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六十二章:防不胜防

第六十二章:防不胜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笑了:“是我的疏忽,没来得及窥探他们的心灵。不过,我想要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假皇帝传音说道:“因为大太子和我接触最深,更了解我的恐怖。故而在他心中,我要比你们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强大。为了活命,为了将来的荣华,他必须要这么做。”

    白骨精瞥了大太子母子两人一眼,转目望向其他人:“你们呢?一方是继续荣华的可能,另一方是叵测的前途,你们要如何抉择?”

    “耻与败类为伍,羞于和他流淌着同样的血水。”二太子冲着大太子吐了一口唾沫,冷声说道。

    “父皇,看来老二被邪魔迷得也不轻。”大太子看了看自己鞋面上的口水,眼中闪过一道厌恶,淡淡说道。

    假皇帝轻笑,摆手道:“你说的没错,不过,现在还不到说这个的时候。白骨大圣,我们可以开始之前的赌注了吗?”

    白骨精心知,因为大太子的突然反叛,一击必杀的想法已经无法实现。就算进行百官公投,那么他们也将会是输的一方。

    一鼓作气的势头丢了,往往就决定了胜负成败。

    “不必了,三藏,猴子,天篷,悟净……我们走。”

    “真走啊!”沙悟净一脸惊讶,觉得这不像是白骨精的风格。

    “我们输了,愿赌服输,当然要离开。”白骨精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这有问题?”

    “这话没问题,可是放在你身上,怎么如此怪异。”这个念头在沙悟净脑海中转了几圈,终究没有说出口。

    在文武百官漠然的目光中,白骨精挥袖收起两宫皇后,六位太子,招呼摩轲,一起向外走去。

    假皇帝眯着双眼,盯着他们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有些阴冷,好像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

    “白骨精啊白骨精,你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

    ……

    却说七人走出皇宫,白骨精放出袖中八人,对着三藏和摩轲说道:“带着他们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诸人一怔,三藏最先反应了过来,情绪莫名地说道:“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放弃。”

    白骨精白了他一眼,说道:“即使有五灵珠在,战斗的余波也也不是你们能够承受住的。所以再开战之前,首先要将你们送出来。更何况,我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答应了离开,就不会赖账。”

    “你的意思是,走出宫殿再走回去,就算是完成了约定?”天篷摊手说道:“亏我刚刚还浪费了那么多的念头,思索你是不是在来的路上中邪了。”

    “你才中邪了呢?”白骨精一脚踩在了他的右脚上,在他饱含热泪的嘶嘶叫喊中,询问道:“话说,你和老沙是想要护送三藏离开,还是留下来对付妖怪?

    说真的,从功德的分配上来说,保护三藏的安危更有利可图。”

    天篷咬着牙,使劲推了他一下:“不要扬长避短。西行路上,最精彩的部
奇术之王全文阅读
分反而在这些妖精身上。别自私的每一次都将我们抛开,独自面对。”

    白骨精笑了,对着他伸出了手掌:“那就走吧,镇压皇宫中的那只妖精,交给摩轲审判。”

    金銮殿中,自从白骨精等人离开之后,文武百官便开始喧闹起来,商议着如何处置被带走的两名皇后,六名皇子。

    心情惴惴不安的假皇帝被他们吵得头痛,猛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够了!寡人宣布,自今日起,取消三宫皇后的官称,改成正宫皇后,由舒洁自己担任。太子只允许有一个,为帝国的继承人,由摩昀担任。

    自此之后,寡人的其余孩子,只能被称作皇子。

    至于被带走的那些人,统统贬为罪民,累及家族。两个家族中的男性全部压入大牢为役,女子卖入妓院为娼。”

    “这就是所谓的帝王一怒,流血漂橹吧?”无声无息之间,一身血红衣裳的白骨精出现在门前,目光疏离地望着满殿人影。

    “该死,你怎么回来了?”假皇帝霍然站起,脸上布满了被愚弄后的怒意。

    “有什么约定阻止我回来吗?”白骨精笑着,召唤出化血神刀:“现在这个大殿中站着的,应该没有多少良人了……妖精,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

    假皇帝双拳紧握,目光阴冷:“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白骨精眉头微蹙:“你想要说什么?”

    假皇帝冷笑起来,说道:“你不会真以为,我只有这点手段吧?白骨精,任你智慧超群,也不会想到,其实你现在的性命仅在我一念之间。之所以保留着你的一条贱命,完全是因为怕那只猴子疯狂。”

    “有话直说,我厌恶和你这种配角磨叽。”白骨精神情不耐地说道。

    假皇帝冷哼一声,双手结印,墨绿色的符文从手印中飞出,在半空中闪耀着光芒。

    与此同时,包括早早逃离这里的三藏在内,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复苏。没过多久,那东西就变成了很多细细小小的蛊虫,在体内乱窜,吃食着血肉。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你应该没有机会下蛊。”天篷脸色微微发白,施展出了所有力量,身上仙气纵横,镇压己身,遏止住乱窜的蛊虫。

    只不过,他对这些看得见,摸不到的东西没有丝毫办法。

    “应该是,饭菜的香气,没错吧?”白骨精画皮之中本就没有血肉,那些蛊虫也钻不透他坚不可摧的骨头,所以是众人之中最为轻松的一个,思索许久,脑海中忽的闪现灵光,询问说道。

    假皇帝微微一顿,满怀赞赏地望了他一眼:“盛名之下无虚士,你很聪明。只可惜,这么聪慧漂亮的女子,今天就要死了……哈哈哈,菩提大阵封锁了这片时空,谁还能拯救你们?!”

    “你觉得,在面对你的时候,我们需要被别人拯救?”猴子眼中闪过一道不屑,换上黄金甲,提起金箍棒,冷声叫道:“先吃俺老孙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