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三十八章:车迟国斗法(十一)【第三更,感恩的心!】

第一百三十八章:车迟国斗法(十一)【第三更,感恩的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们,早已没有了退路。”羊力呼吸一顿,抬目说道:“所以,一定会竭尽全力,胜过你们,给自己争出一条生路。”

    “你觉得可能吗?”白骨精淡漠说道:“倘若不是有道门气运存在,你们连和我们交手的资格都没有。继续下去的话,最终一定会走上悲惨结局!”

    羊力大仙摇了摇头,上前说道:“既然陛下想要看剖腹,那我们就来比试剖腹吧,谁来与我一战?”

    “还是让我来如何?”就在此时,无头的猴子站了起来,那被砍成肉沫的头颅化作青烟消散,瞬息之间,他的脖颈上面又长出了一个头颅。

    “不行,我不想和你比。”死尸复生,令羊力大仙心中猛地咯噔一声,连连摆手。

    天篷眼珠子转了转,笑道:“那么……让我来如何?”

    羊力想了想,觉得这天篷应该没有猴子强悍,随即答应了下来。

    且说天篷从刽子手那里夺过长剑,弹了弹剑背,双手握着,反手间捅进自己的胸腹,左右一划拉,鲜血喷洒,场景惨烈。

    “国王,如此够了吗?”顺手将长剑拔了出来,天篷捂着伤口,不让肠子流出来。

    “够了,够了。”车迟国王被这血腥的一幕惊得心中发寒,头皮发麻。

    天篷微微一笑,刚要治疗身上的伤势,一道清光陡然间洒落在他身上,任凭他如何调动仙元,都无法弥补创伤。

    哈哈哈……中计了吧!在这皇宫之中,受了如此重的伤,我看你要怎么死!羊力大仙在心中高呼,脸上挂着冷笑。

    天篷终是变了脸色,纵然他是天仙,可若是无法尽快治疗好身躯上的创伤,时间一长,这具身躯显然是不能要了。届时,莫说是天仙果位,恐怕连这西行者的身份都要失去。

    猴子眉头微蹙,移形换位之间,来到天篷身边,调动天地法则,欲要帮他修复创伤。只可惜,在这皇宫之中,法则也有不灵通的时候。

    望着天篷脸上渐渐浮现出的灰败神色,白骨精微微一叹,召唤出一枚丹药来,递向对方:“此为造化丹,能够活死人,肉白骨,复生魂魄……本来我留着是有大用的,不过现在既然你比较需要,那么就先给你吧。”

    当初在临江宴上面取得了十强奖励,得到了这枚造化丹,白骨精便已经决定,要将它用在未来小倩的身上,帮助她复生。只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现在还是天篷的身躯比较重要一些。

    天篷和白骨精的关系向来不错,更何况现在也不是客气的时候,伸手接过丹药,一口吞入腹中。

    丹丸下腹,一黑一白两个光团从他小腹中冒出,首尾相连,组合成一个墨色阴阳鱼,散发出微光,将他的伤口笼罩。

    羊力大仙脸色惊变,竭力控制着道门气运,想要阻止对方治伤。

    “镇!”

    猴子淡漠望了他一眼,释放出自己的领域,将天篷的身躯包裹在内。

    半晌,在造化丹的帮助下,天篷的伤口完全愈合,眸光冷厉地望着羊力大仙:“你很好,接下来,该你了。”

    在白骨精,猴子,天篷甚至沙悟净同样幽冷的视线下,羊力大仙背后忽地布满了冷汗,预感
炮灰大作战帖吧
自己今日怕是会九死一生。

    “三清圣人保佑。”轻声呢喃了一句,羊力大仙召唤出一柄匕首,倒转向自己,噗的一声,捅进了胸膛之中,学着天篷转了一圈,抬目望向国王:“陛下,如此可行?”

    “可行,可行。”经过了上次的震撼,国王现在不是多么惊悚了,点头说道。

    羊力大仙松了一口气,将匕首拔了出来,调动体内的仙元,修补创伤。

    来而不往非礼也。白骨精嘴角上扬,双眸中血光一闪,血红色的化血神刀化作一只张着獠牙的血蛇,彪悍咬断了他的两截腰身。

    如此情况下,这羊力大仙居然还未死,挣扎着想要复生。白骨精冷哼一声,夺走老道士身躯的鲲鹏鸟再度飞回,一脚掌踩踏在他的身躯之上,虽然被淡淡光幕挡住,但却耽误了他治疗的最佳时期。

    不多时,羊力大仙断了气,赫然是一只干干瘦瘦的老山羊。

    白骨精微微一叹,抬目望向最后的鹿力大仙:“他们的死,有没有令你开悟?你听说过配角战胜主角的故事吗?”

    鹿力大仙平静说道:“失败了,最多不过一死而已。胜利了,却能挽回一些尊严,这个买卖不亏。言归正传,三藏,你可敢与我比试,大道之争?!”

    所谓的道,指的是个人的修行;大道之争,说白了就是修行之争。修行不是指修为,更不是指战力,而是对于本心道法的理解。大道之争,斗的,便是这种理解。

    大道的比拼往往比战斗的比拼更加残酷,一旦失败,被击败的不止是身躯,还有自己的一颗道心。轻则由此堕落,再也难等绝顶,重则身死魂消,大道成空。

    正因为这种残酷性,三界中很少有人会进行大道之争。

    何况,大道的修行从外面是看不出来的,一个九阶地仙肯定比一个六阶地仙修为高,但是对于道的理解,或许还不如后者。

    “他已经输红了眼,要孤注一掷了。”白骨精肃穆说道:“三藏,不要答应他。”

    “如果连这个要求都不敢答应的话,三藏,你还取什么真经,修什么心经,证什么道果呢?”鹿力大仙淡淡说道。

    白骨精嗤笑道:“你是疯子,所以就认为所有正常人都是疯子?我们一路赢到了现在,已经取得了胜利,犯得着和你赌命?”

    鹿力大仙不欲和他争辩,死死咬着三藏:“唐三藏,你难道是白骨精的附庸不成,她说什么,你就做什么?究竟你是这个队伍中的核心,还是她是这个队伍中的核心?!”

    这话题说的有些敏感了,白骨精一时间不好接话,转目望向唐僧。

    “白骨啊,你能给猴子那种完全信任,为什么不愿意给我一点信心呢?”三藏轻轻一叹,认真问道。

    白骨精一怔,继而无言以对。

    “别误会,没有埋怨你的意思。”三藏温和地笑了笑,轻道:“只是希望你能明白,我,也是值得信任的人啊!”

    【ps:好像只是转眼间的功夫,咱们白骨披荆斩棘,由热销榜上的吊车尾,一路斩将夺旗,到了前五!怎么说呢,很欣慰,也很感动,至少,我的心意没被辜负。说着说着,热泪盈眶,谢谢你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