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从酋长到球长 > 第三十八章 纲领(下)

第三十八章 纲领(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四条理论性的东西之后,剩下的纲领就是务实的、分饼的、妥协的、调和利益的,以及扫清闽郡封建残余和任何不利于资本主义发展的条条框框。

    为了争取农民,争取资本流入农村,也为了证明闽郡的新力量有能力有纲领解决农村问题,在土地问题上墨党的提议是:减租,严格执行法定地租,组建佃农农会。

    这是个针对佃农的陷阱,也是个针对以佃农地租为生的土地拥有者的投枪。

    自耕农对此保持中立,不支持也不反对,相反因为墨党在临近农村的一些活动和闽城资本主义的发展,让自耕农的日子暂时过得不错,新的农具和分期付款模式的收割种植马拉机械让他们大致上同情墨党。

    大的土地拥有者肯定反对,但是资产阶级支持,因为降低了地租,也就意味着经营的利润更高。

    虽然闽城扔到全国只是三十六郡之一,但在闽郡,已经是庞然大物,可以以一座城市的力量抗衡周围农村的——放到全国不行,放到本郡是可以做到的。在闽郡,控制了闽城、南安、煤铁矿区,就控制了整个闽郡。

    资本家已经逐渐成长起来,守旧地主反对,那就免不得看看谁的拳头更大一些了。这里不是北方,没有那么强大的地租家族力量。

    况且,一些土地拥有者也看到棉花、桑、稻米、烟草之类的东西有利可图,加上新型机械和轧花机之类的使用,已经让他们有机会转为经营,不再依靠地租生活。

    成为剥削剩余价值的农业资本家,而不是剥削地租的封建地主。这就是一种巨大的进步。

    至于说那些守旧的靠地租生活的地主,一旦墨党开始获得新议事会的授权深入农村搞减租基层运动,这些地主就将面对佃农的反抗,佃农也很快会组织起来。

    长远看,减租运动带来的后果其实是消灭佃农。既然地租比以前低的多了,那还要佃农干什么?赶走佃农自己经营、收回佃农的土地做大农场雇佣劳动、或是直接出租给想要大规模经营的资本家,都是一种选择,远胜过和佃农折腾。

    但这个效果是需要五年甚至十年才能体现出来,到时候随着海外市场的开拓和闽城的发展,大量的佃农要么成为农场雇工,要么流入救济体系更为完善的闽城。那时候闽城的大发展也能容下更多的人口,为资本家提供更为便宜的劳动力,使无产阶级的力量壮大起来。

    城市容不下,就只能发展成绝对平均主义。城市容得下,那就可以带些血腥的过渡。不是绝对的,要因地制宜。

    隐藏封建和高利贷人身控制的半农奴租佃体系,那是守旧的生产关系,当然要干掉,而且要帮着新兴资本家干掉。

    在城市,可以得到经营性资本家的支持,可以得到一些善良的激进年轻人的认同,也可以得到大部分市民阶层的同情。

    在农村,自耕农中立、经营性农场中立、佃农支持、守旧地主反对。守旧地主要么转型当资本家逼走佃农让他们流浪城市,要么被层出不穷的佃农暴动干掉。

    墨党的脱产党员数量足够,党产充足,之前之所以没深入农村,那是因为那时候没有合法性,而现实又决定了此时没有能力掀桌不能机会冒险,只能暂时在框架内玩,帮助尚且在成长的资本主义体系建立起来。

    这也是新的议事会从闽城的立法和权利机构,变为闽郡的立法和权力机构的必须要走的一条路。更是资本主义改造走入农村扫清南方新郡为数不多封建残余的第一步。

    走不出去,闽城的新议事会就只是闽城的新议事会。

    与土地制度相对应的,是废除闽郡的禁止自由流动法案。墨党的内部会议上考虑过城市的容量,考虑到今后的基建和移民以及海外市场的脱产问题,在一郡之内应该可以容得下。

    唯一的问题就是城市的人数越来越多,雇工阶层的竞争也越来越大。

    工厂主联合的罢工黑名单废除和最低工资和十二小时工作制的争取,短时间看会越来越难,只能加大组织领导,不要给别人分化瓦解和扶植出一批权贵工人和黄纸窗雇工协会的机会,今后雇工运动的重点就要放在雇工领导权的争夺上。

    长远看对墨党所代表的阶层益处多多,但是短期看恐怕如果没有完善的纲领和未来目标,也难以做出这样的决定。

    虽然短期代价巨大,但却是一个被称作未来派的党派必须要做的事,这是与党派的纲领和未来展望一脉相承的。

    这两个纲领在闽城内部基本都可以得到支持和不反对,算是一种控制农村和改造农村的手段。

    可以确定这是资产阶级革命,但却无奈地以反资产阶级的雇工党领导。

    关于闽城城内的那些阶层的利益,墨党除了郡属工厂和投资基建这种改良资本主义的手段来争取最底层外,还要争取其余阶层的支持。

    比如闽郡的公共职务的考核资格,承认闽郡的新式学堂的学历等同于国内那些老牌学堂的学历,从而获得这些年超额扩招的大量接受了自然常识、政治经济等基础课程的成长起来的学生的支持。

    既然北边不给这些人做官的资格,不承认这些学历的合法性,那闽郡就要承认,并且在选区考核公共事务官的时候以此作为基础。

    为了获得开蒙先生和开蒙学堂教员这一阶层的支持,在正常的工资之外,将一部分工资变为实物的生活必需品,包括粮食和煤炭,从而让这一阶层保持生活的稳定,受投机商的影响最小。

    这是十分现实的两项,学生支持并且在革命和自由的激情之下愿意投身到公共职务当中;教员们也会支持,对他们而言粮价和生活
超牛升级系统最新章节
必需品的波动太影响他们的生活,每次发下来工资就要面临粮食投机商的收割,比起那些玄之又玄的纲领,他们也更为务实。

    既要得到一些人的支持,就必须得到一些人的反对。

    在粮食问题上,墨党提出了粮食最高限定价为正常价格的三倍,一旦超过这个价格,将处以重罚,必要的时候会根据囤积数量的多少进行处罚甚至监禁和流放。

    新的事物官考核制度,也势必让以往一些半封建世袭的事物官——也就是吏,受到了威胁。但是他们的反对是无效的,因为他们要面对将近十年培养出的大量的超编年轻学生的争夺。

    而且在一些新时代的问题上,他们这些旧时代的人并不如这些年轻人处理的好。这些八年前就批量培养、超额招收、花大钱控制学堂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在这一天挖根,少了张屠夫一样吃无毛肉,无非就是短期之内处理问题不那么娴熟,三年两载的也就锻炼出来了。

    墨党既然要基于闽城的新议事会做事,那么不可或缺的就是新议事会的税收。无政府不需要收税,但有政府就必须收税,并且是全体议事会商定后的、妥协的、可以供闽郡使用的地方税。

    以庞大的党产领头,自己放一些血,缴纳一定数量的累进税;以庞大的底层和小市民的票权为基础,在不损害工厂主正常积累和竞争优势的情况下征收少量累进税;利用即将成立的郡属工厂的基建和大量资本即将来闽城的优势,以房产和地产作为郡内的一项重要调节收入;将试行的印花交易税收归郡议事会支配……尽可能薅最多的羊毛,而让羊叫的声音最小。

    这样的税收政策必须要有底层的支持,而且一旦局势稳定,资本家在确定旧势力暂时不会反扑之后,必然会回过头来对付这些问题。

    这又需要出版自由和结社权,从而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能够保持自己的力量随时可以反抗和威慑。

    对付出版自由,则是希望新议事会审核通过废除出版押金审查制,完善自由的界限,只要不宣传分裂共和国之言论,即可通过审核。

    出版押金审查制十分烦人,没有钱就没法发声,有钱发声也要经常面临罚款,对于一个革命党而非执政党来说,这种自由是必须要争取的。

    结社权也是必须保留的,燧发枪最适合底层革命和街垒战,也是政府军和起义者武器差距最小的时候,没有什么技术兵器,就看人多人少和士气组织。

    一旦将来出了大事,或是整个闽郡或是周边沿海诸郡彻底掀桌闹资产阶级夺权革命,这些经历过数次街头政治和街垒战斗的市民雇工阶层,就是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就是骑兵太次,免不得和北方的富裕自耕农结下血仇。

    不好的后果就是在闽城内的报纸辩论会越来越多,争夺话语权也越来越复杂,要面临各个派别争夺话语权的反扑,斗争形式比以前可能会复杂数倍。

    结社和持枪导致的纠察队和收钱的地痞流氓的别动队之间经常要开打,就算不开枪街头械斗也肯定是与日增多的,而且还要小心被人找借口缴械。

    但只要墨党的党产没有被没收、没有被宣布墨党结社非法、没有禁止墨色分子结社的法案、陈健的枪械炸药作坊仍在不计成本地开工储备、大荒城的海外学堂仍旧每年训练大量的预备炮兵和街垒掷弹青年团,不敢说仍旧像如今一样占尽优势,但是平时斗个旗鼓相当,拼死一搏的时候控制闽城绝无问题。

    凡事有利则有弊,大部分的纲领涵盖了闽城今后的方方面面。

    除了这些争取利益的妥协退让,那些得罪人的地方也是得罪了个干净,旧特权行会的种种被一扫而空,但对一些工业无法取代的旧行会组织内成员予以扶持。

    以党产和抵押的运河经营权和龟岛经营权筹措了现金,成立了闽城的第二家银行,与第一家银行联合,请求新议事会许可铸币权和发行纸钞代币。

    成立的党产银行以工业和手工业贷款为主,严禁参与超额利润的商业和海外投资,保证闽城的工业和手工业有资本扶持,避免大量的资本都流入贸易和海外,也为了确保闽城基础的工业和手工业以及资本家中可统战对付旧势力的工厂主阶层继续发展。

    至于剩下的修建通往铁矿区的运河、农业马拉机械分期支付、修建自卫的棱堡之类的提案,反倒是议事会成立后的一些长期政策,也是为了党产控制的建筑和水泥煅烧和即将成立的矿产冶金和基建联合投资公司的发展。

    一整套的七十三条的纲领一经宣传颁布,能团结的人都已团结,能得罪的人也都得罪死了,中立的也都保持了中立,反对的暂时只能靠嘴反对。

    立场坚定不活稀泥不无底线地妥协,问题也就清楚的多。

    作为基本盘的雇工阶层的利益,占据了纲领的后半部分,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经在党内讨论中被确定不太可能通过——工厂主反对、得罪死的旧阶层余孽更别提、刚插了小市民一刀他们一定会趁这个机会还回来、为资本农业得罪的食利地主也会把怨恨撒在提出减租纲领的墨党身上……

    不过整体上还是值得的,票权变动和联合妥协的平民议事会就是最为难得的一项进步,路要一步一步走。

    距离十月十七日的新议事会推选还有三天的时候,厚积薄发的墨党凭借着党产的银币、数年的组织、纠察队的枪、长期名誉和尚算进步的资产阶级纲领,虽然不太可能获得绝对的优势执政权,但至少可以单方获得三分之一的否决权。

    板上钉钉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十七日,照这个态势,不可调和不可妥协的反对者想要改变既定事实,就只剩下掀桌不承认这一条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