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五十章:此情不可被辜负【卷终】

第五十章:此情不可被辜负【卷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来人话音刚落,镇元子的两截身躯陡然间消失不见,使得白骨精的所有攻击落空。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闲的蛋疼,没事就爱搞风搞雨的黑袍人。”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气息,白骨精脑海中忽的闪过一道灵光,喝声说道。

    黑帝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什么叫闲的蛋疼?什么叫没事爱搞风搞雨?说的他和疯子一样。天可怜见,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无的放矢。

    白骨精无惧黑袍的威势,猴子却有些不放心她的安慰,上前数步,拦在她身前,微微抬目:“下来,我很讨厌仰视别人。”

    属于他的天仙领域疾速扩张,吞并千里,一股浩瀚大力重重击打在神宫上面,纵然防御神纹接连成片,也经不住如此摧残,被强行打落地面。

    “泼猴!”转目望了望破了一个大洞的宫殿,黑帝摸了摸鼻子,无语而笑。

    “尽管明白你的思维有别于常人,可是我也很想知道,你为何要救镇元子?毕竟,他的身份不如波旬那么特殊,对你所谓平衡正邪两道的任务有重要作用。”白骨精疑惑问道。

    “镇元子沐浴千万巫妖血魂而生,为天生怨灵,从根脚和资质上来讲,他对于邪道的作用,比波旬还要重要。我很期待有一天,他能够带领着无数邪灵,彻底镇压那些道貌岸然,假仁假义的仙佛神圣。”黑帝唇角微微勾起,露出魅惑笑容。

    白骨精目光淡漠疏离,平静说道:“他不会有这种机会,因为他放不下对我和猴子的仇恨。”

    “这才更加有趣,不是吗?”黑帝笑着开口:“如果今天他死了,以后又有谁敢找你们麻烦呢?一帆风顺的大道,不会使人成长,唯有挫折和磨难,才能铸就辉煌,你们应该感谢做出如此行为的我。”

    “能杀掉这疯子吗?”白骨精微微蹙眉,向着猴子暗中传音说道。

    猴子摇了摇头:“杀不了。这家伙最近不知得到了什么奇遇,气运之昌隆骇人听闻,不可能陨落。”

    白骨精双眸之中闪烁起紫光,施展出了望气的法门,但只见黑帝身上的气运成海,海中金龙翱翔,凤凰飞舞,煌煌然似是天命之主,贵不可言。

    不考虑其他,单纯以数量计,自己的气运总数甚至不及对方的一半。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家伙,难道修行了剥夺气运的法门?

    白骨精在心中嘀咕了一句,抬目说道:“不得不说,你想太多了。今日我们能够杀他一次,经年之后,杀他将会变得更加容易。他不会成为我们的绊脚石,最多,只配做踏脚石,被一次次的踩在脚下。”

    黑帝脸上的笑容一僵,恍惚间才意识到,他们目前还不满千岁,是那么的年轻,如同冉冉升起的朝阳,无论多么厚重的暮色,也无法掩盖他们身上的光芒。

    突兀间有些心烦意乱,黑帝长叹,转身走向宫殿,消失在巨大的石门之后。

    他很清楚,自己伤害不了对方。即是如此,不如归去。

    猴子没有出手阻拦,因为他更清楚,自己拦不住……

    黑帝抢走了重伤垂危
湘西秘术闯都市帖吧
的镇元子,为猎妖师和花果山群妖之间的战争花上了圆满句号。

    将来镇元子或许能够浴火重生,但是一定不会再有猎妖师肯愿意和他一起,对抗妖族。这里的满地尸体,会成为一道禁锢,牢牢拴在所有猎妖师的头上。直到无数年后,过往变成了传说,传说被泯灭在时间长河里,或许猎妖师们才能走出花果山带给他们的阴影。

    天空中,战车上,天篷收起了自己的帅旗,轻叹说道:“战争一旦涉及到天仙,就失去了所有色彩。无论多么强大的兵马,无论多么强大的统兵能力,布阵技巧,都无法左右最终的结局。最多,只是锦上添花,或者落井下石……蚁多能够咬死象,却无法咬死一只翱翔九天的巨龙。”

    白骨精飞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道:“没有这么夸张。强大的兵马,强大的统帅能力,布阵技巧,虽然不能决定最终的胜负。但是可以决定着这场胜负,是大胜,还是惨胜。低头看看这些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儿郎,他们在欢呼,他们在庆幸,他们在感激有一个好的统帅,使他们出现最小程度的伤亡。这,也是我没有自己统帅妖族,而是拜你为帅的根本原因。”

    天篷微微一怔,低头看向一片狼藉的战场,看着无数抱在一起欢呼的妖族,看着成百上千的老妖向他致敬,心脏突然有些酥麻。渐渐地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再抵触妖族。

    “收拢好袍泽的尸体,回家。”白骨精飞出战车,环视战地,温和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位妖精耳中。

    沉浸在大胜喜悦中的妖族军队,因为这一句话而停止了欢呼。兴奋劲过去的妖精,看着躺在地上的袍泽,脸上浮现出复杂的情绪。

    有心痛,有尊敬,有可惜,有崇敬。

    没有将群妖的尸体放进法宝空间中,每一位妖族生灵,身体力行,亲自背起一具冰凉的尸身,跟随在他们的圣王身后,返回家园。

    当日,花果山中举行了大庆。次日,花果山中举行了大葬。

    战争,没有不死人的。可是这里的人,不是一组冷冰冰的数字,而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他们有自己的世界,有家人,有朋友,有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众多痕迹。

    白骨精对外人吝啬,对这些军士遗孀却格外优待。各种赏赐流水一般送出,令人眼红。

    如此,足足过去了三日。在第四日的午时,白骨精才卸下了一身的工作,带着两名女子,来到了瀑布上游,静谧安详的接海深湖边。

    “对不起。”

    残阳如血,反射出湖面波光粼粼。白骨精将一紫衣,一青衣,两名少女,揽在怀中,愧疚说道。

    “一去数年,几多寒暑,连书信都渐渐稀薄。回来之后,忙于征战,话都没时间多说……你也知道对不起我们娘俩?”

    紫衣少女,眉眼如画,肌肤晶莹,清丽出尘,美丽的仿若幻想中的精灵。黑长而密集的睫毛轻颤,眸光水润,楚楚动人的绝世神情,令人心神颤动。

    纵使是一番抱怨,说出她口,也变得柔情千种,其中没有怨愤,唯有长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