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一十一章:狡猾【第三更】

第一百一十一章:狡猾【第三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必太过担心,全凭运气的事情,没道理一定是她赢。”阎王望向吕绮玲,宽慰说道。

    吕绮玲深吸了一口气,严肃说道:“愿命运保佑我和陛下,可以战胜邪恶。”

    白骨精嘴角一抽,这话说的很好,很强大,很想翻过她的身来,抽她。

    “那么,我先来了。”白骨精拿起骰子,轻轻在桌面上一转,纯白色的骰子转了八圈,停了下来,四个黑色的小点直面向上。

    “四点,不高不低,哪怕是不能赢,应该也输不了。”白骨精微笑说道。

    阎君将骰子拿起,直接丢向桌子,骰子转了四圈,六点向上:“看来,第一局是我要赢了。不过白骨,你当心太司徒转出五点或者六点。”

    转出来又能如何?反正不管是输还是赢,最后占到便宜的始终是我。白骨精在心中可乐的想着,假装紧张,吊起对方玩乐的性质:“转吧,我等着。”

    吕绮玲双手捧住骰子,晃动了几下,轻轻丢向桌子。骰子在桌子上面弹了两下,最终掉到了地上。

    三人一起低头望去,赫然见到一个大大的一点直面向天。

    “能够抛出这个点数来,也是一种运气。”白骨精忍俊不禁,伸手拍了拍一脸无奈的吕绮玲。

    阎君转动了一下手腕,将骰子吸了起来,放到桌子上面:“没事的太司徒,我们两个是一派的,我不会为难你。”

    吕绮玲松了一口气,感激地说道:“多谢冥君。”

    冥君点了点头,指着桌上的杯子说道:“那你就喝一杯酒吧,喝完之后,我们继续。”

    “同样的,不能使用任何法术神通,来避酒。”白骨精插刀说道。

    吕绮玲狠狠瞪了他一眼,那一抹间的风情,却让白骨精有些怦然心动。

    伸手间倒了一杯酒水,一饮而尽,吕绮玲沉声说道:“来吧,继续。”

    白骨精拿起骰子,随手一丢,三点:“奇怪,今天的手气看起来不怎么美妙啊!”

    阎君微笑着,投了一下骰子,五点:“第二局不会也是我赢吧?”

    “只要别让我再输就好。”吕绮玲脸色严肃,满怀希望的投出骰子。只可惜,今日命运显然并不钟情她,一个大大的一点,再度出现。

    “这骰子是假的吧。”瞪大了眼睛,吕绮玲哭笑不得地说道。

    阎君轻道:“没事,没事,我还能再帮你这一次,喝酒吧。”

    第三轮,白骨精丢出了历史新高的五点,阎君四点,见到两人将目光望向自己,吕绮玲莫名的有些悲愤,双手紧紧握住骰子,闭上眼,丢了下来。

    “砰,砰,砰。”玉白石的骰子跳动了几下,两个红点冲向三人。

    白骨精眯着眼睛笑了:“不错,有进步,不再是一点了。可是……这一局没有人能够救你喽。”

    吕绮玲认命般的叹息:“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回去之后,宣告三界,非我不嫁如何?”白骨精眼珠子转了转,促狭说道。

    吕绮玲眼角抽搐了一下,快速说道:“做不到。”
神级讨逆系统无弹窗


    白骨精不以为意,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来吧。”

    “呼……”吕绮玲长长吐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俯腰向他,用嘴唇在他额前浅浅触碰了一下,轻微到白骨精几乎没有甚么感觉。

    “这应该算是肌肤之亲吧?对于你这样的大家闺秀来说,有过肌肤之亲,应该就必须要非我不嫁吧?”白骨精不以为意,摸了摸被亲吻的地方,轻笑说道。

    吕绮玲白了他一眼:“你如果是一个男人的话,还可以这么说,但你是一个女人啊,说甚么肌肤之亲?”

    “其实,我是一个男人。”白骨精渐渐收敛了笑容,一脸认真地说道。

    吕绮玲莫名有些心慌,摆手说道:“继续,继续,这一次我一定要赢你。”

    第四轮,白骨精的运气大爆,神奇般的丢出了六点。吕绮玲紧随他之后,扔出了五点。而阎君的运气陡然下降,三点垫底。

    “机会来了。”白骨精搓了搓手,笑着说道:“君啊,做好面对疾风的准备了吗?”

    阎君淡淡说道:“说出你的要求吧,反正太离谱的我肯定不会同意。”

    白骨精想了想,呵呵笑道:“我的要求是,嫁我为妻。如果你拒绝的话,只能亲吻我的嘴巴。”

    阎君好笑地望着他:“这是两个要求吧?”

    “确确实实是一个没错啊,不喜欢亲吻的话,你可以选择前者啊!”白骨精蛊惑说道。

    阎君不像吕绮玲一般,被拘泥在白骨精制定的规则里:“少哄骗我,我才不上你的恶当,将手伸过来,我就当擦嘴了。”

    白骨精耸了耸肩,将手抬起:“一件无比美好的事情,生生被你说的如此俗套,也是没谁了。”

    阎君牵住了白骨精的柔荑,轻轻抬起,触碰了一下淡粉色的嘴唇:“愿赌服输,不过,你可要千万小心,别被我抓住机会。”

    白骨精收回手掌,将被她亲吻过的地方放在鼻尖闻了闻:“很好,三五百年之内是不用洗手了,晚上抱着这只手睡。”

    “你啊!”阎君拿他没办法,伸手在他额前敲了敲:“继续。”

    第五轮开始,可怜的吕绮玲又输了,被阎君罚了一杯酒。第六轮,白骨精输了,吕绮玲神奇般的反败为胜,拿到了最高的点数。

    “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双手紧紧握着骰子,吕绮玲兴奋的脸颊微红,指着白骨精说道:“我的要求是,在这个游戏中,你不能利用规则强迫我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

    还未等她笑容散去,白骨精第一时间说道:“做不到,来,把脸抬过来,我要尝尝你唇瓣的味道是否香甜。”

    吕绮玲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愣在了原地,半晌,近乎于抓狂的说道:“你怎么能够这样?!”

    “我的做法没毛病啊,一切都在游戏的规则范围之内。来吧,别犹豫了,向你家阎君学学,愿赌服输。”

    “我是赢的一方!”吕绮玲握紧了双拳,严肃说道。

    白骨精停顿了一下,作恍然状:“哦,对了,那你就愿赢服赢吧,玩游戏要有人品,不能半途而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