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一十三章:恋爱心理学【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三章:恋爱心理学【第二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惊诧地望着她:“你们父女两人的关系不好?”

    “没有啊,挺好的。??”

    “那你干嘛还大费周章的将我带到这里来?”

    阎君微微一笑:“亲情是亲情,条件是条件,我爹虽然没有多少原则,但是这两件事却分得清明。不会因为宠爱,就言听计从。”

    “我能否好奇的问一句,你想要的条件是什么?”

    阎君明媚的眼眸微微一闪,好似有星光闪耀:“还记得我之前说过吧,他是一个败家子,身上明明有七柄先天神刀,却只肯用来切菜。我想要的,便是那七把刀,用来杀人!”

    白骨精静默了片刻,展颜说道:“你的要求看起来很是强人多难啊,你确定你父亲会答应我的这个条件?”

    “我确定,因为如果他不答应的话,这临江宴也就走到头了,没有人会再相信一个诚信败坏的人。”阎君肯定说道。

    “所以,我的好处呢?总不能让我白忙活吧?别说你父亲会因此给我什么好处,我若夺冠,这本就是应得的。”

    阎君双眸平视着白骨精的双眼:“你想要得到什么呢?”

    “三柄神刀。”

    “七柄神刀是一个整体,联合起来才最为锋利,你的这个条件我无法答应。”

    白骨精停顿了一瞬,端起桌上的酒杯,浅浅抿了一口:“那么你说,你能够给我什么?”

    阎君想了想,缓缓说道:“一块阎君令如何?”

    “不怎么样。”白骨精摇了摇头:“这收获和我的付出相比,完全不成比例。”

    阎君微微蹙眉,除了阎君令之外,她一时间也想不出更有价值的物品。论法宝,对方身上一水的极品;论资源,花果山和青丘山,每年都会创收出大量财富。论仙经神通,对方师承斜月三星洞,本人练的更是世所罕见的大品天仙诀……她已然是一幅人生赢家的状态,想要满足她的胃口,并不容易。

    “想不出来了?”白骨精微微一笑,说:“要不我来为你出一个主意?”

    “尽管知道你肯定没安好心,不过……先说说看。”

    白骨精抬起手臂,青葱手指直指她的心脏:“我要得到你的心。”

    “说正经事呢,你莫闹。”阎君轻斥说道。

    “该说正经事的时候,我从来不闹。”白骨精放下了手臂,神情渐渐庄重:“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过往,但是很清楚,你的心上套着层层盔甲,刀枪难伤。我可以帮助你达成心愿,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对我卸下武装。”

    阎君眸光幽森,静静地望着他,时空陡然变得压抑。白骨精脊背有些凉,不过却坚强地挺直了腰身,目光平静。

    对于面前的这位万古女帝,白骨精谈不上有多么喜欢,但是却拥有着不一般的征服欲。权利和美色揉杂在一个人身上,犹如散着幽香的罂粟,令人兴奋而着迷。

    古往今来,岁月滔滔,也唯有未来成长起来的武则天有几分她的神韵,却缺了几分善良。

    “我的心看遍了世事浮沉,人道沧桑,早就老了。你感受到的
符镇穹苍最新章节
,并不是层层盔甲,而是层层老茧。我可以逆转生死,但是却无法逆转岁月,我早已无法回到天真烂漫的时光,去尝试着喜欢一个人。”阎君神情素淡,仪态端庄,话语中充满了令人信服的力量。

    白骨精在心中微微一叹,就知道攻破阎君的心扉没有那么简单。费尽心思,巧舌如簧,也没有取得丝毫进展。

    不过,他对此并不失望。越难以攻取的关卡,才更容易挑起他的胜负欲!

    “我虽然无法答应你的条件,不过却可以给你一个更好的选择。”阎君猜不透白骨精如今的想法,轻声说道。

    “比如……你的身体?还是算了吧,我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是始于容颜,忠于才情,长于纯正的灵魂。”白骨精摇头说道。

    阎君又无奈又好气的瞪着他,郁闷笑道:“你在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身体给你?”

    “除了你的身躯能够媲美灵魂之外,你还有什么能够值得我垂涎?”白骨精反问说道。

    阎君罕见地白了他一眼:“你是唯一一个将好色表现的如此明显,却令人生不出反感的存在。究竟是你太过直率而真诚,还是我在不知不觉间扭曲了自己的心灵?”

    “诗经上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追求美的一种行为,又怎么能用好色来形容?”白骨精呵呵笑道:“言归正传,你说的更好的选择,指的是什么?”

    “除了对我有觊觎之外,你不是也喜欢着太司徒吗?我可以为你们两个创造机会,能不能抱得美人归,就看你的本事了。”

    “这招祸水东引用的漂亮,可怜我家绮玲,就这么轻易地被她主公卖了。”白骨精叹息说道。

    “所以说,你是答应了?”

    “当然……不是!”白骨精话刚出口,陡然反转:“一码归一码,我喜欢名为吕绮玲的人,会用自己的方式去争取,我喜欢这个争取的过程。”

    阎君无奈说道:“突然现,和较真的你说话实在是太费心力,好声好气的说了这么多,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并没有回到原点,恰恰相反,有了很大突破。”白骨精莞尔笑道:“我决定了,帮助你,无偿的。”

    阎君诧异说道:“我不太懂,你为何突然间反转的如此彻底,让我有些难以置信!”

    白骨精微微一笑,说道:“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告诉我,你心中都留下了什么记忆?”

    阎君微微一怔,片刻后,感叹说道:“你是一个贼啊!”

    白骨精是贼,偷心贼。他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所走出的每一步,做出的每一个决定,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

    不绕这么一个圈子,一口答应下来,该是多么的脑残,他可不是专门送温暖的长腿叔叔。假若要了好处答应下来,这件事情就变成了一件交易,交易完成之后,两人各不相欠,也并不符合他的利益。

    唯有让对方明白自己对她的付出,不给她两清的机会,做出的付出才会化作无坚不摧的刀剑,刺破她内心中的层层甲胄。

    这就是白骨精的恋爱心理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