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零八章:谈军论嫁【第三更】

第一百零八章:谈军论嫁【第三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吕布单手推开巨大铁门,鼎沸的声音从宫室内传出,令人精神一震。

    白骨精跟随着他一起,进入其中,只见这是一个犹如角斗场一般的地方,中心处是一座巨型擂台,四周不是房间,而是环圈座椅,一圈一圈的向上蔓延,足足有五六万个座位。

    此刻,巨型擂台上面,两支八百人的军队正在开展着激烈战斗,鲜血挥洒,肢体横飞,明明是一出惨剧,却令观众席上的四五万兵士热血沸腾,面容潮红。

    “没见过血,经历过激战的士兵,再怎么练,到了战场之上都会变成软脚虾。唯有一开始用最残酷,最冷血,最艰难的战斗去磨练他们,他们才能进化成最完美的兵将。”站立在擂台最外围,吕布淡淡说道。

    白骨精微微一叹,暗自心道,自己在冷酷上面,还是不如面前的这位战神。

    他最显著的优点是护短,最显著的缺点亦然。一个不能爱兵如子的将军不是好将军,但是一个太护短的元帅一定不是好元帅。

    “我想要知道,你们费力守护的秘密,为何要给我看?”停顿了良久,白骨精轻声问道。

    “因为你提出了要求,因为你也是兵道大家,因为你和阎君的关系,以及,因为我相信你不会将这一切透露出去半分。”吕布自信地说道。

    白骨精讶然问道:“你居然敢相信我?”

    “我是相信阎君陛下的目光。”提起阎君的名字,吕布眼中闪过一道火热,沉声说道:“她曾亲自说过,将来你们或许会成为朋友。无数年了,她没有如此说过其余人。”

    白骨精静默了下来,摸了摸鼻子:“话说,我现在是不是要因此而受宠若惊?”

    吕布摇了摇头,指着擂台说道:“要不要战斗一次?”

    “不打。”白骨精果断拒绝。

    “为何?”

    白骨精认真说道:“我这次过来,不是为了交流战术的,而是真的久闻人中吕布的威名,特地来认识你一下,顺便,看一看你练的兵马。将来有机会的话,我想将花果山的兵士送到这里来,进行一下军演,让那些兵蛋子们真切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魔鬼训练。”

    吕布心中微微失望,不过却并未强求:“对于我的这些兵将,你有何指教?”

    白骨精环视了一下角斗场,认真说道:“问题不多,不过挺严重的。首先,有赏有罚才能更加刺激军队的上进心,一次次的荣誉能够为军队的勇气穿上盔甲,一昧的无情杀戮虽然能够提高军队的战力,但是不可否认,也会摧垮他们的向心力。**上的训练固然重要,但是心理上的训练同样必不可少。不要让他们变成只会杀戮的野兽,那么就失去了作为人的灵性……”

    白骨精每说一句话,吕布眼中的波动就剧烈一分,当他彻底说完之后,吕布眼中只剩下了惊叹。

    “敢问大圣,对于我军现在的状态来说,如何能够做到你说的这些?”吕布诚心请教。

    白骨精微微一顿,言道:“大方向上面的东西,可以称得上交流。但是战术指导上
逍遥捕快sodu
面的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吕将军,我凭什么要为贵军制定练兵之法呢?”

    吕布想了想,说道:“我可以用承诺来换。”

    “什么承诺都可以?”白骨精忽地目光一亮,饶头兴趣的问道。

    “只要我能够做到。”

    白骨精笑了笑,说道:“那好,将你女儿许配给我吧。”

    “什么?”吕布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望着白骨。

    “一句话,我不喜欢重复两遍。”

    吕布被他噎的有些无力:“大圣你别开玩笑了,你自己都是女儿身,如何能娶我女儿……”

    白骨精淡淡瞥了他一眼:“四海八荒,哪一位不知道本圣的正确取向?”

    吕布微微一顿,完全无言以对。

    “不说话,就是同意了?那好,我就先说了。”

    “等一下。”可怜吕布堂堂战神,本就不是什么牙尖嘴利之辈。被白骨精说的只能靠提高声音来壮气势:“话说回来,你喜欢绮玲什么?”

    “我喜欢她是吕绮玲啊!这是你理解不了的收集癖。”白骨精在心底说着,面上却在一本正经地胡扯:“我喜欢她的善良,喜欢她的淳朴,喜欢她的烂漫无暇……”

    “大圣,你等一下。”吕布一脸怪异地问道:“我们两个说的,是同一个人?”

    “呃……”白骨精眨了眨眼,好似意识到了什么:“难道在你心中,绮玲不是这样的人?”

    “和你说的,确实是有比较大的出入。”吕布真诚说道。

    “爹!”就在这时,身穿祭祀黑袍,长发披肩,犹如学院派女孩的少女,从观景台来到两人面前,蹙眉喊道。

    吕布神情猛地一僵,转目间,勉强笑道:“玲儿,爹不是那个意思……”

    吕绮玲好笑地望着他,转目望向白骨精的时候,眸光微寒:“你喜欢女人是你自己的事情,可是我并不喜欢你。从始至终,都不喜欢。”

    “话不要说的太早,或许有一天你会发现我的优点,并被深深折服。”白骨精玩笑说道。

    吕绮玲摇了摇头,淡淡说道:“走吧,在看到你的时候我就通知了阎君陛下,陛下目前正在等待着你。”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走了。”白骨精微微一叹,好似有些惋惜,对着吕布挥手说道:“我的那个提议无限期有效,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可以随时去找我。”

    吕绮玲耳垂微热,陡然加快了脚步。

    “绮玲啊,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大约分为两种。”路上,白骨精忽地说道。

    吕绮玲不想理他,强行控制着自己的好奇心,没有开口。

    白骨精深谙高冷泡不到妞的道理,微笑说道:“这两种女人啊,一种叫做像吕绮玲的,一种叫做不像吕绮玲的……”

    “你无聊……”前世今生,吕绮玲何尝听过如此露骨的话,脸颊微热,轻喝开口。

    白骨精笑着说道:“这无聊的人,也分为两种,你想不想知道是哪两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