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四十五章:如你,如我,如生命中的过客。

第四十五章:如你,如我,如生命中的过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空蔚蓝,白云随风。

    风吹过,云卷云舒。阳光穿透了稀薄的云层,带给人慵懒暖意。

    只不过,卵二姐此时的心湖,满是寒霜。

    纵横三界数千年,她不是没有经历过危机,不是没有遭遇过强者,却从未有过这种遭遇。

    她不清楚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甚至根本不知道是谁在出手。那么……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和对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心思百转,不过一瞬。在最短的时间内,她再度下定决心,耀眼的光辉从她身上迸发而出,凝聚成两片璀璨光羽,震颤间,光暗明灭,风雷齐动,将虚空撕裂,跨越向更遥远的地方。

    这是禁咒,是她目前最强的逃生手段,非生死关头,不会妄用。

    花果山中,猴子目光微讶,双眸深处闪耀着金辉。不可察觉的领域力量侵入方圆百里,以自己的领域世界,彻底替换了这方空间。

    穿越了无数光年,跨越了万水千山,卵二姐最终来到一片星空之中,暗道:“那神圣的力量虽强,终归不是无边无际。星河浩瀚,他也无法斗转星移。”

    这种想法还未落下,紫光莹莹的星空之中,突兀浮现出一只遮天手掌,拍飞无数星球,抓向她的仙躯。

    “我明白了,这里,是神圣领域,天道内世界的雏形。你究竟是谁,竟是跨越了天仙境界的天堑?!”

    星空世界渐渐虚幻,卵二姐回到了花果山前。那遮天蔽日的巨大手掌,化作一方大道囚笼,困锁住她的身影。

    “天堑?”

    猴子摇了摇头,不愿向她解释,这种所谓天堑对于大品天仙决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毕竟,这本就是一门修行内宇宙的不世法门。

    “我觉得,你现在最应该考虑的是,自己会面对何等残酷的后果,而不是赞叹别人的手段,神通。”白骨精认真说道。

    “我承认,这一次是我技不如人,可是你觉得,你能够杀了我?”卵二姐轻笑,神情中有懊悔,有可惜,唯独没有面对死亡的恐惧。

    “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你呢?永世监禁,一点点吞噬你的精气,直到你的极限,随后给你恢复元气的时间,再吞噬你的精气,周而复始,岂不更好?”看着她好似故意挑衅,刻意寻死的模样,白骨精笑容意味深长,淡淡说道。

    卵二姐嘴角抽搐了一下,无言以对。

    她是一个很惜命的人,故而在每次出行之前,都会留下一缕本命残魂。如此一来,纵然她陨落在外,师门长辈,也能够借助着那道残魂,召唤她的神魂碎片,将其复生。

    就如同,姜水神族复活孙伯陵一般。

    可是,在白骨精面前。这种想法是好的,结局却没有她想的那么美妙。

    倘若白骨精说到做到,那么她的残魂只会是残魂,本尊身躯却可悲的成为对方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食物……仅仅是想想这种情况,就令她有些不寒而栗。

    “能不能,放她一次?”就在卵二姐准备认命之时,天篷忽的开口,面对白骨精:“就当,我欠了
领主之兵伐天下sodu
你一次人情。”

    白骨精说道:“你考虑好,我的人情,向来不容易偿还。”

    “我知道。”天篷无奈说道:“只不过,二姐终归是我们夫妇的救命恩人,实不能袖手旁观。”

    “二姐?”白骨精微微一愣,却是想起西游原著中的一个人物,认真说道:“你为何要叫她二姐?难不成她还有别的姐妹?”

    卵二姐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微乱的神情渐渐宁静,淡漠道:“我本名二姐,单姓一个卵字……白骨精,纵然为敌手,我想,能不能请你给我一个痛快?毕竟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一名天仙神圣。”

    证实了心中的猜测,白骨精含水带烟的眸子望了望她,又望了望天篷,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说道:“算了,走吧。”

    “什么?”

    不止是群仙神圣,就连自认为摸清了她脾性的天篷,都惊诧莫名,忍不住随着众人叫喊出声。

    此时此刻,除了猴子之外,没有人能够理解,为何自私自利,敲骨吸髓的代表人物白骨精,会这么好说话。

    这打破了众仙对她的印象,有种形象崩坏了的感觉,令人很不适应。

    只有从出生开始,一直与她朝夕相伴的猴子明白她的心意。

    她总是在不停的强调,自己是一个坏人,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是一个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的恶人。

    因为这种主观上的强调,加上截教群仙的宣扬,使得她无比小气的形象传遍天下。

    只是,她当真是这样的吗?一个敢于算计三界,敢于谋划圣人,心中没有丝毫畏惧的怪胎,又岂能没有一幅能够容纳天地的格局?

    连贯起她生命中的点点滴滴,做出的无数选择,包括令三界众人极为诟病的拆散紫儿和董永天命因缘的事例,最终能够得出的答案只有一种。

    她,是一个真人。一个,真实的人。

    不是话本故事中反派单调的性格,面对不同问题的时候,心灵会指引她做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如你,如我,如生命中的每一个过客。

    “走吧……”

    心中感触良多,猴子鼻间莫名有些酸涩,低声笑着。

    白骨精抬目,望了他一眼,也跟着笑了出来。

    没错,时至今日,最了解他的,其实只有这只猴子。

    天篷始终没有弄清个中原由,不过也不愿费心去想这些问题。对于白骨精的印象,他和三藏有些不谋而合,这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做出什么决定,都不会奇怪。

    “走吧!”

    转过头,他对着卵二姐开口。

    卵二姐看向低头轻笑的猴子,看向笑靥如花的白骨,看向无数原本不解,疑惑,后又渐渐恢复平静的万千妖族,突然觉得,自己的恨意变得十分苍白。

    哪怕在心中一遍遍的强调着他们之间的仇恨,那怨怼的情绪亦是在风中消散。

    “我……能不能先留在这里?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你。”沉吟了很久,卵二姐始终没有明白,甚至开始怀疑她已知消息的真实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