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三章:四幕【二合一章,感谢hellokitty!!的万赏】

第三章:四幕【二合一章,感谢hellokitty!!的万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为什么会觉得远古皇族做不出这种承诺?”三足金乌平静说道:“难道非要从我口中听出一个震耳欲聋的名字,才会使你产生一些信任?”

    “你说的没错。”猴子神情认真:“无论是帝俊还是太一的传承,无论是天帝身份还是天庭底蕴,都需要一个名望响彻天地的传奇提起。因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有极尽辉煌之后隐居的神圣,没有从始至终都无名的强者。”

    在猴子看来,这个世界疆域很大,不算界外混沌,仅仅是三界,就广袤无边,圣人都无法掌控一界。

    这个世界圈子很小,不算芸芸众生,仅仅是地仙,就数量有限,天仙之上的神圣更是几乎家喻户晓。

    修行,不是隔绝于世,吞吐仙霞,而是融身在大世之中,分毫必争。争不过别人的,就会泯然众人矣。

    故而,猴子无法相信一个籍籍无名的存在,能够帮助他得到那些东西。

    “你和我的想法,在根本上就有着较大差异。”三足金乌开口道:“在我看来,所谓名望的高底,只取决于个性上的差异。喜欢风光的仙神,花费时间去做两件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就可以成为普通仙人口中的传奇……我是远古皇族之妖,名为帝灏,乃是帝俊胞弟。巫妖大战末期,帝俊就隐约间看到了远古天庭的结局,随即交给我了振兴妖族的重任。只可惜,我天赋平平,也没有吞并三界的气运,没能挽救没落的妖族。”

    “到此为止吧。”猴子眉头微蹙,像是在思索着对方的话语,半晌,忽的抬目开口。

    三足金乌微微一怔,疑惑道:“为什么?”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始终没有说实话,这让我无法放心。此外,最重要的是,我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也不喜欢你口中的未来。因为,那会让我失去很多东西。”

    “是为了白骨精,没错吧?”三足金乌顿了一下,认真说道:“我听说过你们之间的故事,知道你为了她,可以放弃一切……你不是没有野心,不是没有勇气,而是不愿让她因为自己受到任何伤害。毕竟,天帝之路,比你们现在经历的西行之路,还要凶险万分。”

    猴子郑重说道:“不要将主意打到她身上,后果你承受不起!”

    三族金乌扑闪着金翅,缓缓高升:“美人乡,英雄冢,你的锐气全部磨灭在了白骨精身上,将来难成大器。罢了,罢了,这世间的妖圣不止你一个,我迟早会挑出最适合的天帝继承者。届时,你会是他不可绕过的敌人,是他统一妖族的踏脚石!我只希望,到时候,你也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猴子右手微微握起,最终却没有出手,面容淡漠地望着对方离去。

    并非是他忽的心软,或者是在忌惮什么,而是在他想要出手的那一瞬间,神识彻底无法定位其踪迹。

    换言之,三足金乌明明就在他的面前,却已经和他不再同一个世界……

    南海,紫竹林。

    青竹葱郁,风吹过,哗哗作响。

    百花盛放,竞芬芳,香飘十里。

    凉亭雅舍,茶香袅袅,如有灵性,在半空化作祥瑞模样。

    一名衣着雪衣,青丝微荡,肌若美玉,肤胜白瓷,眼眸之中闪耀星光的圣洁女子,静谧坐在亭中石椅上,看着杯水青茶。

    茶中有画,自水帘瀑布到苍茫山脉,一直锁定着一只金黄色的萤火虫,追随着他的足迹。

    “观其神魂,是纯正的金乌血脉无疑。可是远古天庭之中,帝族仅有十二金乌,其中帝俊和太一身死,九只皇子被后羿射杀,唯有小十活了下来,何曾有过第十三只金乌?帝灏?帝俊的胞弟……荒唐!”

    许久之后,观世音微微出了一口气,灵眸微寒,心思百转,计上心头,问道:“龙女何在?”

    “拜见菩萨。”光华闪过,一名银发披肩,头生双角,面容妖异的童女缓缓跪倒亭外,叩首说道。

    “唤灵眸尊者前来见我。”

    灵眸尊者?

    龙女微微一怔,想了许久,才从西天中的无数尊者之中,忆起一个面容普通,身高普通,法力普通,事迹普通,一切都极为平凡,以至于被人彻底忽略的神圣。

    她对这位尊者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昔时曾逢面的份上,其余的部分,几乎是一片空白。

    她不清楚菩萨为何会召见这么一位普通尊者,可是她心中明白,出现这种情况之后,就代表着这尊者并不平凡。

    在观世音面前,她不敢露出丝毫疑惑,甚至只能将自己的想法深埋,站起身,快步融入到风中。

    数刻后,一尊衣明黄色僧衣,披浅红色袈裟的青年和尚化虹而至,站立在凉亭之外,不稽首,不行礼,不宣佛号,抬目睁着一双冰冷幽深的眸子,望着观世音,龙女跟随在他身后。

    “你先退下。”两名仙神相互对视了片刻,观世音对着龙女言道。

    龙女心中微叹,其实她很想要留下来看看,这古怪的灵眸尊者身上究竟有何秘密……只可惜,圣不遂人愿。

    待她走后,观世音站起身来,明明身高不如灵眸,却有俯视对方的感觉:“六耳,你入佛门几时了?”

    “八百三十一年。”

    “凭心而论,这八百三十一年,佛门待你如何?”

    “救我性命,赐我法力,传我神通,给我莫大信任与权利,恩重如山。”灵眸平静说道。

    “你明白就好。”观世音说道:“让你执掌法眼,监看三界,其中虽然有利用你天赋神通的因素,但是这并不能抹杀佛门对你的恩惠。所以,现在轮到你报答佛门了。”

    灵眸说道:“菩萨有话请直言,不管是否在能力范围之内,我都会尽量去做。”

    观世音神情渐渐肃穆,郑重说道:“接受帝俊和太一的传承,获得远古妖族继承人的位置,在三足金乌的帮助下,整合四海八荒妖族,成就妖族天帝果位……在实现这些任务之前,首先,你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取得一只神秘金乌的信任!”

    ……

    ……

    碗子山东十五里,黄竹林。

    一只神力狼爪穿透水镜,定住了时空裂缝,带着响亮的轰鸣声,
迷失边缘全文阅读
冲向沙悟净。

    “奎木狼,你敢以下犯上?!”沙悟净飞退,召唤出月牙铲,舞动如龙,千百招用尽,堪堪斩碎神力狼爪。

    水镜炸裂,身披黄袍,面容丑陋的妖魔踏空而至,提刀冷笑:“以下犯上?大元帅,我现在已经不在天庭仙列之中,谈何上下?”

    “你能保证自己永世不回天庭?不回归二十八星宿神君的行列?”沙悟净言道:“就算你愿意,截教也绝对不会愿意,他们不能接受失去这个官位之后丧失大量的气运。”

    黄袍怪脸色微变,眼中闪烁着凶光,举刀下劈:“那就在你重新获得元帅神位之前,杀掉你!死无对证之下,谁能定我罪责?”

    沙悟净神情阴郁,捏碎一枚神符,召唤天庭兵锋。

    他的强大,从来都不在个体战力上面。西行队伍之中,不管是猴子还是天篷,甚至白骨精,单打独斗的情况下都能将其完虐。

    这就好比拿吕布,关羽,赵子龙三人和司马懿相比。每个人都是极为强大的,只是强大的方面不一样。

    长刀劈落,青光破空,锋利地寒芒妖艳而冰冷,眨眼间到了沙悟净身前,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滚!”

    一声断喝,如同九天雷霆,月牙铲上面浮现出无数明亮神纹,煌煌然逆冲而上,与青光刀芒轰然相撞。

    “轰!”

    方圆百里之内,仙气神力纵横,天空失去了光明,大地开裂出深纹,枯黄的竹林彻底湮灭,竹粉飞扬。

    沙悟净被狂暴的力量轰退,嘴中咯血,不过神情间却不见丝毫焦虑,紧张。因为他看到了半空中飘来的云朵,耳边听到了低沉的鼓声。

    他的刀来了,剑到了,最强战力即将登场。只要站立在近卫军的军阵之中,除非对战天仙神圣,亦或者是对阵同样的兵道大家天篷,否则的话,他将战无不胜。

    同殿为官无数年,黄袍怪岂能不知这个道理?于是在天兵降下之前,发动了疯狂攻击,青芒如草,狂暴生长,斩碎虚空,浩浩荡荡的直冲沙悟净。

    沙悟净挡不住这近乎于禁咒的攻击,不过他还有法宝。神霞闪耀之间,一方金黄色的圣旨陡然出现,挡在他的身前。

    圣旨一出,平定天地,刀罡草影被生生定在半空,一点点的卷曲,破碎,消散,有种莫名美感。

    在这一瞬间的功夫,天兵落下,沙悟净登上了战车,鼓声从低沉蓦然转化为高昂,令人热血狂涌,万千铁箭落下,似是洪流。

    黄袍怪以攻代守,刀破箭幕,在黑色的洪流之中,逆冲而行。

    双方各展神通,打的天昏地暗,不可开交,却是不知碗子山内,石塔之中,一名美艳动人的少妇,将三藏救出了炉鼎。

    ……

    ……

    陪着七公主和紫儿两女,看遍了春暖花开,夏至星繁,秋落梧桐,冬雪飘扬,渡过了一段美好惬意的时光,白骨精带着两人,重返花果山内。

    傍晚时分,残阳如血,照射在轰鸣的瀑布上面,反射出璀璨光芒。

    前凸后翘,曲线玲珑的少女,抱着长刀,顺着阳光,从光芒万丈中而来,挡住了三人前路。

    “你居然还没走?”白骨精一脸惊讶,疑惑问道。

    “有心结未曾解开,没办法离开。”

    白骨精轻笑,说道:“怎么才算解开心结?杀了我,或者找到你的那同门师兄弟?”

    “我决定要去继续找寻他的踪迹,一日找不到,一日就不回师门。不过在此之前,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先说什么事情,然后我来考虑要不要答应。”白骨精平静说道:“不过你最好也别报太大希望,因为我们两个确实没有什么交情。”

    卵二姐无语而笑,摇了摇头:“接我三刀,三刀之后,不管结果如何,你我两人,恩断仇决,自此不再存在因果。”

    “尽管明白你是想要过自己心里的那一关,想要证明自己确确实实在为同门复仇,可是,我凭什么要配合你?”白骨精淡漠说道:“这个条件,我不会答应,你爱走不走,不走就在这里给我守护山门吧,反正我不介意。”

    卵二姐气苦,羞恼说道:“你就不能有些妖圣风度?更何况我本来就没想过……”

    “没想过什么?杀我?”见她话语戛然而止,白骨精来了兴致,笑着问道。

    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卵二姐对同门有些愧疚,轻道:“和我了解因果不好吗?从此之后,我不会再来烦你。”

    “除了铁了心要杀我的那段时间外,你在我心中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弱了,还到不了厌烦的程度。”白骨精开口道:“所以,我还不想和你了解因果,此外,总感觉和你纠葛在一起,将来会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比如,真正面对扬眉一门的时候。”

    卵二姐无奈,不过到底不是那种小家子气,心知自己在花果山内伤不到白骨精,直接御风升空而去,唯有飘渺的声音缓缓而落:“白骨精,你我最好永世不再相见……”

    “永世不再相见……”白骨精哑然失笑,神情渐渐地却认真起来,呢喃说道:“话说,我今日的决定,不会在她心中孕育出心魔吧?”

    “心结和心魔,往往只在一念之间。”七公主转目说道:“从你拒绝她请求开始,她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结,非你不可化解。”

    “怎么说的和情劫似的。”白骨精失笑,转目望向紫儿:“自己回房间吧,我有一些悄悄话要给你娘亲说。”

    回忆起这几日来,在自己离开之后,两人帐房内传出的妖媚声音,紫儿脸色烫红,连忙落荒而逃。

    七公主又气又恼,伸手拍了他后背一下:“在孩子面前,不要乱说。”

    白骨精轻笑,陡然间低身,将她拦腰抱起,走向闺房:“以她的年龄,也应该知道这些……话说回来,我觉得敖晴那个丫头就不错。”

    正准备挣扎的七公主微微一怔,迟疑说道:“这不好吧,敖晴终究只是一个女孩子……”

    白骨精手掌托着她丰腴的身躯,心尖微热,轻道:“随她自己的心意吧,只要不受外物操控,不找一个短命鬼,我都能够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