心,永不磨灭,所以今日在这一剑中,感受到了徐无忌的气息,你才会产生幻觉!”

    “徐无忌?是不是那个开坛讲道,论述阵法之时,就连四方天尊,也要前去听讲的徐无忌?”

    “若此剑真与徐无忌有这般关联,只怕今日广寒宫大阵,还真有可能被这个后辈小子,一剑破掉!如此一来,我四方仙宫,颜面何存?”

    众道君面面相觑。

    此人所言不错,天尊长生不老,仙宫高高在上,世间仙门弟子只能瞻仰。

    天尊与仙宫,意味着仙道世间最显赫的旗帜,最强大的门脸。

    若仙宫都被人打破了,他们这些天尊弟子,颜面何存?

    “必须阻止他!”

    “速速出手,事不宜迟!”

    “此人虽得了徐无忌传承,算是不世之天才,却选错了对手,他绝不该与仙宫为敌!”

    三十余位道君,在一阵极其短暂的交流之后,当机立断,作出决定。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