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二十章:怦然心动

第二十章:怦然心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距离白骨精等人还有三十步时,踏云狂奔的黑豹终于停了下来,豹背上的道人擦去额头冷汗,心思百转,决定了自己要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危机。

    “齐天大圣,白骨大圣,你我双方各为其主,相互算计纯属正常,就如同你在天宫时期一样。

    按常理说,算计失败,遭到反噬,乃是咎由自取,认杀认剐悉听尊便。

    可是,这一次我是作为截教使者过来的,代表的是截教的门面和尊严,你若是杀我,会遭到截教疯狂报复,得不偿失。”

    白骨精眸光阴冷,轻笑说道:“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纵然没有你在,截教对我的报复何曾停止过?更别说,你也只是其中的一环而已。申公豹,永别了。”

    “轰隆隆……”

    番天印凭空出现,在半空中不断变大,降落下来,砸向申公豹,空气被印上的神力打爆,发出不绝于耳的轰鸣。

    “完了,我命休矣!”无论是封神时期还是现在,申公豹从来都不是一个强者,最多算是一个智者。在八转地仙的全力攻击之下,根本没有丝毫胜算。

    “吾的番天印,汝用的很顺手啊!”厚重仙音陡然响起,无数闪耀着仙光的字符从天空降落,如同片片雪花一般,砸落在番天印上面,爆发出极致光芒。

    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之下,番天印下落的速度逐渐变缓,双股颤颤的申公豹赶紧驱使黑豹,逃离了大印砸落范围,高声叫道:“广成子师兄高义,师弟将来定当全力以报。”

    青虹由东天而至,一袭道袍的广成子碎光而出,眸光复杂地瞥了一眼申公豹。

    除了师尊元始天尊和他之外,世间无人知晓,申公豹当初和玉虚宫做出的交易。而纵观封神全局,倘若不是有他在,截教败亡的也不会那么迅速。

    道友请留步,短短的五个字,成为了无数截教门徒,乃至散修宿老的梦魇,令人闻之色变。

    也正是因为种种历史遗留问题,纵然他不想要拯救这丧门星,最终还是站到了这里。只不过,还需要另找一个借口,来掩饰这个目的。

    “滚!我并非为了救你而来。”见到申公豹想要向自己靠拢,广成子挥了挥衣袖,将他扫落至一旁。

    申公豹脸上的感激之色不变,御使着黑豹就要离开,就在此时,他蓦然间感觉自己身体一沉,好似背负了一座泰山。垮下坐骑更是不堪,双膝一软,竟是跪了下来。

    而导致发生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猴子望了他一眼。

    “我没有开口,你怎么能够走了呢?”猴子收回目光,申公豹身上的压力骤然一轻,不过却是彻底打消了逃跑的想法,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等待着最后结局。

    “杨戬,你应该知道我和白骨精之间的恩怨吧?”广成子没有去管申公豹,反而是转目望向二郎神。

    “知道,现在她手中还握着番天印。”二郎神恍惚间意识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果不其然,广成子当即便变了脸色,喝问说道:“既然清楚,你也当知这白骨精是何等货色,为何要救她性命,甚至助纣为虐?”

    二郎神沉吟了片刻,说道:“因为我觉得,玄都法师真的做
重生之学霸攻略最新章节
错了,他的想法有问题。”

    广成子冷哼一声,说道:“满口胡言,我看你的想法才有问题。现在,我以师伯的身份命令你,攻击那只猴子,为我拖延时间。”

    二郎神转目望了望,只见白骨精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好似也在等待着答案。

    “师伯,对不起,恕难从命。”二郎神是一个很高傲的人,通常很高傲的人都有自己的思维和主见,不会因为身份地位,盲从他人的观点:“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见到白骨精做错了什么,反而是诸教强者不断因为各种原因挑衅。我的心告诉自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这里。”

    “孽徒,你居然敢为了一个妖精,无视师伯的命令!”广成子勃然大怒,召唤出一根布满黑铁倒刺的长鞭,一鞭抽向二郎神。

    “啪!”

    长鞭抽击在二郎神的银甲上面,割裂了甲胄,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啪,啪,啪……”

    鞭响声不断,不多时,二郎神的银甲就破碎的不成样子。因为没有施展神通抵抗,他身上的伤势亦是十分可怖。

    “够了。”某刻,白骨精终于收回了番天印,放回天狐戒内,手持化血神刀,斩飞钢铁长鞭:“广成子,不要把你自己的价值观,强行加诸给别人,并且指责对方错了。有能耐你来杀我,休找别人麻烦。”

    看着挡在自己身前,英姿飒爽,气势昂然的女子,二郎神忽的感觉自己心中一热,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渐渐浮现。

    “你觉得我杀不了你?”广成子冷笑,一鞭抽向她的身躯。

    猴子目光一凝,刚要出手,之前就说要走却始终未走的玄都,挡在他身前:“有我在这里,你过不去。”

    猴子狞笑:“如果白骨受到了什么伤害,我便掀翻了兜率宫,打碎八景宫,灭了你人教道统。”

    玄都心中惊悚,冷汗微凝:“就连圣人都不敢说此大话,当真是不知者不畏。”

    “啪!”

    就在此时,广成子的鞭影落下,重重抽在白骨精的八扇神门之上,留下深深裂纹。其中蕴含的狂暴力量,使得她的脸色白了数分。

    “啪,啪,啪……”

    鞭影不断落下,神门不断开裂破碎,白骨精的实力终归是差广成子太多,神魂震荡,双眸微暗。

    在她身后,怔怔然望着她坚毅背影的二郎神,此时,终于明白了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是什么。

    那个词汇叫做:怦然心动!

    “差不多了,我现在已经尽了自己最大努力,回报二郎神的救命之恩。这段因果已抵,是时候逃离了。”内视着自己快要枯竭的仙元,白骨精心中嘀咕着,准备抽身后退。

    至于他离开之后,二郎神会如何,已经不再他的思考范围之内。反正,他们两个今日都帮助了对方,谁也不欠谁的了。

    正当白骨精汇聚起体内所有的仙元,准备自爆身躯逃离时,一抹刀光蓦然闪现,为他挡住了漫天鞭影。

    “师伯,够了!”盔甲破碎,形象狼狈的二郎神走到白骨精身前,抬目望向悬浮当空,高高在上的仙人:“到此为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