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七十章:阴差阳错【求订阅!】

第七十章:阴差阳错【求订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罡风临近,白骨精没有丝毫迟疑,释放出五行领域。

    金木水火土五种力量占据了方圆数十里时空,消弭了所有狂风。白骨精猛地甩出飞龙宝杖,金龙飞跃,凶戾撞击在红孩儿身上,将其深深砸进大地之中。

    “咳咳咳……”烟尘散尽时,红孩儿从深坑中爬出,吐了一口血水,冷哼一声:“不守信用。”

    白骨精一时间没有忍住,笑出声来:“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脸皮太厚,应该是你先使用的法宝吧?”

    “首先,鹄鹫鼎已经被我炼化在三绝神通之中,相当于神通而并非法宝。其次,就算我使用了法宝,也仅仅是用了一件,你却用了两件!”红孩儿一幅遭到不公对待的模样,控诉说道。

    白骨精耸了耸肩,道:“孩子就是孩子,狡辩和天真并存。你说你的那什么鹄鹫鼎不算法宝,那我也能说我身上的法宝都算神通。至于一件或者两件,在已经破戒的情况下,数量可还重要?”

    “狡辩!”红孩儿退回战阵之内,高声叫道:“今日乏了,挂免战牌,白骨精,我们的恩怨明天再说。”

    “熊孩子,给你三分颜色你便要开染坊了……战争岂是你想打就打,想停就停的?”白骨精说着,手提化血刀,不断前行。

    红孩儿回到妖兵们身后,站立在洞口处,冷笑着将一座古朴青鼎砸在身前,淡淡说道:“如果你们能够进得了我这火云洞,是战是和便由你们来决定。”

    白骨精走到青鼎前三尺处,冰冷至极,带着煞气的呜咽狂风骤然从鼎口中发出,直吹得他身躯发冷,寸步难行。

    好诡异的煞风!白骨精退回到猴子等人身边,惊诧望着那口青鼎。

    “呵……还以为你能打过来呢,是我高看了你。”红孩儿冷笑一声,招呼群妖进入山洞。

    猴子召唤出金箍棒,随手打向火云洞。青鼎泛起青光,狂风挡住棍影。

    “虽然能够将这口神鼎打碎,可是那需要多费很多时日。”猴子蹙眉说道:“就怕三藏等不了。”

    白骨精想了想,笑着开口:“如此情况下,当请外援啊,反正对于我们来说,此刻站在我们背后的是全世界。”

    猴子一怔,继而忍不住笑了出来,传音问道:“嫦娥,娲皇,甚至远在幽冥之中的冥君,她们应该都有手段解决这件事情,你准备请哪一个?”

    白骨精想了想,回复道:“尽管我很想要见见阎君和嫦娥妹子,可是娲皇那边更需拉拢。这一难,还是去找娲皇吧。”

    猴子点了点头,说道:“早去早归,我有预感这件事情会变得更加麻烦。”

    南海,紫竹林。

    白衣胜雪,容颜绝世的少女走下莲台,化作妇人模样,步步生莲,转瞬便出了南海,来到钻头山上空。

    搭眼一看,找到盘坐山间的青衣僧人,她手托玉净瓶,翩翩降落云头。

    观世音临凡,僧人抬目,近乎于无礼地望了她很久,张了张
大宋将门笔趣阁
嘴,却是无言。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她便已经没有了共同语言。以前见面的时候,尚能道一句好久不见,可是现在刚刚见面没多久,连这话都不好再说出口。

    “随我去降魔吧。”相互间沉默了很长时间,观世音轻声说道。

    三藏沉吟了片刻,抬目,认真说道:“有人请菩萨去降魔?”

    尴尬……

    大写的尴尬……

    观世音不清楚三藏是抱着什么心态说出的这话,使她心中满是复杂。

    该怎么说才好呢?总不能实打实的说,自己已经得到了消息,白骨精正在前往娲皇宫方向,欲要在她回来之前抢了功德,顺便再收一位守山的神灵。

    可是,不实打实的说,她根本连一个借口都找不出来。任你法力滔天,在西行路上,都要遵守天道定下来的规则,没有西行主角的邀请,任何方式的出场都没有大义。

    在原著之中,她是被猪八戒请来的,有大义加身,故而哪怕是明目张胆的赚取功德,肆无忌惮的将圣婴收为奴仆,都没有人站出来阻止,和尴尬的现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静默了很长时间,观世音索性放下了面皮,淡淡说道:“正因为没人请我,所以我来到了这里。三藏,你的那些同行者,此时正在为了拯救你而焦头烂额。”

    “这吃相,有些难看了。”虚无缥缈的声音从苍穹响起,骑牛的道人手握木剑,一步万里。

    “玄都……”观世音微眯双眼,神情不悦。

    玄都从怀中拿出一页金纸,宣道:“太上圣人有旨,天道法则不容违背,观世音,你莫要自误。”

    观世音沉默了许久,眼中闪烁着智慧灵光,某刻,忽地想起了什么,神情微变:“我明白了。你们说的端是道貌岸然,其实,红孩儿就是你们人教中的弟子,没错吧?”

    玄都对此不置可否,淡淡说道:“大士想多了,至少我就不知道这件事情。老师颁布这条法旨的本质是为了维护天道,提醒圣人更应该不逾矩。”

    观世音眸光冰寒,说道:“三藏请我出手的话,应该不算逾矩吧?”

    玄都微微一笑,端是明亮生光:“如果三藏是在火云洞中,这自然是不逾矩,可是三藏目前就在这里完好无损的站着啊,他的请求又怎能算数?不要将天道当傻子看,更不要认为别人都会纵容你们光明正大的演戏。”

    听着他的话,观世音第一次在心中想到,没有多在西行队伍之中安插一个人,才是最大的错误。

    此外,这该死的规则当真是令人讨厌。

    与此同时,娲皇宫内,白骨精一脸诧异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三藏根本没有被红孩儿捉住?”

    娲皇颔首,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细细讲了一遍。

    “这他妈……有些搞笑了!”白骨精脸色微红,摸了摸鼻子,悻悻笑道:“我都不知道回去之后要怎么给猴子他们说,羞也能羞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