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一十六章:和阎君温馨的时光【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六章:和阎君温馨的时光【第二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来是真的很好吃了。”老七眨了眨眼,笑嘻嘻地说道:“主上,能不能分给我们一碗饭,一碗粥,让我们也尝尝鲜。”

    看着他的一幅馋样,中年男子莞尔,指着玉瓮说道:“碗筷自备,自己来取。”

    老七第一个冲到桌边,先盛了一碗汤,迫不及待的喝下,初始时,并没有感觉到有多么好喝,甚至还奇怪地望了中年人一眼。

    “再喝一碗,慢点喝。”中年人没有解释什么,平静说道。

    老七闻言照做,再次盛了一碗,一口口的喝着,感受着那一股股的温暖在胃里升腾,心中蓦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动。

    “这种感觉是……”

    “平淡之中见厨艺,别人做的是食物,那女子做的是情感。食物的美味达到极致,虽然令人回味无穷,但是又怎能比得上情感触动?”中年人微微一叹,轻道。

    老七受教般的点头,转身说道:“我出去宣布他的成绩。”

    岸边,微风吹拂,湿意流转。数以百万计的生灵汇聚在临水之畔,和白骨精一起,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叫嚣些什么,他们已经可以确定,能够引出这种异相,白骨精的厨艺定然不凡。

    “昂~”

    就在众人各怀心思,想着未来时,江水骤然破开,一条数百丈长的神龙飞腾而出,俯视百万生灵:“蒙面纱的那个丫头,你很厉害,做出的食物令吾主上为之盛赞。”

    “哇……”

    鬼神们大哗,瞪大了双眼。身在这幽州城内,谁能不知十龙的主人是谁?可是,同样是众所周知,那位只会在十强争霸赛中出现,从未出现在初选之中,更别提,如此盛赞某一个厨子。

    “啪啪啪……”神龙的话,仿若是一个个无形的巴掌,狠狠抽打在那些曾经嘲笑白骨精的生灵脸上,直打的他们耳根发红。

    没有什么尴尬,能够比这种情况更加令人无体自容。

    “多谢贵主称赞,不过,我可不是丫头。”万众瞩目之下,白骨精认真说道。

    神龙好笑地望了她一眼,翻身回转江中:“我明白,我明白,女孩子对年龄总是会有那么一些忌讳。”

    “我日……”白骨精伸手抚额,哭笑不得。

    你这么理解女孩子,你媳妇知道吗?

    “各位厨仙,五百名选手此时已经全部出位,初选到此结束。除了两位引出龙神的厨仙之外,其余人请进入本店的小世界休整一番,下午准备五百进一百的中场赛。”白净掌柜拍了拍手掌,吸引到所有人的注意力,朗声道:“至于其余的厨仙,也莫要灰心,可在小店免费居住一日,观察别人的厨功,以待明年再战。”

    好似中场休息一般,百万生灵跟着松了一口气,却没有散去,一群群的聚合在一起,议论纷纷,不时的还会对秃顶厨仙和白骨精指指点点。

    “你好,我叫百里洪,你可以叫我百里或者老洪。”秃顶厨仙来到白骨精身边,沉声说道。

    “百里……”白骨精点了点头,询问说道:
造化之王sodu
“你有事情?”

    “我生平没有第二种爱好,单单喜欢厨艺。”百里洪说道:“今日见到你做出的食物,带给我了很大触动,故而想要和你交流一番。”

    白骨精深深望着他的眸子,只见其乌黑发亮,里面充满了对厨道的探索**。

    “那好吧,我们两个互相学习一下便是。”

    白骨精叫上阎君,和百里洪一起登上临江阁的最高层,通过一道时空之门,进入到一个小世界之中。

    阎君在柜台处登了一下记,选定了一个小院。三人相互交谈着来到院落中,坐在大槐树下的石凳上面,相互交流着各自心得。

    不得不说,百里洪对厨艺一道的认知,远超白骨精的想象。至少从理论上看来,他们两个若是比拼厨艺,他输的可能性至少有七成。

    时间在三人的交谈中快速流逝,不觉间临江阁外的百强已经决出,住进了小世界内。翌日一早,便会开启决赛,由十龙和二十位幽州美食家一起,选出最终十强。

    是夜,星空之中明月皎皎发光,柔和如水。

    白骨精将意犹未尽的百里洪赶回房间休息,和阎君一起坐在院落中仰望星空。

    “明天一上午差不多就能够决出十强了,下午或者晚上就会开启三甲争夺战,你想好做什么菜了吗?”阎君轻道。

    白骨精笑着摇头:“时间还长,没想……如此美好的夜色中,我们就不要谈论这些俗事了可好?”

    “那你想谈些什么?”

    白骨精目光在院落中一扫,最终停驻在大槐树上:“你坐过秋千吗?”

    “没有,太幼稚!”

    “坐秋千和幼稚怎么能够联系在一起?”白骨精失笑,召唤出一根神木,两根藤条,亲自做了一个秋千,挂在槐树分枝上面,转过身,作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来吧,我荡你。”

    阎君嘴角抽了抽:“什么叫做你荡我?好好的词汇从你嘴里说出来,莫名变了味道。”

    白骨精微微一笑,极为大胆的来到她身边,推着她的肩膀,将她按在秋千上面:“少废话了,坐稳了,要起飞了。”

    “幼稚!”阎君刚刚说了一句,猛地感觉白骨精狠狠推了自己一下,秋千高高荡起,带着她的身影,在月光下划过一道炫白的色彩。

    从高高抛起到飞速回来,有那么一个瞬间,阎君觉得这种游戏,貌似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无趣。

    白骨精站在槐树主干前,一下一下地推着阎君的后背,他的手穿过黑色的长发,心中蓦然出现一种柔软的触感。

    以前还没怎么注意,直到现在,他才发现,阎君在不知不觉间,对他纵容的越来越厉害。不过,他喜欢……

    “为何突然间不说话了,在想什么?”适应了滔滔不绝的白骨精,静谧了没多久,阎君便感觉有些奇怪。

    “我在想,其实自己也不用特意去做什么,就这么一点一点的积累和你共同的记忆,日久天长之后,就能从内而外攻破你的心扉。”白骨精推了她一下,看着她的裙角飞扬,微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