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三十章:车迟国斗法(三)【第三更】

第一百三十章:车迟国斗法(三)【第三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伸手拿起祭台上的长剑,老道士嘴里念念叨叨,暗中勾连了皇宫中的道门气运,随后,一道符文从祭台径直飘向天空,转瞬间消失不见。

    在符文飘起伊始,白骨精便想着将其抓在手心,只可惜那符文消失的实在太过诡异,不止是他,连猴子的法眼都没能看出其轨迹。

    不多时,两名穿着红肚兜,扎着羊角小辫的可爱童子御风而来,一个翻掌间使得云海翻涌,遮蔽住刺目的骄阳,缓和了宫女们和老道士的尴尬。另外一个劈掌之间,水雾蒙蒙,整个车迟国都弥漫在一片湿意之中。

    高坛之上,老道士微微松了一口气。御花园中,众多的宫女和太监却不敢再为他欢呼……被直接打脸的滋味简直太尴尬了。

    “你们是谁家的小孩,为何要来此给我捣乱?”云海内,白骨精足下生云,来到两童子面前,询问说道。

    这两童子好似受到了吩咐一般,对于他整个人都视而不见。

    白骨精不以为意,轻轻一笑,伸手间想要揉一揉两人圆圆的小脸,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生生弹开。

    “有点意思,不过,你觉得这样就会如愿吗?”

    白骨精低眸望向两童子施展出的云雾,猛地挥舞了一下衣袖,怒海狂涛般的飓风乍起,将低矮的云海吹散,带走满城的湿雾。

    许是没有想过她会如此无耻,两小孩气极,鼓起嘴巴,瞪着双眼看向白骨精。

    “怎么,现在能够看到我了?”白骨精微微一笑,调戏说道。

    两小孩轻哼一声,一个召唤出升云扇,一个召唤出水雾幡。摇扇的摇扇,挥幡的挥幡,天地间云雾再起。

    白骨精顺手挥舞出去的飓风,不仅没有吹散云雾,反而成为了云雾的助力,使得车迟国上空风云滚滚。

    “有法宝了不起啊!”白骨精罕见地冲着两小孩做了一个鬼脸,摆手说道:“猴子,这事我搞不定了,交给你了。”

    猴子走出云海,伸手向下一指,天地法则鼓荡,风停了,云散了,水雾升腾。

    对于车迟国百姓而言,今天当真是诡异的一天,苍穹之上,一会儿风起云涌,一会儿风平云静,一会儿又黑云滚滚,一会儿又天朗气清。而对于御花园中的人们来说,他们的心情是极端兴奋的。只因到了现在,无论是谁都能看得出来,双方已然暗中斗上了法术,那阴晴不定的天空就是明证。

    只不过,看起来国师大人好像落在了下风。

    “哎,坛上的那位,你到底行不行啊!”天篷仰着脑袋,呲笑说道:“你唤风来风不来,你唤云起云不升,忙活了这半大一会,居然还没有降下来一点水滴。”

    老道士面色红一红,不是羞的,而是被气的。谁人不知,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是对方做了手脚,现在居然还不要脸的嘲讽他……实在是不当人子!

    只是,纵然心中被怒火填满,那御花园中的皇帝妃子,以及无数宫女太监们的目光,却如同一盆盆冰水,将他浇了一个透心凉。

    解开
争锋地最新章节
发箍,随手砸在地上,老道士下了狠心,拿起雷公电母旗,疯狂的摇动了起来,整个人仿若疯子一般。

    “陛下,国师大人没事吧?”车迟国王身边,一名容貌娇艳的女子轻声问道。

    车迟国王目光淡漠,其中没有半点忧心:“有事的话他早就从高坛上下来了,不用担心。”

    雷公电母旗舞动之间,好似有雷电火花出现,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与此同时,打南天门中,走出扛着大锤的雷公电母,横立虚空,摆出击雷的架势。

    雷公和电母分属天庭雷部,乃是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闻仲的下属,而这闻仲又是截教弟子,当年在天上的时候,也曾经被白骨精欺负过,双方的关系并不美妙。故而此时还未等雷神锤敲响,白骨精便出手了,一记飞龙宝杖狠狠砸向两人。

    “砰!”只可惜,当张牙舞爪的金龙即将抓住两人的时候,那无影无形的屏障再度出现,将金龙弹开。

    “接连出现两次了,这是什么情况?”白骨精蹙眉说道。

    猴子眨了眨眼,轻道:“是皇宫中的道门气运,那老道士牵动了这股力量。”

    “轰!”

    就在两人交谈之间,雷公电母敲响了手中的巨锤,粗壮的雷霆落下,震动万里河山。

    “打雷了……”高坛之上,老道士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躯渐渐舒缓。

    “打雷了!”天篷面容凝重,呢喃说道:“如果当真让他降下雨来就麻烦了。”

    沙悟净微微一笑,沉稳说道:“不必担心,要相信白骨能够很好的处理这件事情。”

    天篷斜视向他:“话说,自打从混沌中回来之后,我发现你变了很多啊。首先是话多了很多,不再是以往的木头桩子。其次和白骨的交情莫名深厚了许多,不知不觉间对她居然有了信任。信任一个人啊……这能是堂堂近卫军元帅能够做到的事情?”

    沙悟净目光淡漠:“和你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天篷说着,话语突然一顿,貌似他还没有编好下面回答。

    怕什么来什么,沙悟净紧随其后的问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天篷思维电转,眼眸猛地一亮:“作为白骨的至交好友,我怕你对她有非分之想!”

    沙悟净:“……”莫名的无言以对。

    高坛之上,老道士收拾好心情,收起雷公电母幡,拿起桌案上最重要的一件东西:九道催雨符。

    “天道有灵,泽被众生。圣人有灵,言求必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大荒水神听命。”伸手在桌案上一捋而过,九道令牌飞起,老道士咬破手指,在第一道令牌上面画了一个复杂多端的符咒。

    令牌升空而起,没入青冥。不多时,龙吟声大作,响彻皇宫。

    “有神龙降至?”云雀楼上,车迟国王猛地从座椅上站起,目光熠熠地望向高台。

    在这个年代,国王自称为真龙,假名天子,任何一位帝王,对于龙这种生物都有不一般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