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一十五章:梅子和饭和粥【第一更】

第一百一十五章:梅子和饭和粥【第一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神龙出现之时,场间气氛陡然**,剩余选手在短暂的震惊过后,纷纷起锅,走向江边。

    十强这么快就决定出来了一个,他们无法再坚持慢工出细活,惟恐成绩堪忧。

    浮躁的气息飘荡在整个临江阁前,所有人都知道初选已经到了最紧张的时刻,无数观众目不转睛地望着临江河水,想要看看还有没有人能够以美食召唤出神龙,创造奇迹。

    “咦……初选的人数几乎快要满了,满江游鱼也快吃撑了肚子,那个人怎么还在熬炼着食材?”有人无意间一扫,望见了白纱遮面的白骨精,疑惑说道。

    “他可能是攒着一股气,要烹饪出最好的美食,召唤神龙,一鸣惊人。只可惜打错了算盘,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万中无一。”那人的朋友微嘲说道。

    “没必要将目光放在这种人身上,每年的临江宴上都会出现这种情况。”一名过来人瞥了白骨精一眼,淡淡说道:“还是因为太年轻。”

    在很多时候,年轻不是一种资本,反而是被别人看低的因素。谦虚在这种情况下会被视为软弱,和气在这种情况下会被视作好欺负……此为人之常情,生活中比比皆是。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香气?犹如空谷幽兰,又似梅花绽放。”获得晋升的名额越来越多,直逼五百大关,就在此时,有种莫名的香气陡然出现,在万种浓郁香气之中脱颖而出,好似一股清流,令人发出梦呓般的询问。

    “是他,那个愚蠢的家伙!”之前的那名过来人目光微凝,轻声呢喃。

    临江之中,有一古朴船楼,楼上管弦奏乐,丝竹清鸣,十一个身穿流苏长裙的女子,翩翩起舞,婉若游龙。

    一名身穿淡青色长衫,眉眼如星,清俊不凡的中年男子,端坐在主位之上,目光透过玉珠门帘,望向江边场景。

    自他而下,中间空出了一条过道,过道左右各有五张玉案,此刻坐着十只真龙化形。

    “看来这一届的参赛者很会藏拙啊,不到最后关头,不会亮出最好的菜肴。”某刻,坐在中间位置的神龙开口。

    “也差不多吧,去年这个时候,老六,老八,老九三人闻着香气,被召唤了出去,今年不是也有一个?”坐在他身边的一名神龙化形笑道。

    “那秃顶厨子做的万花筒确实是美味,如果不是三哥跑得快,我也就出去了。”筵席末端,一龙感叹说道。

    “等等,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很清新的香气?”

    “在那里……竟然还没有完工?”老三抬目望向江边,惊讶说道。

    “反其道而行之?”中年男子深深望了阎君一眼,将目光锁定在白骨精身上:“当所有人都在想着怎么将食物做的更香更精致的时候,她却从来没在意过这些,反而是努力将食材的香气压缩到米饭里?”

    “米饭?不会是鸡蛋炒饭吧?这种东西哪怕是做的再美味,也不会引起游鱼竟食。”老七轻声说道。

  
万界旅行者小说5200
“不是鸡蛋炒饭,是梅子!”中年人轻声说道:“这是什么吃法?”

    “除了梅子和米饭,他还有一个瓮,那里面熬的是珍珠粥?”老八转目望向白骨精面前的另一个小瓮,轻声说道。

    “我有一种直觉。”老七认真说道:“她做出来的菜肴或许不会多么华丽,但是一定能够招人喜欢。”

    此刻,场中,白骨精熄了火焰,反转手臂,手指轻抬,将两个纯白色的大瓮凭空御起,一步步地走向江边。

    “他的饭菜做好了,不知能否给我们一个惊喜。”有厨子开口说道。

    “哗众取宠而已,那香气虽然特殊,不比寻常,但是真正论较起来,也未必能够比得上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人。”

    秃顶厨子双眸紧紧望着白骨精,吸了吸鼻子:“一群蠢货,你们在嘲笑别人的同时,却是不知自己在那人心中也是一个笑话而已。”

    缓步来到江边,白骨精在水面上摆放了十个玉碗,用木勺将梅子米饭和珍珠玉汤各自打了五碗,轻声说道:“各位吃多了山珍海味,灵肉奇珍,不妨尝一尝在下做的粗汤淡饭。它们或许没有别的菜肴好看,但是却多了一份味道,父母的味道,家的味道。”

    “是在玩情怀吗?”有人如临大敌:“游鱼有灵,或许真会令他成功了也说不定!”

    此时,所有人都感同身受,心怀惴惴,等待着最后的结果。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猜测,这貌不惊人的两样东西,很有可能召唤出神龙。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足足过去了半盏茶的时间,别说是神龙了,就连游鱼都没有过来一只,好似嫌弃这所谓的粗汤淡饭。

    “玩砸了吧。”有厨子幸灾乐祸:“临江宴举行到现在,游鱼们早就吃饱了,她做出的食物又香味内敛,岂会有什么吸引力?”

    “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秃顶厨子淡淡说道:“我反而认为,这是一种反常现象。事出反常即为妖,有什么我们不清楚的事情正在发生也说不定!”

    他的话音刚落,临江之中的十个玉碗以及两个大瓮突兀消失不见,好似被人以莫**力,转移了空间。

    “这是什么情况?”岸边,观众不明所以。

    “从临江宴开始到现在,没有发生过同样的事情。”过来人惊奇回复。

    此间无人知晓,那十个碗,两个瓮,跨越了空间之后,出现在了楼船之内,中年男子面前。

    挥手间,召唤出一枚玉匙,挖了一勺梅子米饭,送入口中,中年男子缓缓咀嚼着,没有言语。

    “怎么样,好吃吗?”他吃的很慢,以至于十条龙等待着很焦灼,其中性格最急的老七询问说道。

    中年男子没有回复,舀了一勺玉汤,送入口中。汤水不甜也不闲,入口滑喉,一个没注意便滑到了胃里面,升腾起一股暖意。

    “你们,挑一个人出去吧。”许久之后,在十龙眼巴巴的目光中,中年男子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