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五十四章:互利互惠

第五十四章:互利互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狠心薄情,什么意思?”西海龙王蹙眉问道:“熬烈,这是什么情况?”

    “水井之中有龙宫,引起了白骨大圣的怀疑。大圣询问这水龙王归属于何方势力,也想要来分一杯羹,结果他是西海中人,受了您的指使来到了这里。”白龙长话短,开口言道。

    西海龙王哂笑,摇头道:“真是荒唐,竟敢污蔑到我头上。水龙王,我且问你,身上可有西海真龙令?”

    “西海之中本就没有真龙令这件东西,我怎么可能拥有?”水龙王无奈道。

    西海龙王目光微凝,沉声问道:“你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水龙王从怀中拿出一卷金黄色的圣旨,严肃道:“这是陛下您亲自写的圣旨,上面清清楚楚盖着西海龙宫的大印。”

    “熬烈,你去看看。”西海龙王道。

    白龙走到水龙王面前,将圣旨接过,细细查看了一番,惊诧道:“没错,叔父,这就是您的西海王印。”

    西海龙王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认真道:“白骨大圣,我对天发誓,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了证明我的清白,以及不让幕后黑手得利,请将这老龙王交给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从始至终,白骨精一直在冷眸旁观,不发一言。这种冷漠的态度,不仅让水龙王提心吊胆,甚至也令西海龙王有些紧张。

    时至今日,伴随着猴子进阶大罗,花果山势力已经膨胀到了极致,如同一个火药桶,一般势力根本不敢去触碰。

    倘若白骨精认定了这件事情和西海有关,认为西海的行为伤害到了自己的利益,从而引发两个大势力的交战,对于任何一方来,都是一场灾难。

    按,有理智的人懂得克制,不会损人不利己。但是白骨精的脉络,没有人敢去试探,因为她出了名的反复无常,难以捉摸。

    “西海的背后,是娲皇,对吧?”众目睽睽之下,白骨精忽的开口。

    不能是背后,这是娲皇对我龙族的恩赐。”西海龙王认真道。

    “都差不多。”白骨精摆手道:“照顾乌鸡国王数年之久,这老龙已经预定了一些天道功德。将他送到娲皇宫去吧,不管他是不是你们西海的人,我想娲皇都能够将他降服……这,是我对娲皇宫发出的善意。”

    西海龙王深深望了他一眼,轻道:“熬烈,你亲自将水龙王押送至娲皇宫。”

    “在不确定水龙王的身份之前,杀了他或许会得罪我,放他离开对自己来没有好处。如此情况下,居然以退为进,玩了这么一手,当真是令人始料未及,刮目相看。”天外天,娲皇宫,娲皇坐在院落石椅之上,看着混沌中的星尘,微笑开口,神情间满是赞赏。

    “应该是奸猾吧?”在她身边,一名黄衣侍女道:“平白的,好像让我们欠了她一个人情。她怎能知晓,不仅是这水龙王,就连整个乌鸡国都是您的布局
阴阳师养成计划吧
。若是没有您给摩轲的天道功德,他一个的仙神,怎么可能引得佛门瞩目,生出贪婪!”

    娲皇瞥了她一眼,语气微重:“不要瞧白骨精。如果她什么都没有看出来的话,怎么会做出这种决定?敖润和水龙王以为,他们里应外合,做出一个局外局的骗局,就能够解除白骨精对西海的怀疑。他们,才是真正的愚蠢。”

    黄衣侍女微楞,心中暗道:“能够敖润陛下愚蠢的存在,恐怕也只有面前的这位了吧?哦不,或许应该加上一个白骨精。”

    “那,娘娘,我们总不能真认了这份人情吧?感觉太憋屈。”

    “傻丫头,你什么时候才能学的聪明一点呢?”娲皇无奈地笑了笑,点了点她的额头:“在西行路上,你觉得我们欠了白骨人情,是对我们好,还是对她好?”

    “当然是……”黄衣侍女刚刚了半句,眼眸忽的一亮:“互利互惠?”

    “还不算傻的太厉害。”

    “是娘娘英明。”黄衣侍女拍了拍手掌,忽的停顿了片刻,不甘心地承认道:“那只骨魔,确实聪明。”

    白龙带着水龙王从地底海域的另外出口离去,白骨精迈步进入水晶宫,缓缓来到水晶棺材前面。

    “我,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你应该能够神魂离体吧?”将棺材盖一掌拍飞,白骨精似笑非笑地道。

    金光从尸体中溢出,凝聚成摩轲的神魂:“你猜出了多少东西?”

    “我什么都没猜出来,我们都可以是演员。”白骨精摇了摇头,淡漠道:“搬起你的肉身,我们该离开了。”

    “离体的神魂搬不起自己的肉身。”摩轲蹙眉道。

    白骨精想了想,将他的神魂塞回身躯,把棺材盖合上,右脚猛地一踏地面,宫殿地面开裂,一股气劲顺着地面,直冲玉棺,将其生生顶飞,穿透琉璃碧瓦,冲进暗黑水域。

    一路之上,白骨精施展巧劲,不断对棺材发动攻击,将极品神玉炼制的棺木,打的裂纹密布,好似下一刻就要碎掉。

    而躺在其中的摩轲,感受着轰击在身边的道道攻击,吓得神魂震颤,整个人都快要疯了。

    “疯女人,暴力狂,哪怕不是背我出去,提着总可以吧?何必要用这种手段?”正当他暗自咒骂之间,哗啦一声,神玉棺材彻底炸裂,感受身后劲风临体,摩轲下意识地运转起神魂中的仙力。

    金黄色的命轮出现,勉强挡住了这次攻击。他的身躯借助着这强烈的反冲力,猛地离井而出,冲向天空。

    “父皇!”井口边,焦急等待的摩缔见此情况,足尖在地上一点,施展轻功飞起,将差点命轮破碎的皇帝抱在怀中。

    “不辱使命,将乌鸡国王平安救了出来。”白骨精微笑着来到三藏等人身边,轻笑开口。

    被打的七荤八素的摩轲,刚刚清醒了一些,便听到了这番话语,好悬没有再次晕过去。·k·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