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九章:激烈争辩

第九章:激烈争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戮杀亲子,蒙蔽夫君,如此不德毒妇,为何不能死?”琼霄怒喝说道。

    “不曾亲自经,你便无法理解当事人的感受。易位思考,你莫名被一只丑陋之极的妖魔劫掠,强占为妻,日夜奸yin之后更是诞下蛇鼠妖孽……经了这些事情,你的心性又能比她好到哪里去?”观世音肃穆说道:“当然,倘若你心中不服,觉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强悍,可以直言,我能够给你这样一个人生,容你试练。”

    无比平静的一番话,却令不少人心中翻起惊天波澜。

    世间生灵,大多都是自私的。见到人间惨剧,心好的会生出一些怜悯,做出一些施舍,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心不好的,更是会幸灾乐祸,甚至暗骂别人前生一定做了什么孽。

    可是,很少有人会去想,当这惨剧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自己会不会渴望在黑暗中,出现一只光明而有力的手掌,将自己拉出深渊?

    诚如观世音所言,黄袍怪是百花羞的灾难,摧毁了她光明的未来,将她深深拉进地狱之中,心灵无时无刻不再承受着摧残。如此情况下,谁又能保持本心良善不变?

    “不管怎么说,不管怎么粉饰罪恶,孩子都是无辜的。”在所有人默然之间,白骨精认真说道:“更何况,那两个孩子,哪怕是心中怕的要死,哪怕是双腿都在颤抖着,可是,他们深爱着给于自己生命的这个女人,不惜用生命来守护她的安危。可是,他们没有死在天篷和沙悟净的手中,而是死在了自己母亲手里。百花羞的这种行为,完全违背了情感上的人道,所以,不可原谅。”

    观世音冷笑:“不可原谅?那就把你许配给猪狗野兽,看看将来你的心性会不会比她更加扭曲。”

    “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会,肯定会,而且会更加疯狂。”白骨精开口道:“但是,就算我认证了这种情况,对这个事件又有什么意义呢?一个人犯了罪,当他的罪行理由变得可以接受之后,这罪就不存在了?”

    “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指责别人有罪?”观世音嘲讽说道。

    “我没有在指责什么,只是在单纯的阐述一件结果。”白骨精感叹说道:“我心中没有良善,不觉得百花羞欺骗自己的所谓夫君,有什么过错,只是有些心疼那两个颤抖着守护母亲的孩子。”

    观世音秀眉微蹙,最终却沉默了下来。

    “其实,我有一点不明白。”猴子开口道:“你为何要救百花羞?”

    观世音深吸了一口气,神情渐渐平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百花羞和佛门有缘。”

    “放屁!”不知为何,听到这句佛号,白骨精心中一片暴虐,冷笑说道:“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如此,不管犯下了如何罪过,把头一剃,拜入空门,就可以免去一切罪行?这对于那些因此遭劫的生灵来说,是何等的不公,妈的,刽子手杀了人,把刀一扔,就能成为神
放纵的青春期帖吧
佛,真荒唐。”

    观世音微微一怔,一字一顿地说道:“佛法博大精深,这句话,本质的含义是在劝恶人向善……”

    “佛法博大精深,可是,我不信佛啊!”白骨精轻声说道:“我没研究过所谓佛意,体会不到其中的真意。其实不止是我,这世间有很多人都不信佛,我们只会看自己看到的,听自己听到的,以及审视最后的结果。而最后的结果就是,佛门收容了太多的罪孽之人,堪称藏污纳垢之所。”

    “住口!”观世音柳眉倒竖,呵斥说道:“白骨精,别因为你自己的无知惹来杀身之祸!”

    “我的命就在这里,有能耐你就拿去。”白骨精目光幽深,轻轻说道。

    观世音还未开口,猴子却向前了两步,将有些压抑的白骨精挡在身后:“我不死,没有人可以拿她性命。”

    “身为一颗棋子,不要总想着挑衅棋手的威严。”观世音冷漠地望着他:“你觉得,我杀不了你?”

    “到此为止吧。”就在此时,天篷忽的笑了,轻道:“白骨精啊白骨精,你比我印象中的形象要好太多了。一个有人性的生灵,说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可是,关于百花羞的事情,是佛门和截教的故事,你何必要给自己找麻烦?话说回来,以你现在的实力,能改变故事的结局?”

    这话说的很不好听,甚至带着刀锋,一点点割在白骨精心中。

    圣人之下,皆是蝼蚁,不管他如何闹将,都很难阻止观世音的任何决定。

    “我要变强,我要成圣,我要天地间的任何生灵,都正视我的决定!”白骨精面无表情,神魂却在身躯中呐喊,沸腾了一腔热血。

    如果说,改变相位,是他入世以来到现在的第一个大目标。那么以往就存在于心中,此刻勐地爆发出来的这句话,则是他第二个大目标。两者相比,后者完全是近乎于天方夜难的誓愿。

    君不见宇宙亿万年,众生多于云烟,天仙凤毛麟角,而那永恒不变,用或冷漠,或沧桑,或麻木,或审视目光看着这个三界的圣人,一共不超双掌之数。其中有圣位的,更是只有六人。

    若是他将这番话说出口,那将会变成比地藏王发下的誓愿更大的誓愿。

    随着天篷的一番话响起,白骨精静默,观世音好像也没有要为那她的意思,这却是让截教众仙大失所望。

    此时,他们心中最渴望的,莫过于西行的两位主角,和观世音因为百花羞彻底闹翻。纵然前两者肯定不敌后者,但是只要为他们争取片刻的时间,他们就能够杀掉百花羞,继而从容离开,成为这件事情中最大的受益者。

    “将三藏放出来吧,我可以放你们离开。”一切又重新回到了原点,观世音抬目望向奎木狼,不容置疑地说道。

    “放了三藏可以,不过,我要将她带走!”奎木狼神情萎靡,指着百花羞,声音沙哑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