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零九章:高处不胜寒【第一更】

第一百零九章:高处不胜寒【第一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哪两种?”吕绮玲知道,纵然自己不问,她也一定会说出来,随即问道。

    “一种是因为没遇见绮玲而无聊的人,另一种是因为见到绮玲却知晓自己无法拥有而感到无聊的人。”白骨精说道。

    吕绮玲瞪了他一眼:“你是受什么刺激了吗,为何要突然对我这样?”

    “因为你叫吕绮玲啊!”

    好吧,吕绮玲心中实在是无奈了,和她爹一样,不想给白骨精说话。只是,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在白骨精的插科打诨之中,她对他的恶感莫名消散了大半。

    不觉间,两人来到了地府深处,冥宫之前。吕绮玲收敛了脸上复杂的情绪,身上的祭祀长袍化作玄黑战甲,手中握着一柄长剑,在守门士兵的行礼之中跨越门庭,冷漠地行走在宫廷之中。

    白骨精是一个很懂分寸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此刻此刻,并没有再故意挑动吕绮玲,反而是老老实实的陪伴在她的左右。让她微感疑惑的同时,心中竟是莫名生出了一股暖意。

    “我是哪种人?”玄黑而古朴的宫殿前,阎君一身龙袍,负手而立,淡淡问道。

    白骨精揉了揉鼻子,有种调戏丫鬟却被大妇发现的羞涩感:“君啊,偷听别人讲话是不对的。”

    “我没有偷听,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听。”阎君莞尔,笑着开口:“快点想想怎么编,编的不好,我直接将你直接丢出冥宫去。”

    “君啊,莫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像是在吃醋。”白骨精试图曲线救国。

    阎君渐渐收敛了笑容,平静说道;“君无戏言,再给你三十息的时间。”

    白骨精眼珠子一转,微笑说道:“何须用谎言来编造,说真心话既可。君啊,你在我心中,完全超越了女人这个范围,是心灵上的灯塔,是大海上的方向,是凡心朝向的女神。”

    “打住,打住……”阎君无语地笑道:“真当我是一般的小姑娘啊,吃甜言蜜语这一套。”

    女人啊,上至千万岁,下至十一二,哪里有不吃甜言蜜语这一套的。之所以表现的高冷,完全是因为你不是令她温柔的人而已。白骨精在心中想着,觉得应该适可而止了,随即说道:“好吧,既然你不喜欢听这些,我不说了就是。谈正事吧,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阎君神情一正,沉声问道。

    白骨精召唤出燕赤霞的三魂七魄,悬浮当空:“如果说天道的进化史是一部厚厚的史书,那么这个人物肯定会成为未来某一卷中的线索人物。我现在要做的便是,将这个线索人物牢牢抓在手中,不管将来世事如何变迁,也要保证他身上带着我的标签。”

    阎君惊讶地望着燕赤霞:“你是如何得知这些,并且确定这些的?”

    “因为逆知未来而得知,但是无法确定。”白骨精沉声说道:“正因为无法确定,所以才需要你的帮助,确定这件事情。”

    
逍遥秀才吧
阎君沉吟了片刻,轻声问道:“我能够帮助到你什么?”

    “先蕴养着这三魂七魄,当天地变局结束之后,帮助他转世重生,然后将他的行踪告诉我,我去渡化他为青丘弟子。”白骨精认真说道。

    “大世沉浮,沧海变迁,宇内变局还没有进行完,却要谋划无数年后的未来,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不靠谱。”

    白骨精轻声说道:“左右这么做了,你也不会亏什么,何必拒绝我的请求呢?”

    “你这个理由,让我心中无时无刻不产生着一种揍你的情绪。”

    白骨精嘿嘿一笑,没有辩白,没有再次请求。

    “希望这家伙将来能够给我带来惊喜,否则的话有你受的。”阎君伸手将燕赤霞的魂魄收起,轻声说道。

    白骨精点了点头,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拊掌说道:“还有一件事情,劳烦你跟我去见一下三名道士。”

    阎君以往时低调惯了,除非是特殊场合,否则的话根本没有排场。这次出宫,在白骨精的鼓窜之下,生生将排场提高了两倍,战马嘶嘶,人影绰绰,刀锋明亮,所行之处,鬼神辟易,五体投地。

    “陛下,我不明白,您为何要纵容着她,明明您和她的关系并不怎么好,见面都没有几次。”玉辇之上,吕绮玲按剑站立,对着车厢内的女帝言道。

    阎君遥目望向坐在白云上的白骨精,轻道:“太司徒,你记住,白骨精是一个帮里不帮亲,极度护短的人。”

    吕绮玲有些不明白:“这和您纵容她有甚么关系?”

    “帮里不帮亲,极度护短,并且自身携带着大气运的人,是不能作为敌人的,只能远离或者主动结交。而正是因为这一点,她会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封神一战带给世人众多启示,其中最为显著的一条便是,交到一个良友,关键时刻能够救命。误交损友,哪怕是坐在家中,也会祸从天降。

    除此之外,令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苍茫大世,芸芸众生,除了她之外,谁又敢,谁又能如此对我?太司徒,假设我恕你无罪,你敢调戏我吗?敢要求我做这做那吗?”阎君淡淡说道:“你没有品味过数以万年的孤寂,不会明白有这么一个存在,在苍白的生命里是一种怎么样的惊喜。”

    吕绮玲抬目望向白骨精,忽然间觉得,她是那么的强大,无论是什么人,身份高低贵贱,她都能与其打成一片,甚至取得别人的真心对待。

    这……是她渴望而不可及的能力。

    正式来说,阎君至少有数千年没有声势浩大的降临十八层地狱了,一时间令佛道两门势力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其中,又以佛门的危机感最为强烈。

    毕竟,谁也不清楚,现在的阎君拥有多强的战力,万一她想要通过暴力手段,夺回地府的主导权,在圣人不至的情况下,还真没有人能够将其拦住!何况三界中的圣人不止一位,其中各有间隙,有没有机会阻止这件事情还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