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两百二十七节 至高之星11

第两百二十七节 至高之星1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罗嘉目光从对方脸上挪开,扫过他周围的几个前雇主。

    作为一个有密切相关,但是并不是主角的雇佣兵,他倒是很能理解这帮人的心态。这一次他们的计划输得很彻底,而且不是一般的输,是最后一步的输。虽然都是输,但是这最后一步的彻底失败才是最糟糕的,因为这意味着你连半途止损的机会都没有,一下子投入的所有的本钱都打了水漂。

    这不止是物质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所谓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是人类的一种普遍心态。同样的事情,没落差就没伤害,但是心理落差大了,哪怕客观上没什么损失,也照样会留下巨大的心灵伤口。一次考试失利,对于差生来说是家常便饭,云淡风轻的一下也就过了。但是对于尖子生,就会产生很强的震撼。

    而且这一次,物质上损失也很严重,特别是这最后一刀,也就是准备了大概二十多枚魔法戒指的事情,可真的花了不少钱。当然,前面说过,虽然损失惨重,但是还不至于要自杀的地步,只能说能让人肉疼好一段时间。

    这两者结合,就是罗嘉之前清楚的看到的情况。这几位前雇主个个魂不守舍,身体站在人群中,思想早不知道飞哪个海外去了。按照罗嘉的经验,这种震撼,这种损失,这种心理上的打击,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恢复的,也不是随便一个什么人几句宽慰的话就能重新振作起来的。但是现在,这几位神情却已经恢复了平常——也不能说平常,但是起码不是那种魂飞海外三千里的状态了。

    如果说有什么能把这些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过来,无非就是两个,舌绽莲花的心理大师,或者是有钱有势的高层。前者,能够用各种神逻辑把人类的思想从自责和失意之中拯救出来,后者可以直接给他们一座浮空要塞,彻底的满足他们的理想。

    当然,后者的可能性近乎为零。所以,这位应该是……一个心理方面的大师,或者干脆就是一个骗子。不过考虑到这位在大本营这里混的很不错,呆的时间已经大大超过了一个骗子被人容忍的范围,所以罗嘉认为他应该是一个口才和心理方面的大师。

    这种人做商人,想不发达都难啊。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主动找上门来,但是对方的这种笑容,莫名的给人好感。尽管此时他的心处于焦躁煎熬的状态,但是至少在表面上还能掩饰过去。

    “是我。”罗嘉直接回答。他的身份并不是什么秘密。情报贩子的身份也不可能是秘密,否则客户怎么上门呢?“有什么事吗?”

    罗嘉其实真心没有闲聊的心情,一点都没有。

    虽然他承认自己有点好奇心。对于这位平民商人如何说服他的那些前雇主,如何在短时间内将他们那已经化成灰的希望重新点燃起来,他其实是很有兴趣知道的。但是,这件事情毕竟和他切身利益相关程度,并不是那么的迫切。

    在生死关头,在你还等待着命运裁决的那最难以忍受,最煎熬的一刻。在这一刻,什么好奇心,什么责任心都不重要,一点也不重要。他只想稍微敷衍几句(没办法,对方主动找上门来了)赶紧让他们走开。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无心闲谈,但其实他内心之中,有很少的一部分,也期待着能听听对方到底能舌绽出一朵什么莲花出来。

    但是事情总是那么出人意料之外。

    这个家伙并没有非同凡响的表达能力或者说煽动能力,也没有辞藻华丽雄辩滔滔,事实上,他的言语朴实的简直不值一提,稍微寒暄几句,就表示自己是“无上圣主”的仆人,也就是一个祭司。

    “无上圣主”是什么,罗嘉多多少少也耳闻过。无非就是一个混乱中诞生的宗教信仰。按照科学的说法,在极度混乱和困苦的地方,当人们朝不保夕的时候,就必须要寄托自己的信仰来慰藉自己的心灵。毫无疑问,现在的女妖之门完全符合这个条件。各种莫名其妙的信仰正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崇拜祖先,崇拜死去的战友,崇拜某个吉祥物(包括某条河,某座山峰之类),当然还有崇拜这些“无上圣主”之类听着就傻大空,稍微有一点点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的神明。

    术士们对于这种事情向来懒得关心,反正这也是无害的。这种态度也深刻的影响了正规军这边。只要这种信仰对军队的布局和行动不造成影响,他们从不关心。

    作为兼职的情报贩子,罗嘉也许比别人知道的多一点,但那也只是不经意之间听说了“无上圣主”这个名号,却也没考虑更多。

    如果说这位神棍的水平只是如此,想靠着自己
沧海情殇吧
并不出色的口才和完全没人在乎的神来打动人,至少这一次他是要彻底失败了。因为几句话一过,罗嘉清楚的表示自己对那位“无上圣主”并不感兴趣。是的,他很尊重那位“无上圣主”,当然也顺带着尊重它的仆人,但是对于它的教义思想之类,他完全不感兴趣,更别说成为信徒了。

    不过,对方显然不是靠着这种朴实的话语水平和无人关心的神祗尊名来布道的,他直接切入了罗嘉最关心的事情。或者说,他当即指出罗嘉现在有生命危险这件事。

    并不是用词暧昧而模糊的暗示,而是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如斩钉截铁一般确认罗嘉现在有生命危险。

    周围其他人,也就是罗嘉的几个前雇主,显然对这种说法不敢置信。因为首先,他们都知道罗嘉是一个非常谨慎小心的人(作为情报贩子,这是一个基本素质),基本上不会加入什么利益集团,也不会和什么人结成死仇。其次,罗嘉这个人胸无大志,或者说他没有朝着自己军职方面发展的野心,一个没有野心的人是不会成为别人迫切想挪开的绊脚石的。最后,现在辉月在女妖之门这里情况非常稳定,每个人都知道这里不会发生什么大战。就算有战斗,那也是野心家的行动,通常不会涉及别人。而且,罗嘉的任务则是大本营这里的监察官的下属,负责本地的治安,除非大本营遭到袭击,否则基本上是不可能去第一线的。

    不管怎么看,罗嘉都不像是要死的人。

    但是,就算罗嘉没有承认,但是他的神色却已经做出了最好的回答。

    祭司并未在意其他人,在罗嘉尚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之前,祭司就很干脆的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因为罗嘉这个人“有德有才”,所以得到了无上圣主额外的关注。因此,罗嘉现在有一个机会,一个得到拯救的机会。当然了,任何人都能猜得出来,想要让神明救你,前提就是你要信奉这位神明。

    “吾主是至慈的,也是宽容的,他给予你这次机会,你可以自己选择,罗嘉。”祭司如此说道。

    这样的一个问题,对于一个骨子里没有信仰的人来说,怎么可能有第二个回答?罗嘉几乎立刻就是迫不及待的投入到无上圣主的怀抱里,宣布自己的皈依,顺带着第一时间将圣徽挂在自己脖子上。

    “很好,”祭司就在现场做了一个简单的仪式。他比出一大堆手势动作,念诵了一痛没人听得懂的祈祷,还让罗嘉亲吻了一下圣徽。做完这一切之后,宣布罗嘉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你已经得到了无上圣主的庇佑。”祭司说道。“在它的光辉之下,阴影再也不能靠近你。”

    “可是,祭司阁下,”罗嘉觉得这样一个仪式还不足解决问题。“我要面对的是……”

    “神会庇护你,”祭司一脸微笑的说道。“放心好了,从现在开始,你无需畏惧什么,尽可以自由行动,就像过去一样。笼罩你的阴影已经在无上圣主的光芒下消退了。”

    虽然罗嘉满肚子疑问,但是显然祭司不会细致的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仪式结束,再经过一些简单的宗教常识教导后,祭司就觉得自己的事情办完了。于是他走到边上去。几个前雇主依然跟在他身后,罗嘉依然处于那种不敢置信的精神状态中,没有细致的去听他们到底讨论的是什么,不过依然有一些只言片语传进了他的耳朵。

    “祭司大人,您刚才的说法……”

    “当然,当然,只要虔诚的向神明祈祷,做出自己应该的供奉,神当然会满足追随者合理的期待……”

    我这就没事了吗?

    突然之间,一个莫名的念头跳到了罗嘉脑海里。是的,也许……那个女疯子再也不会回来了。不,应该说,自从她和陆五这么突然消失之后,她就不会再出来了。

    陆五肯定是嗅到了危险所以跑了……一想到这一点,他的脑子立刻灵活起来。陆五察觉危机是很正常的——要是你在竞技场上,亲身在最近距离感受别人这足以击破外壁的一拳的身后,想要说自己一无察觉也是不可能的吧?这摆明就是谋杀啊!虽然侥幸逃得一命,但是这种情况下傻瓜也明白对方想要他的命。

    对方要杀自己,自己打不过怎么办?很自然的,打不过,那只有逃了呗。

    于是陆五就跑了。大本营这么大,想要在这种地方找一个刻意躲藏逃跑的人,哪怕对于一个术士来说也是很难的事情。而且陆五还有绝招,就是他刚修好的飞空艇。一旦上了飞空艇,就算是术士也没办法追了。

    我被那个祭司忽悠了?这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