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八十五章:黑水河前

第八十五章:黑水河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段故事,伴随着幕后黑手的死亡,最终迎来落幕。

    张辽带着鬼怪军队转身离去,荒芜的山体发出清脆轰鸣,开裂出无数深痕,好似跺一跺脚,就能踏碎这座山峰。

    天篷召唤出云舟,请大战过后的战友前去洗簌。在这荒郊野外之中,最好也仅能够做到这一步。

    白骨精不喜欢血液,哪怕这血液大多是自己的。第一个登上云舟,进入自己的房间,召唤出浴桶,凝聚出温水,褪掉衣服没入其中。

    凝脂般的肌肤在阳光下闪耀着淡淡光芒,及腰长发被温水打湿,披散在头上,为其增添了几分魅意。

    白骨精依旧没有适应女子的身份,大手大脚清洗着身躯,好死不死的,竟然因此来了反应,胸前紧涨,颗粒充盈。

    或许因为水温太高,白骨精脸色有些泛红,灿若桃花:“该死,画皮而已,要不要如此夸张?!”

    “这是福利啊,福利!”魅灵世界,魅眯着笑眼说道:“无数年前,你不是经常渴望这种躯体?”

    白骨精没好气地说道:“我是渴望拥有这种躯体的人,而不是渴望自己拥有。话说,你现在怎么有空理会我了?”

    “这话说的我很不待见你似的。”魅失笑说道:“不出现主要是怕打扰到你,毕竟你那么忙,又要西行又要应对别人的算计。”

    白骨精将长发放到桶外,头部枕在浴桶边缘:“说到这里,原著中的下一难应该是鼍龙之灾了吧?那个父亲被魏征梦中所杀的可怜孩子!”

    灵颔首道:“这一世,泾河龙王没有死在魏征手里,反而死在了天庭手中。如果他想要报仇的话,趁着这一难中的气运,兴风作浪,对付你们,是最好的机会。何况,从表面上来讲,你就是玉帝在西行中的代言人。”

    “西行路上,如有劫难之主的气运加身,任何妖怪都会变成极为麻烦的存在。比如说,以前在三界中根本不显山不露水的红孩儿。”白骨精揉了揉太阳穴,轻喃说道:“不知这小鼍龙,又会给我什么惊喜!”

    万里之外,河水滔滔,连绵七百余里,浩烟淼淼。

    水底深处,有一个巨大无比的透明色气泡,包裹着一座古朴神府,隔断水流。

    一只碧清色的水蛇,如同利箭一般,甩着尾巴,冲进气泡之内,在神府巨门前化作人形,跪地说道:“大王,不好了,水牢中的河神挣脱了枷锁,逃出了黑水河,不知所踪。”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神府内部传来,嗖的一声,将水蛇拉入其中。

    巨门之后,不是宫室,而是一片血海,无数尸体和骨架在海中浮沉。

    一名身材魁梧,满脸刺青,衣着玄黑战甲的长发男子,侧坐在一个枯骨王座上面,血红色的眸子中,布满寒霜:“我废掉了他的神通之后,才交由你们千刀万剐,采集怨气。如此情况下,你告诉我人跑了?”

    水蛇颤颤栗栗,不断叩首:“回禀大王。这件事情很奇怪,实非我等看守不严。”


最强散财神豪吧
    “哦……”男子微眯双眼,敛去其中的杀意:“奇怪在何处?”

    “按照常理来说,黑水河神无法冲破大王您的禁锢。可是就在刚刚,发生了超出常理的事情。已经被千刀万剐,极度重创的河神,莫名冲破了您的禁锢,打伤了不少妖兵,逃窜而去。”

    “你当时就在旁边?”男子反问说道。

    水蛇颔首:“没错。我看的清清楚楚,他就好像是在瞬间获得了力量,破禁而逃。”

    “是天命还是人为?”男子目光微微迷蒙,转瞬间想到了什么,严肃问道:“之前让你记录取经人的行踪,做的怎么样了?”

    换了话题,水蛇松了一口气,快速说道:“最新消息,唐三藏已经离开了钻头山地界,距离七百里黑水,已经不足万里。”

    “不足万里了啊,以龙马的脚力,十天左右便能到达,是时候做出准备了。”男子说着,从座椅上站起,意念一动,肉身陡然爆炸,将虚空撕裂,猩红色的血水透过空间上的裂痕,源源不断灌输进黑水河中,将区域河水染红,而后疾速扩散。

    沿途之中,凡是被这股血水触碰到的生灵,尽皆爆裂,化作一股血流。

    黑水河域七百余里,水族生灵何止百万计,今日全部遭了灾祸,无一幸免。

    淡黑色的河水,因此而变成了淡红色……

    走在荒无人烟的山路之中,白龙马的脚力比男子想象中的还要更快一些,仅仅过去了九日,便跨越了万里山路,来到水声滔滔的红水河前。

    “好重的煞气!”

    白龙马止蹄,三藏下马,天篷以手搭棚,遥望水域,惊诧说道。

    “黑水河域,长七百一十二里,宽三百五十六里,不可偷渡!”沙悟净拨开河边的一捧荒草,看着其中的一座石碑,轻道:“标记的是黑水河,可这水的颜色为何会是红色的?”

    白骨精声音沉重:“充满煞气的红色长河,会不会是被鲜血改变了原本的颜色?”

    “可是,没有血腥味啊!”天篷抽了抽鼻子,蹙眉说道。

    “血腥味,是能够被洗去的。”白骨精道。

    三藏转目望向猴子,言道:“不管这里是什么情况,被我们撞见了,就不能选择视而不见。猴子,你可看出了什么?”

    “这河中有很古怪的阵法,掩盖了本质。”猴子摇头说道:“很难看出什么端倪。”

    白骨精意味深长地笑道:“事出反常即为妖,不必费心去猜测什么,只需要等待着妖怪出现既可。”

    话音刚落,烟雾袅袅的河水之上,飘荡来一纸黑船,船上坐着一具枯骨,双手扶着摇橹,瞪着冒着火光的眼眸,询问说道:“岸上之人,欲渡河乎?”

    “呃,不应该是过来一个船夫吗,怎么来了一个妖怪?”白骨精挠了挠头,承认自己有些看不懂这套路。

    沙悟净望了他一眼,上前数步,厉声叫道:“妖怪,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为何在这里摆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