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十章:扑溯迷离

第十章:扑溯迷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如果,我说不呢?”观世音冷漠说道。

    “你有拒绝的能力,却不一定有带走她的实力。”云霄说着,从怀中召唤出一方手帕大小的玄色阵图,丢向空中,肃然说道。

    那玄色阵图在飞行的过程中不断变大,混沌气息弥漫,镇压一域。一名头戴玄鸟古冠,身着青色长衣,留有三缕黑髯的中年道人虚影自阵图中遁出,脚踏其上,淡漠说道:“观世音,你再一次忘记了圣约内容。”

    “我不会在同一个障碍面前跌倒两次。”观世音微微一笑,说道:“这具身躯,是我被封印之后的本命神魂,本身携带的力量,并未超出圣人层次,不算违规。”

    “你这是在作弊。”中年道人喝声说道。

    “圣约之中,可有规定不能这么做?”观世音反问说道。

    道人一时语塞,半晌开口:“既是如此,便只有做过一场,成王败寇……观世音,可敢入阵?”

    观世音笑了笑,转目看向猴子,挥手一招,七宝妙树震碎了猴子的神魂控制,来到她身边。

    “昔日学艺未精,险些身死诛仙阵中,引以为半生遗憾。今朝佛法贯通,再踏诛仙剑阵,却是感觉稀松平常。”眨眼间来到阵图上面,进入了另外一个宏大的世界,观世音感叹说道。

    道人眉头轻佻,挥手间,一道黑色剑气飞射而出,横贯苍穹,凶猛斩杀向观世音。

    剧烈的战争在此方空间中爆发,仅仅是散落的余波,就划破了天空,开裂了大地,骇人听闻,被外界群仙看在眼中。

    正当群仙心中激荡,神魂遐思之际,碧霄不顾两尊圣人之间的约定,悍然出手,金蛟剪化蛟而出,再度咬向百花羞。

    “唰……轰!”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忽而之间,青黄赤黑白五柄颜色各异的宝剑,自西方而来,缩地成寸,跨越亿万里路途,轰的一声撞击在金蛟剪上面。

    短兵交接,蛟龙被五柄长剑刺穿,一声悲鸣,狼狈返回碧霄身前。

    “五色神光,孔雀大明王!”看着这五柄宝剑,三霄眼中闪过一道惊惧,竟是比对观世音还要忌惮。

    万佛诵经声渐渐响起,直达神魂深处,振聋发聩。一名衣着白衣,面容清雅俊秀,眼光清亮的青年男子御风而至,伸手拂过五柄宝剑,将其化作五根孔雀长羽,执在手中,微笑着对百花羞招手:“过来。”

    百花羞痴痴望着这近乎于完美无暇的谪仙,耳畔传来他柔和的声音,心脏都快要酥了,下意识地点头,动身。

    “魅惑之术?”白骨精轻声呢喃。

    “差不多,只不过佛门将其称之为渡化。”猴子冷笑,一脸不屑。

    眼看着百花羞就要走到孔雀大明王身边,三霄忍不住动手了。云霄失去了混元金斗,丢出了一块打神石;琼霄身躯飞掠,刺出了明光剑。碧霄手持金蛟剪,挥动起漫天金光,冲杀而去。三仙一起出手,声势浩大之间,却也暴露出她们内心的焦虑和不安。

    孔雀大明王挥舞了一下五色长羽,五色神光疾速飞出,将百花羞唰进了至宝空间。意念一动,长羽化剑,凌空激射,与三仙战在一起,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这五色神光和七宝妙树的七色神光,如出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吧
一辙。”猴子眯眼说道。

    白骨精点了点头,叹道:“看来百花羞今日是死不了。”

    半晌,诛仙阵图之内分出了胜负,通天圣人的一道灵身,终究不敌观世音的本命神魂,被她撕裂了阵势,破阵而出。

    “现在,可以将三藏放出来了吧?”踏出诛仙阵,观世音整理了一下微皱的白裙,抬目说道。

    通天灵身显化,对着奎木狼点了点头,后者没有丝毫迟疑,快速将一只白虎放了出来。

    观世音呼出了一口气,瞥了白虎一眼,将七宝妙树重新扔给猴子,和大明王一起化虹离去。

    胜负已分,他们已经没有了留在这里的必要。

    “孩子们,我们回家,真正的家。”因为观世音并未带走两只狼崽,所以奎木狼心中的抵触并没有多深,双臂托起两个孩子,带着他们一起,跟随三霄返回天外天。

    “所以,这件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几乎就是两个看客?”热闹的人群散去,仅余西行六人,白骨精恍惚之间意识到了这件事情,惊讶说道。

    猴子耸了耸肩膀,无奈说道:“如果这是一难,天篷,沙悟净,三藏,黄袍怪,百花羞五人是前半段的主角,观世音和三霄是后半段的主角,通天灵体和孔雀明王是意外之喜。我们两个,就是你以前说过的打酱油的。”

    “还是不够资格啊!仅能以自己的生命为威胁,过过嘴瘾。”白骨精深吸了一口气,振奋精神:“你我都要努力修行了。若是以后的劫难都是如此,我们连插手的实力都没有,这通天之路就完全是在暴遣天物了。”

    猴子双眸中闪烁起金辉:“说起来这个,我已经感受到了境界间的壁障,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突破了。”

    “你这个怪胎。”白骨精摸了摸鼻子:“纵使我被师尊用八宝锻神丹养着,也差你远矣。”

    “我的实力就是你的战力,何须一定分出你我?”猴子真诚说道。

    “话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在那里酸了,这里还有一个麻烦没有解决呢?”天篷无奈地望向他们,指着眼眸带笑的白虎说道。

    “麻烦?你们解不开这种变化之术?”白骨精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正常的交流经他这么一说,便充满了基情腐意,使人不忍直视。

    “废话。”一起同患难,共生死,天篷和两妖的关系更近了一些,少了许多客气:“你们快点看看吧,三藏身躯中的禁制很厉害,让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话说回来,观世音走的时候怎么连看都没看三藏一眼?更别说为他破解禁制了。”

    “大乘佛法和小乘佛法之间的矛盾已经无可调和,只是为了佛门的昌盛,才不得已结合在一块。这种情况下,就算观世音想害三藏,我都不感觉稀奇。”

    “这不对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为何要来救三藏呢?怕他死了之后,影响到佛门的兴盛大计?”沙悟净轻声说道。

    猴子沉吟了一下,试探着开口:“你们说,她有没有可能专门为百花羞来的?先是道出过往真相,还原了当初的场景,让奎木狼对百花羞彻底死心。而后给了百花羞生的希望,使她将佛门看作了救星,心甘情愿的加入佛门之中……”

    话语声刚落,此间忽的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