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四十六章:狗眼看人低

第四十六章:狗眼看人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两名武僧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难色,气氛一时尴尬。

    三藏无奈,没办法和他们计较,认真说道:“劳烦两位将管家师傅请来,我有问题想要向他请教。”

    两名武僧齐齐点头,竟是一起转身,快速跑向山腰宫殿间。

    “老爷,外面来了一个风餐露宿的和尚,带着四名长随,指名要您去见他。”两武僧一起来到一座宫殿前,其中的一名开口道。

    “是官佛爷,还是野和尚?”管家师傅从床榻上坐起,托了托自己肚子上的肥肉,将自己坐的更舒服一些。

    “看穿着,看神色,看气质,看随从,不像官佛爷,也不像野和尚。”另一名武僧接口道:“总之很诡异,不像是凡人。”

    管家师傅想了想,艰难地从床铺上站起,言道:“两个废物,看人都看不清楚。去,召集武僧,如果对方是官佛爷,就夹道欢迎。如果对方是野和尚,就把他们请下山去,我宝林寺乃是国朝圣寺,不能被脏和尚染了黑尘。”

    两名武僧恭敬领命,不多时,便领着百余个武僧走了回来,一行人拘谨的跟在管家师傅身后,浩浩荡荡地走向山门。

    “这丫的是和尚还是社会大哥?”山门前,看着管家和尚霸气测漏的出场方式,白骨精眼角抽搐了一下,轻声呢喃说道。

    “和尚,你可有官位在身?”双方见面,管家和尚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说道。

    三藏一脸惊诧,疑惑问道:“僧乃世外人,为何会有官身?”

    “你说自己来自大唐国,大唐国中僧人没有官身?”管家师傅好像有些吃惊,惊疑问道。

    “闻所未闻。”

    “真是一个佛法贫瘠的国度啊!”管家师傅感叹了一句,抬目说道:“长话短说,和尚,你兜里有几多金银?”

    三藏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再次询问道:“此言何意?”

    “我宝林寺中有规定,只接纳官佛爷,不收容野和尚,以免晦气冲撞了佛祖金身。尔等不是乌鸡国人,上山前需要先垫付金银,净身沐浴,换上新衣才可。”管家师傅一脸认真地说道。

    三藏觉得这人有病,而且病的还不轻,怒道:“大师傅,你这是在侮辱佛祖!”

    管家师傅目光一凝,停顿了片刻,鄙夷笑道:“我看,你们是没钱吧?没钱拜什么佛,不孝敬佛祖凭什么要佛祖庇佑?左右听令,将这几名想要占便宜吃白食的野和尚给我叉下山,防止他们打扰到佛门净地的清宁。”

    三藏呼吸一滞,被他气的胸口起伏,恶气盈胸,身躯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白骨精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帮他理顺了心中恶气,抬目间,气势凌人:“真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下等和尚,你可知面前的这位圣僧,乃是万乘之国中皇帝至尊的义弟,被尊为御弟法师。你这区区千乘之国中的寺庙管事,连给他提鞋都不配,还敢出言羞辱,实在是胆大包天,罪不容恕!”

    管事师傅被她鲸吞万里的强大气势镇住,心中惊恐,强自硬
欢乐大主播笔趣阁
撑:“这不可能,你们的打扮,没有一人拥有富贵相,别想骗我!更何况,纵然你说的是真的又能如何?所谓唐国,我连听都没听过,管他是万乘还是千乘,也打不到我们国度中来,在乌鸡国中,他的身份怎么说都不可能比得上我。”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白骨精没有心情和蛀虫一般的管事辩论,右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面,直接将其砸进了坚硬的地面之中,却没有使对方孱弱的身躯受伤:“你可以在地里面慢慢想,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才能出来。”

    “白骨……”三藏抬目开口。

    “不要给我说甚么大道理,我不想懂,听着也烦。”白骨精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语。

    三藏哑然失笑,摇头道:“我没想过教训你什么,只是想要说一句话,你做的好。”

    白骨精一怔,目光惊讶的望向他。

    “我珍视生命,但是并不迂腐。”三藏没有长篇大论的解释什么,意简言赅。

    白骨精明白了过来,从始至终,这个三藏和原著中的唐僧,就不是一个人。西游记的故事对自己的影响还是太大,时不时的就会令自己对三藏产生偏见。

    “这位女施主,我劝你还是将管事师傅放出来吧,否则的话,我们只能对你动手了。”武僧之中,领头的一名大和尚严肃说道。

    “我不懂你们的世界观,但是三藏觉得这是错的,那么这就一定是错的。不管你们是否遵循着本心,都是在助纣为虐,一起在地下好好思索一下吧,自己的行为究竟有没有德行。”白骨精身体化光,转瞬之间,将所有人都拍进了地中。

    这就是力量的魅力,对弱小者,有着操控一切的权利。

    一行人越过百余颗人头,来到宫群中,只见乔松四树茂盛,叶如华盖,稀稀疏疏的月光透过叶子间的间隙,洒落在一行人肩上,平添了几分诗意。

    三藏见佛拜佛,先后拜了文殊,普贤,地藏王,观世音,后又拜了药师佛,弥勒佛,如来佛,阿弥陀佛,最后出来的时候,已到深夜。

    与他们的闲适不同,寺门前,被种在地里的和尚们可谓是受尽了折磨,绷紧了的精神已经到达了极限。当天空开始莫名其妙的飘雨后,心灵彻底崩溃了,哭天喊地,乞求着三藏等人将他们放出。

    “这雨,来的好蹊跷啊!”站在大雄宝殿内,听着外面呜咽的狂风,看着外面漂泊的大雨,三藏轻声说道。

    “是啊,是啊,好蹊跷。”白骨精打了一个哈欠,抻了一个懒腰,淡淡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去睡觉了,不管什么事情,别喊我。”

    三藏拿他没有丝毫办法,只得转目望向身边白马:“龙马啊龙马,这些僧人也知道错了,你去将他们救出来吧。”

    龙马连连摇头,认真说道:“法师岂不闻解铃还需系铃人?我能够将他们救出来,但是也怕白骨找我麻烦啊。要我说,您还是别管这件事情了,白骨总不至于在您面前杀生,给这些精神有些病态的和尚一些磨难,未必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