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重回七零末 > 476 也许是怀孕了?

476 也许是怀孕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把灵泉水灌满,水果拿够,何亭亭长出一口气,就兴冲冲地打电话给何学,告知他古董失而复得的的大喜讯。

    然而这个喜讯才存在了两天,四季仙居再次消失了。

    何亭亭万分不解,把刘君酌和何玄青聚集在一起,讨论四季仙居时隐时现的原因。

    “要想找出原因,一是从四季仙居得来的方向着手,二是从亭亭这段日子以来身上发生的变化来琢磨。”刘君酌提出自己的意见。

    何玄青点头,“附议。”然后和刘君酌一起看向何亭亭。

    何亭亭觉得可以说一下这个,当下就道,“我八岁那年,有人盗墓,得了一个很好的玉镯,然后给了我。我戴在手上,有一天,它吸了我的血,就消失了。之后,我就发现我身上出现了四季仙居。”

    刘君酌眸光大盛,“竟然是盗墓得来的,可真是叫人吃惊。”

    “那个年代竟然有盗墓,可真有勇气。”何玄青则感叹在那些年月敢去盗墓这种行为。

    刘君酌摇摇头又点点头,“那时大家又穷又饿,有盗墓并不奇怪。”

    何玄青回想了一下那个年月,一边点头一边心疼,“那时那么穷,古董肯定都是贱卖的。”79年他跟何学就去收购古董,还是贱卖。花不多的钱,就能收到好东西,那是个让人回想起来热血沸腾的时代。

    “离题了,赶紧说回正题。”何亭亭敲敲桌子提醒。

    刘君酌和何玄青拉回注意力,其中何玄青问,“你知道是从哪个墓把手镯盗出来的吗?在哪个省?玉是长什么样子的?”

    何亭亭侧着头想了想,“地方我不大记得了,好像坐飞机需要两个钟,之后还要坐汽车……至于墓,是西周时的,玉镯的样子,很好看,是上好的和田玉。”

    “西周时的墓?”何玄青不解了,“那时虽然有玉器,但是打磨技术还比较粗糙,和后世不能比。”

    刘君酌摇头,“你这是以已知的推断未知的,证据不够充分。我倾向于那个墓有新的玉石文化,不过到底如何,得找到那个墓才知道。”说完看向何亭亭,“确定是西周墓吗?没有记错。”

    何亭亭努力回忆,她当年是躺在床上的,只能听,的确是曾听到爸爸何学跟她说要去一个西周墓的,当下点头,“是的,是西周墓,当时我听到是说去西周墓的。他们回来时,就送我玉镯了……”

    她越说声音越低,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上辈子临死前的一切。

    那时候,听到爸爸何学没能回来的消息,她万念俱灰,甚至是很恨那个把爸爸带走却没能带回来的刘先生的。

    现在想想,她是应该感谢那位刘先生的,他给了她玉镯,她有机会重回儿时,重走过去的路,走出一条不同的康庄大道。

    “也就是说,玉镯很大可能是西周墓的,但是也不是百分百确定。毕竟去时说是西周墓,但未必没有可能去了别的大墓把玉镯拿出来。”何玄青理了理思路,说道。

    刘君酌点头,“那我们理一理亭亭身上发生的变化吧。”

    “变化?”何亭亭托腮想了想,“我看鬼故事看到什么功德之类的,有没有可能是我做老师,出版了几本书,确定可以组织成立一个系,然后上苍给我功德?”

    恰好这几个月,她自己的书以及她约稿的书,都成功出版了,可以保障在艺术学院内成立一个单独的系,传道解惑。

    “这只能让四季仙居越来越好。而四季仙居现在的情况,可说不上越来越好。”刘君酌摇头否决了这一点。

    何玄青点头附议,“时隐时现的表现,算不上越来越好。所以,应该不是这个原因,我们再想想别的。”

    何亭亭皱着眉头想了起来,开始反推起来。

    四季仙居现在的情况是时隐时现,有可能会从此消失,那会不会是她做了什么错事导致的呢?可她这几个月没做什么错事坏事啊!

    刘君酌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看向何亭亭,咧着嘴笑起来,又去看何玄青,见何玄青眸光闪烁,知道他和自己猜的一样,当下激动得站起来走来走去,“应该是这样吧,应该是的……”

    “怎么样?君酌哥你说清楚啊,到底是怎样?”何亭亭一头雾水地看向他。

    何玄青没说话,拿起茶杯喝了口茶。

    刘君酌瞬间从一个青年才俊变回十五六岁的亢奋少年,窜到何亭亭跟前,握住她的手,激动得直摇,“亭亭,应该是你怀孕了!你有我的孩子了!”

    “什么?这、这……”何亭亭“这”了几声,忽然想起自己这个月的经期推迟了三天了,不由得愣了,“应、应该不是吧……即使、即使怀孕了,四季仙居又怎么会消失啊……”

    刘君酌握住她的手坐下来,笑容满面,“那个先别管了,我们先去医院检查检查吧。如果真的有了,得好好养着,可不能到处走了。还有,吃的也要注意……”

    他一下子又从十五六岁的亢奋少年变成四五十岁的絮叨老大妈,恨不得拉着何亭亭说尽了养胎的相关事宜,虽然来来去去都只能说要吃好养好这样的废话。

    “哪、哪能那么快……”何亭亭手心冒出了汗,心跳加速,心里既期待又紧张,比考试后听老师公布成绩还要紧张。

    “不快了,现在都八月份了,我们五月份结婚的,都三个月了。”刘君酌拉着她的手,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傻气,“我们要做爸爸妈妈了,你有了我的孩子,亭亭,你真好……”

    何亭亭看着眼前直冒傻气的刘君酌,不知怎么也激动起来,“那、那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查好了也放心,可以食补,还要吃水果,要喝水,要让孩子长得壮壮的。”

    何玄青看着离题八千里直冒傻气的妹妹和妹夫,以新晋爸爸的态度敲了敲桌子,权威地道,“如果才一个月左右,不大检查得出来,我建议再迟些再去检查。”

    妹妹也不是傻子,想必是才满一个月。不然作为一个
津川家的野望最新章节
成年女性,发现经期接连两个月没有光顾,肯定会想到这方面的。眼下没有想到,肯定是因为才一个月左右。

    “真的吗?”何亭亭看向何玄青,认真地问,“二哥,当时二嫂也是这样的?”

    何玄青点头,“差不多吧。”他心情不太好,跟妹妹讨论这个问题,总有点不自在。

    刘君酌站起来,“不管是不是,先给亭亭补身体才是真的。我去拿水果,去烧点水弄点吃的来。”说完不等何亭亭说话就往外跑,才跑出几步又冲回来,

    “亭亭,不如你到床上躺着休息吧。……二哥你去跟何叔说话,跟他说一下我们的猜测。我们暂时散会了。”

    何玄青看着刘君酌小心翼翼地抱起何亭亭往外走,收回伸出去想阻止的手。

    什么散会?会议结果都还没出来,散什么会?

    他忍不住想起曾经有一次听老大何玄白吐槽,“会议多得烦,多数都是开了没结果继续开,一件事开个六七次才会有结果。”

    所以关于四季仙居,也要开个六七次会议吗?

    何玄青想着疑似怀孕的何亭亭,觉得十有**是这样。

    他又坐了一阵,拿出手机打给何学。

    刘君酌抱着何亭亭回放,把她放在拔步床上,亲了一口她的脸颊,万般温柔,“好好歇着,等会儿我来陪你。”

    因为何亭亭疑似有孕,她和刘君酌的注意力完全从四季仙居移开了,让何玄青直叹自己想太多,这哪里是一件事开六七次会议啊,人家压根是开一次就无限搁置,每日粘粘糊糊窝在一块,连四季仙居是什么估计都忘了。

    不过虽然心里直叹气,何玄青嘴上却没说什么,还是每日抽时间去和何学讨论四季仙居时隐时现的事。

    何奶奶和二奶奶、舅公几个回来前一天,何亭亭又感应到四季仙居了,这才想起还有这事,于是将四季仙居又出现的事告诉何玄青。

    何玄青本来还想着叫刘君酌一起讨论的,可是看到打定主意黏在何亭亭身边的傻子,放弃了这个想法。

    刘君酌这段时间完全黏着何亭亭,唯一会分开的时间是用餐前一段时间——他要充当大厨给何亭亭烧菜做饭,舍不得她进厨房,所以忍痛分开。

    陈惜颜和慕容侍玉有幸吃到刘君酌准备的一日三餐,高兴之余又不解,得了空便坐在一块讨论。

    当然,对这样的事最主动的,永远是陈惜颜,慕容侍玉主要在听,偶尔附和一下。

    “你说,会不会是刘君酌做了对不起亭亭的事,所以这几天一直在做牛做马?”陈惜颜首先按电视剧的思路猜。

    慕容侍玉摇头,肯定地说,“绝对不可能。第一,刘君酌这个状态,估计眼里只有亭亭是女人。第二,他们两个早晚腻在一块,甜甜蜜蜜,没有半点吵架的迹象。”

    “那很奇怪啊,刘君酌突然就下厨了。现在这天气,坐着不动都要流汗,他竟然往厨房跑!”陈惜颜一边说一边羡慕,“不过羡慕死我了,如果何老三肯这样为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慕容侍玉纤长的玉指在滑嫩的脸颊点了点,“亭亭可能怀孕了。”

    “怀孕?”陈惜颜先是吃惊,继而狂点头,“对啊,他们结婚三个月,怀上很正常啊。因为亭亭怀上了,所以刘君酌格外温柔,百依百顺。”

    说完想起自己怀孕之后,还要跟着何玄连跑,害怕他不要自己,心里不平衡了,“我当初怎么就那么傻,把自己放得那么低啊!不过也怪何玄连,他连人家刘君酌一根指头都比不过!”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慕容侍玉说道。

    陈惜颜的事她听何玄青提过,觉得陈惜颜能将何玄连拿下已经很了不起了,一时半会想要好待遇估计还不行。也许再过个一两年,随着两人相处时间加长,感情加深,陈惜颜所求或许能得偿所愿。

    陈惜颜听了,垂下头,有些幽怨,有些羡慕,“说得也是。我可没有那么好命,有个从小爱自己的青梅竹马。”青梅竹马和别个的感情很是不一样,最后即使无法成为情侣,彼此的感情也比别个强。

    看到陈惜颜这个样子,慕容侍玉开口,“你该和喜欢小叔却又无法和小叔在一起的人比。”

    何玄连性格开朗,为人爽朗大方,很招女孩子喜欢。

    这些女孩子中,不乏长相才华能力上佳的,不乏何玄连喜欢的类型,可是最终,只有陈惜颜成功成为何玄连的妻子。从这方面来看,陈惜颜真的很厉害。

    陈惜颜一想,果然开心起来,“说得也是,很多人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何亭亭正好进入客厅,听到陈惜颜这一句,好奇地问,“什么手下败将?”她在家是放松状态,通常是懒得竖起耳朵听动静的,刚才进来时,就没有听,故不知道陈惜颜在说什么。

    “很多女人喜欢你三哥,不过都成了我的手下败将。”陈惜颜不无得意地说道。

    何亭亭听了这话,想起余莲,又想到陈惜颜进门之后的种种,点头,“你性格开朗,坚持不懈,所以能成大事。”

    “会说话!”陈惜颜高兴地拍了拍何亭亭的肩膀,拉她在一边坐下,“你是不是怀上了?刘君酌这几天都是为了给你做饭才进厨房的吧?”

    何亭亭红着脸摇头,“我、我也不知道,还没检查过呢。”

    “那你经期正常吗?告诉你,如果还没来,十有**就是有了。我当初也是这样确定的,不对,应该是说很多人都是这样确定的。”陈惜颜说道。

    慕容侍玉点头,“如果经期还没来,应该就是有了。你和君酌年轻,身体也好,很容易怀上。”

    “难道还有很难怀上的?”陈惜颜好奇了,她自己是一次中标的,以为所有人都这样。

    慕容侍玉摇头,“自然不是。年纪大些的,没那么容易怀上。年纪轻的,多数很容易就怀上。我有朋友是研究这个的,抽样调查了一下,基本是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