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三十四章:车迟国斗法(七)【第三更】

第一百三十四章:车迟国斗法(七)【第三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这御花园中,有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加之高台由桌子垒成,本就不稳,被吹倒还能怪罪到我们头上?”鹿力大仙不忿说道。

    白骨精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淡漠说道:“我不想和你争辩这些,太浪费时间且没有意义。国王陛下,请你给出一个结果吧,我想在这种情况下,谁胜谁负已经很明晓了。”

    车迟国王看向老道士:“国师,尽管我珍惜我和你之间的情义,但是只有胜利者才配享有最后的果实。你可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老道士心脏一颤,拱手说道:“启禀陛下,老道我天资愚钝,虽也战战兢兢的学道,但是在成绩上面远远不如我的两个师弟。

    你要决定的事情关乎到你未来的命运,我觉得要挑出一个道法最强的人来才最为合适……”

    听完他的讲述,车迟国王道:“你的意思是,想要让你的师弟们,也和三藏法师斗法一下?”

    老道士颔首道:“正是如此,我对我师弟们很有信心,还望陛下给他们这个机会。”

    车迟国王停顿了片刻,举目望向三藏:“法师还能战否?”

    “今日里足足比试了两场,我家法师已经很疲惫了。不若由我这个护法来代替他出战,也好见识一下国师两位兄弟的手段如何?”白骨精淡淡说道。

    国王道:“这样也好,不用拖到明日了。羊力大仙,鹿力大仙,你们觉得如何?”

    看着他兴致勃勃的模样,两妖对视了一眼,齐声说道:“善。”

    国王脸上露出了满意笑容,询问说道:“你们哪位先来,又想比试些什么?”

    “我先来罢。”羊力大仙转目望向白骨精,淡漠说道:“道门有一种神通,可以驱神役鬼,你可敢与我比试一下,谁召唤的神鬼最多,最强?”

    白骨精微微眯起双眼,言道:“最多就算了,你难不成还想让百鬼夜行,占满了这座皇城?最强这个标准可以有,但是不能召唤已经闻名了三界的神圣,比如说斗姆元君之流。

    你们道门的神祗多如繁星,如果不加上这两个条件的话,根本连比都不用比,我们这方输定了。”

    羊力大仙之所以提出这个条件,就是因为他们身后靠着的是整个道门,有为数众多的神祗阴鬼。

    可是他没有想到,白骨精会如此的小心翼翼,毕竟她和那只猴子的人脉资源加起来,也异常可观。

    现在倒好,她提出来的两个要求,直接打掉了他们能够获胜的两个基点。同意吧,感觉会有麻烦。不同意吧,又感觉会错失机会。

    一时间,羊力大仙迟疑了起来。

    “别发愣了,我没有时间和你磨叽。”等了半盏茶的时间,见他依旧在犹豫之中,白骨精不耐说道。

    想着道门底蕴终究是强过他们两人千年创下来的家业,羊力大仙喝声道:“我答应你便是。从现在开始,你我各自施法,寻来三名还没有大放异彩的神鬼强者,比较他们之间的强弱,谁召唤来的更强一些,既为胜利的一方。”

    白骨精颔首,盘膝坐在地上:“那就开始
西天取经特种部队笔趣阁
吧,召唤时间定为四个时辰。”

    羊力大仙瞥了她一眼,身躯腾空,来到祭台上面,召唤出一枚玉像,跪地祈祷。

    “猴子,没有时间了,你以最快的速度去一趟娲皇宫,看看她哪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假若没有,就从一般的鬼神中挑出一个最强的来。

    我现在出发赶往地府,向阎君借人,最少借两人。这些年来,她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积攒着实力,符合条件的人应该有不少。

    天篷,悟净,为我们做掩饰,不要被任何人发现。”白骨精迅速传音说道。

    诸人此时也知道时不我待,故而没有丝毫磨叽,各自进行着各自的任务。

    时光飞速流逝,白骨精竭尽全力,用一个时辰赶到了玄冥宫,对着一脸惊诧的秦广王说道:“有没有办法令我立刻联系到阎君?”

    秦广王将她领进了玄冥宫深处,以法力激活了其中的一面两米多高的镜子,恭声说道:“秦广王求见阎君陛下,有要事相商。”

    镜面如同流水一般,荡起层层波纹,秦广王转过身,对着白骨精道:“大圣,请!”

    白骨精转目望了他一眼,说道“多谢阎王施出援手,帮了我大忙。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不麻烦你了。”

    秦广王一怔,意领神会地点头:“既是如此,那我就先去忙了,大圣待会自己离开既可。

    当他走后,白骨精盘膝坐在大殿之中,意识操控着幻化出来的仙躯,走向水纹波动剧烈的镜面。

    生性多疑的他,哪怕心中清楚,秦广王在地狱没有害自己的可能,但是依旧无法对其保证信任。

    说出来可能有些残酷,但就目前而言,在整个三界,能够被他完全信任的人仅有三人,一个是猴子,一个是小七,另外一个是紫儿。至于其余的人,包括对她恩重如山的须菩提,他都没有付出过完全的真心。

    “这么急着来找我,所谓何事?”

    白骨精操控着仙躯,穿越过两面镜子,来到另外一个大殿,抬目间,便看到了阎君似笑非笑地目光。

    很显然,她已经看破了他的做法,只是没有说出来。

    迎着她戏谑的目光,白骨精没有丝毫尴尬,以最快的速度,将此行的前因后果道了出来。

    “籍籍无名的强者……”阎君自语了一句,抬目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请求可能会令我为难。”

    白骨精一顿,平静说道:“没有想过,因为我觉得,你如果感到为难,就会直接拒绝。”

    阎君紧紧盯着他的双眼,从深潭般的眼球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所以,你考虑过我会拒绝?”

    白骨精莫名感觉她的气势有些厚重,心中微沉:“说实话,也没有,因为我想你或许会帮我……不为了所谓的天道功德。”

    阎君想了想,忽地笑了:“为了那七柄刀的情义如何?我帮你这一次,揭开自己的两张底牌,抵消你对我的这份人情。”

    白骨精微微一怔,神情渐渐默然,面无表情:“你就那么希望和我两清,只有利益上的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