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五十一章:被支配者的悲哀

第五十一章:被支配者的悲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莲菩萨,我若信你,实不知如何面对过往的人生,不知如何面对山下的父皇和母后;

    我若不信你,万一那立帝货所言属实,无动于衷的我实在是罪大恶极。

    你来教我,应该如何抉择?”良久之后,摩缔擦干了泪水,戚然说道。

    白骨精淡淡说道:“有此顾虑的话,你可以下山问一问你的母后,作为枕边人,她不可能发觉不出乌鸡皇帝的改变。

    或许是为了权势,或许是因为畏惧死亡,或许是为了你,为了更多的东西,她刻意无视了这些事情。

    以往时,她别无选择,现在我来到了这里,可以给你们提供一条光明之路。”

    摩缔言道:“我现在便偷偷下山,询问一下我母后个中曲直。倘若,倘若……”

    “不行。”不待他说完,白骨精干脆地挥手道:“千万别小看了你那假父皇的实力,就算你潜伏的很深,一旦暗中下山,也会在第一时间被他察觉。

    届时,未免又是一场大麻烦。

    我看这样吧,你就在这林中待着,天黑之后,跟随着大部队一起下山。后半夜中,我会给你创造机会,引走那假皇帝,届时,你便可趁机去见你母后,详细问一下这几年来你父皇的变化……”

    定好计策,白骨精驾云离去。却说这乌鸡国三太子心中挂念着事实真相,再也无心猎熊,唤醒众多沉睡中的属官,无头苍蝇一般在山中乱窜,等待着黑夜来临。

    终于,残金万道的太阳彻底没落西山,远方天际残余的光明渐渐消散。摩缔带着一群清醒过来的属官,不动声色地回到军帐之中。

    七位皇子,数十位皇族少年,一起上山,结果竟是没有一人猎到真熊。万幸护卫队也在半下午的时候出发,打下了不少野味,这才让众人在深夜中吃上香喷喷的烤肉。

    后半夜中,月黑风高,燃烧着熊熊篝火的军营上空,忽的狂风大作,阴冷至极,将所有火焰吹灭。

    借助着星辰微弱的光芒,众人隐约可以见到,云层之内,一条千丈黑龙跨界而来,乌黑而锋利的龙爪,如同利剑,刺破苍穹。

    龙身舞动之间,阴云汇聚,鬼神退让。

    龙眼眨合之间,血光冲天,煞气惊人。

    “灭世的魔龙!”军队大哗,敢于拼杀千军万马的精锐士兵,在这一刻,如遭雷劈,无心反抗。

    “何方妖龙,意欲何为!”假皇帝抽出宝剑,身上散发出刺目的金光,缓缓升空,犹如一尊正义的神祗。

    黑龙微微低头,露出了一个带着半边银蝴蝶面具,青丝长发,身材曼妙的神秘女子。此刻,她便站立在强悍无比的黑龙头上,俯视众生。

    “狮子精,你可愿归附在本座旗下,成为战兽?”女子一身星光闪耀的银袍,手中握着一根巨大的权杖,淡漠开口。

    看着长袖飘扬之间,洒落星辉的女子,假皇帝心中有些惊恐。

    他可以肯定,那只黑龙的实力在他之上,甚至很有可能
都市之国术无双小说5200
是传说中的大罗。而能够以大罗做骑兽的存在,这女子又该强大到什么程度?

    一直以来,他都清楚,三界很大,其中隐藏的强者不计其数。更别提,在三界之外的混沌之中,至今还居住着一些魔神。比如,当年敢和道祖争天地的扬眉道君。

    只不过,知道归知道,可是当这种存在要降服自己的时候,便代表着灾难的来临。

    心念一动,他眉心之中跳跃出璀璨神符,菩提大阵围绕着他缓缓展开:“我不管你是谁,但是别想让我屈服。这里不是我们的战场,可敢与我去星空一战?”

    他在担心,和这神秘女子的战斗会毁灭太多东西,使得佛门的算计全部崩盘。

    “猴子,尽全力的话,我们两个能不能将其镇杀?”龙首之上,女子低声问道。

    “有菩提大阵在,很难,不过将他打残还是有可能做到的。”黑龙腹语说道。

    女子眼中闪过一道战意,传音说道:“那就试试吧,如果成功了,佛门的布局就会出现漏洞……”

    “走吧,前往星空,你会成为我座下的第一只战兽。”白骨精御龙登天,回音飘荡。

    “尔等自行回宫,待朕斩杀了黑龙之后,便回宫大庆。”假皇帝对着身边皇族吩咐了一句,身化金虹,破空离去。

    “那名女子,是白莲菩萨吗?如果是的话,怎么会骑着一只灭世魔龙?这一切,好像变得更加复杂了。”人群中,摩缔抬头望着星空,在心中暗道。

    许久之后,寒意侵身,他才霍然惊醒,望了望乱糟糟收拾东西的皇族,无声无息消失在阴影之中。

    “母亲。”返回皇宫的凤辇之中,正宫娘娘坐在一张玉案旁边,手中握着一本古卷,却是怎么都无法静心。心神恍惚之间,一道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突兀在车窗边响起。

    将窗帘打开,抬目望着作武将打扮的儿子,娘娘心中大惊,疑惑道:“孩儿,你这是什么章程?”

    望着面容中带有疲惫的亲母,摩缔鼻子猛地一酸,强忍着泪水:“有件事情想要向母亲询问,可是父皇严厉禁止我们和您接触,无奈之下,只得出此下策。”

    娘娘闻言,想起这两年过的日子,不由得悲从心来,亦是红了眼眶:“可怜的孩子,你有什么想要问的?”

    摩缔迟疑了很长时间,终于下定了决心,问道:“母亲,你有没有发现,从五年前开始,父皇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

    娘娘蓦然瞪大了双眼,心脏差点都跳出胸腔;“我的孩啊,你打听这个要做什么,莫要无端生出是非。”

    知母莫若子,见她神色,摩缔便已经知晓了答案,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握紧了双拳:“所以,飞天的那位不是我的父皇,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认贼作父,当了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娘娘身躯一颤,眼中饱含泪水:“这是命,是命啊。你也见到了,那人法力滔天,你我凡人之躯,如何能够违抗?这天道便是如此,难不成我们要为此送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