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七百二十八章 欲行封赏

第七百二十八章 欲行封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易知足抛出贸易优惠自然是抱有目的,普提雅廷在冷静之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即便对方有意改善缓解两国的关系,也不至于送那么一份大礼,反应过来,他也不径直问,转而试探着道:“目前贵我两国在东亚的战事已经结束,但是在中亚,却依然有零星的战事......,我们希望尽快结束战事,恢复商贸。”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哈萨克汉国一直以来都是我国的藩属国,我想贵国对于这一点,应该很清楚罢,结束西北的战事不难,将整个哈萨克草原还给我们。”

    哈萨克草原占地广袤,极为辽阔,同时也是俄国通往中亚的门户,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俄国前前后后花费了一百多年才彻底的将哈萨克草原收入囊中,如今易知足提出要归还哈萨克,普提雅廷一颗心顿时就沉到谷底。

    清俄双方在中亚的战事主要就是围绕哈萨克,目前清国已经占据大玉兹——巴尔喀什湖以西至突厥斯坦的一部分地方,但连哈萨克的四分之一地方都不到,这种情况下,要俄国归还整个哈萨克,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若是不归还哈萨克,清俄两国在哈萨克必然会有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才经历克里米亚战争重创的俄国根本无法支撑这样一场战争,更何况,现在的俄军也不是清国新军的对手!

    见普提雅廷半晌没吭声,易知足缓声道:“贵我两国在哈萨克草原的战事持续下去,最终的结果是两败俱伤,英法等欧洲强国乐的坐山观虎斗,这不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

    但是,哈萨克汗国确实是我大清的藩属国,我们没有理由不收回来,除非是有另外的好处,或者是等价交换.......。”

    听的翻译,普提雅廷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以阿尔泰山脉以东的领土交换哈萨克,在购买阿拉斯加和勘察加半岛之时,对方已经提出以阿尔泰山脉划界,国内已经明确的拒绝。

    略微沉吟,他一脸为难的道:“两国重新划定疆界之事,我国皇帝陛下已经明确拒绝.....。”

    “此一时彼一时。”易知足微笑着道:“津京一战,我国缴获的枪支弹药甚多,而且我国新军正在陆续列装新式步枪,淘汰下来的米尼枪我准备用来武装漠北蒙古各部,我想,很快,阿尔泰山脉以东的地方就会成为漠北蒙古各部纵横驰骋的战场。

    最多三五年时间,阿尔泰山脉以东的广袤地域就将变成我国的领土,之所以现在仍然愿意用哈萨克草原来交换,是为了让我们两国能够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当然,如果贵国不愿意,那咱们就先打个三五年,然后再坐下来慢慢商议。”

    遭报应了,还是现世报!普提雅廷有些沮丧,真要打个三五年还有谈的必要?到时候俄国不仅会失去阿尔泰山脉以东的地方,连哈萨克也会失去,略微沉吟,他才道:“我会再次恳请我国皇帝陛下慎重的考虑阁下的这一提议。”

    说到这里,他话头一转,“以我国现有的工业基础和机械制造水平,无法大量仿造生产新式的后装枪炮和子弹,但英法等国却有这个能力.......。”

    易知足笑了笑,道:“等结束了哈萨克战事之后,我会考虑与贵国在军工方面的合作。”

    海河入海口附近的海面上整整齐齐的停泊着一百多艘没有悬挂任何旗帜的战舰,海岸边,南洋舰队、东海舰队、北洋水师数千名官兵排列成十多个方队,静静的等候着。

    临时搭建的简易码头上,一大群身着新式深蓝色军装的军官对着战舰指指点点,兴奋的议论着这不费吹灰之力得来的舰队,南洋舰队、东海舰队、北洋水师的一众军官都各自在心里暗暗的盘算着自个舰队能分得多少艘战舰。

    看着停泊在最前端的十几艘三级舰,东海舰队的肖明亮左右瞧了瞧,道:“咱们东海舰队兵多舰少,这次你们南洋舰队可别跟我们争......。”

    燕扬天瞥了他一眼,道:“你们东海舰队要那么多战舰做什么?又没有什么战事。”

    听的这话,肖明亮似笑非笑的道:“谁说东海没有战事,这不马上要打高丽。”

    “高丽能有多大的嚼头?”燕扬天哂笑道:“再说了,南洋舰队又不是不参与。”

    “打完高丽还有倭国。”肖明亮毫不相让,他可是清楚,这么好的机会绝对是打着灯笼也难找,错过了这次机会,他以后哭都找不着地方。

    这么多战舰,载钊也是眼热的紧,不过他清楚,对于元奇来说,北洋水师就是小娘养的,没办法与南洋舰队和东海舰队争,见的燕扬天和肖明亮争论,他一言不发,冷眼瞧热闹。

    “还认真了。”陈洪明轻笑道:“这批战舰如何分配,校长自有安排......。”

    距离码头不远的一个临时搭建的长棚里,僧格林沁、肃顺望着那一排排整齐的战舰,也是满心感慨,“这批战舰,少说也得二三千万两白银罢?”

    “至少三千万以上!”肃顺肯定的道,说着他一笑,“这还不是全部......。”

    不是全部?僧格林沁一愣,“还有战舰?不是说一半吗?”

    “还有一百艘商船。”肃顺笑道:“可惜了的,六百多艘商船,只讹了一百艘。”

    “知足吧。”僧格林沁笑道:“本王也真是服了易国城,瞧瞧人家这仗是怎么打的?一仗打下来,数千万两银子入账......。”

    一骑疾驰而来,到的长棚前,马上骑手敏捷的腾身下马,利落的行礼,随即掏出一个信封呈上,“禀中堂,京师急信。”

    肃顺拆开一看,脸上神情登时有些阴晴不定,僧格林沁瞥了他一眼,却也没多问,只是心里有些纳闷,京师又出什么事了?

    一支骑队疾驰而来,骑队前一面金龙旗迎风招展,听的马蹄声,码头上的燕扬天道:“大掌
超级卡牌系统全文阅读
柜来了,咱们回去罢。”

    易知足纵马来到队列前,兜了半圈勒住马,待的燕扬天上前报告之后,他居高临下扫了众人一眼,朗声道:“所有战舰按照四三三比例分配,南洋舰队占四成。”

    “末将等遵命!”一众军官整齐的回道。

    居然是四三三比例!载钊心头大喜,这可真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肖明亮却是大为沮丧,他做梦也没想到,东海舰队居然跟北洋水师是同等待遇,不过,易知足既然吩咐下来,他心里纵有不满,却也不敢有任何异议。

    说完分配方案,易知足也懒的理会他们具体怎么分,一拔马头,来到临时搭建的长棚前翻身下马,早在长棚里候着的僧格林沁、肃顺双双迎了出来,僧格林沁爽朗的笑道:“虽非受降,但一次上百艘战舰的缴获,实是生平难得一见的壮观景象。”

    易知足笑道:“这种好事,以后怕是碰不上了。”

    三人进棚落座,早有勤务兵奉上茶水,僧格林沁微笑着道:“此番征伐高丽,并且新军出兵四旅......。”

    四个旅?咸丰就不担心京师兵力空虚?易知足一转念就反应过来,“都是新组建的?”

    僧格林沁讪笑着道:“那倒不是,只有两个旅是新组建的。”

    “这一战缴获不少,帮朝廷武装四个新兵旅也是应该。”易知足缓声道:“如此一来,八旗新军足有十个旅的兵力,再加上北洋水师,驻防津京已是绰绰有余。”

    什么叫绰绰有余?这点兵力可远及不上元奇的兵力,而且在武器方面更是天壤之别,僧格林沁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肃顺却是听出了这话里的警告之意,这是让朝廷不要贪得无厌,他挥手屛退众人,将话头一转,“此番征伐高丽,皇上有意委任国城兄为大将军......。”

    “我看僧王更适合。”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征伐高丽,毕竟是以朝廷的名义,我这身份不适合。”

    “津京一战,大败四国联军,此乃擎天保驾之功。”肃顺斟酌着道:“再则,征伐西北,收复失地,开拓疆域,平定捻乱,驱逐发匪,平定廓尔喀.....,这桩桩件件,哪一件不是泼天般的大功,皇上欲对国城兄大加封赏.......。”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笑道:“雨亭兄不提,我还真不知道自个立下了如此多功绩,这些功绩累加起来,不知道是否足够封王?”

    封王?僧格林沁一楞,他虽是蒙古王公,却也知道,汉人封王何其之难,大清二百余年汉人封王只有五人,在三藩之乱后,汉人不封王,已成大清祖制,易知足这话是索要王爵?还是只是一句调侃?若是论其功劳,别说是封王,就是给个****,也丝毫不过分!

    肃顺却是朗笑道:“以国城兄之功绩,完全足以破格封王。”说着,他压低声音道:“宫里传出消息,说是皇上欲破除祖制,封国城兄为王,麾下众将,亦各有封赏。”

    咸丰难道真打算破除祖制,封他为王?易知足心里一楞,随即意识到,咸丰估计又是在玩分化拉拢的伎俩,可能封王的还不止他一个,手下几员大将都有可能封王封侯,若真是如此,那就是大麻烦!

    “元奇上下这么多年未曾获得封赏,这次可真是意外之喜。”易知足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掏出烟盒来,抽出一支随即将烟盒递给僧格林沁,而后摸出翡翠烟嘴,慢条斯理的塞进烟嘴,缓缓点燃。

    宫里传出消息,还能及时传到肃顺的耳中,这明摆着是想要试探他的反应,对于王爵,他并不在意,因为他很清楚,大清已经延续不了多长时间,但是手下一众将领怕是抵制不了封王封侯的诱—惑,他们会认为,就算是跟着元奇,顶天也就只能封王封侯。

    必须制止咸丰这种玩火**的做法!虽然他绝对相信自己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一众将领,但人心难测,他不愿去冒这个险,思忖已定,他才缓声道:“这些年在江南,我虽无王爵之名,却有王爵之实,倒是不在意这个虚名,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两下里也能相安无事。”

    听的这番话,僧格林沁、肃顺两人不由的面面相觑,这等若是在警告朝廷,不要节外生枝,否则就不可能相安无事!

    吸了口烟,肃顺才缓声道:“国城兄坐镇东南,名副其实,岂非更方便行事?况且,朝廷也有难处,有功不赏,有损朝廷威信,有损皇上声圣誉,再则,皇上破格封赏,也有缓和朝廷与元奇的关系,国城兄也是一心为国,何必非要将两者关系弄得如此之僵?”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皇上就不怕我割据地方,重演藩王之乱?”

    “国城兄要割据地方,何须等到今日?”肃顺语气轻松的道:“元奇重兵集结津京,若是诚心作乱,京师可一鼓而下,但国城兄却调转矛头征伐高丽,朝野上下,谁还不明白国城兄的心迹?”

    咸丰难道是诚心封赏以缓和关系?易知足脑子里快速思索起来,以元奇如今的实力和势力,有没有这个王爵,实际上意义不大,而且即便是接受这个王爵,与朝廷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实质上的改变!既然如此,又要这个王爵何益?

    但若咸丰明发谕旨,他又如何拒绝?总不能因为朝廷封王,他起兵造反吧?况且,他不接受这个王爵,岂非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天下人,元奇要造反!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朝廷对元奇上下的封赏,能否先让我审核一番?”

    听的这话,僧格林沁、肃顺都有些哭笑不得,咸丰若是听的这话,非气的吐血不可,这等若是说,朝廷要封赏元奇上下,还要经过易知足的同意!

    肃顺也不兜圈子了,径直道:“国城兄是担心朝廷以封赏之名,行分化拉拢之实。”

    “这种事朝廷又不是没做过?”易知足干脆的道:“朝廷要封赏可以,必须经过我审核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