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四十一章:巧舌如簧

第四十一章:巧舌如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微微愣神了片刻,随即恢复了平静。

    该说什么好呢,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一个热衷亵玩人妇的名门贵公子,肯定和忠贞扯不到一块去;喜新厌旧,是灵魂深处的本性。

    更何况,主动献身的吴刚之妻,不也丝毫没有忠贞之心吗?这两人凑在一起倒是登对,现在的结果,不过是对她出墙的报应。

    如此看来,跪在地上的三名少年不仅不会令人感到同情,反而会让人觉得很是无礼,甚至憎恶。

    他们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以这种理由出现在这里,更是将这份错误衍变成了荒诞。

    “尽管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很遗憾,我帮不了你。”白骨精遏制住扩散的思绪,认真说道:“猎杀炎帝后人,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那你将会在聪明中死去。”吴刚说着,举起了寒光闪烁的巨斧。

    “杀了她,你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不,或许会生不如死。”风起处,白裙乍现,高洁如同明月的女子,挡在白骨精身前,声音寂冷幽深。

    吴刚眉头皱起:“你以为我会担忧这个?”

    “我认为一个死人,将无法完成复仇的心愿。”

    “谁能杀我?”吴刚钢铁般的身躯陡然变大,俯视嫦娥,犹如猛虎细嗅蔷薇。

    就在此时,一根金光闪闪的铁棍,从遥远的苍穹飞来,以比声音还快的速度,砸在吴刚的脑门上面,将其掀飞,撞击在一座山峦上面,将山头截断。

    地动山摇中,无数桂花簌簌落下,落满鞋间。嫦娥转目望向花雨中缓步而来的金甲战神,轻道:“来的凑巧,倒是省了我不少口舌。”

    猴子淡漠瞥了她一眼,转过头,眉眼间却充满了柔软:“你不愿被守护,却总是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真令人心疼又头痛。”

    白骨精站直了身躯,花费千万魅币,直接修补好后背上的创伤:“哪里有遍体鳞伤,只是看起来有些狼狈而已……吴刚,收起你的敌意,欠你的因果,我会想办法还你,我们两人,实在没有必要发展成生死仇敌。”

    疾飞而来,欲要持斧搏杀的神人脚步微顿,如临大敌地望着孙悟空,向白骨精说道:“现在,你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了,说吧,你想如何偿还这份因果?”

    白骨精想了想,笑了出来,眸光意外明亮:“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的人生为了什么而活?”

    吴刚沉默了许久,一字一顿地说道:“为了仇恨,为了自己的大道。”

    “仇恨会有消弭的一天,你又为什么要修大道呢?”白骨精问出了一个鲜少有人回去思索的问题。

    对于炼气士来说,一部分人是因为修道而修道,另外一部分是为了各自不同的需求而修道,摆在明面上的东西,反而更容易被无视。

    瞬息之间,吴刚脑海之中冒出了无数想法,可是在下一秒,又纷纷将这些想法毙掉,诚实说道:“我不知道。”

    “传闻中的你,醉心于仙道,纯粹为了修行而修行,后来心魔肆虐,你失去了神智,以至于前半
末日研究室全文阅读
生枯燥而无味。如果这份传闻是正确的,那么我想,我给你最好的补偿,就是给你一份不一样的精彩人生。让你,不再因为仇恨或者虚无缥缈的大道而活着。”

    吴刚问道:“那么你呢,你现在为了什么而活着?”

    “为了自由。”白骨精敛了笑容,认真说道:“自由代表着我不用再屈居于任何人之下,自由代表着没有人能够主宰我的生命,自由代表着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任何人无法干预。自由代表着,不会有人能够伤害到我重视的人,以及我自己的生命……”

    “一旦你成为了这样的人,就会成为无数人心中的一根刺,无法安生。”吴刚说道。

    “你还是没能完全理解,如果我成为了这样的人,纵然众生厌我,又能如何?真正不得安生的,反而是我的敌人。”

    吴刚微微色变,感觉对方的想法远远不同于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可是,仔细一想,又陌生的有道理。她说的那种生活,对他,甚至有着不一般的吸引力。

    “你口中的精彩人生,指的是什么?”

    白骨精心思电转,望了望猴子,伸手指向大地:“人世间,花果山,第三把交椅。”

    以交椅论地位,起源于江湖,坐第一把交椅的,是势力中的首领。坐第二把交椅的,为二当家,依此类推。

    这种说法,如今还没有广为流传,真正传达天下的时候是在宋朝,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君下界,梁山聚义,革新江湖乃至天下。

    在梁山之上,便是以交椅论地位,由此广为人知。

    吴刚本身没有真正踏入过江湖,自是不甚明了。无奈之下,白骨精只得向他讲解了一下其中的含义。

    “黄口白牙的丫头,安敢欺我?”听完讲述,吴刚冷喝说道:“说是还我因果,结果却是要我替你们卖命,实在是欺人太甚!”

    白骨精说道:“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呢?我只问你一句,我和猴子,难道还能命令你不成?”

    吴刚怒意一滞,忽的哑口无言。

    细细思索下来,对方好像并无什么坏心。只要自己保持着如今的战力,便不虞担心他们能够控制自己。况且,势力是人家的,不可能因为一些酒水因果,就将整个势力拱手相送,让自己坐第一把交椅。

    只不过,尽管如此,莫名其妙的做了老三,名义上的属神,这种感觉也十分糟糕。

    “不行,我不坐什么交椅。不管怎么说,我的地位,都不能在你们两妖之下。”

    入套了……就喜欢这种痴迷仙道,涉世未深的耿直神灵。白骨精微微一笑,说道:“那么,客卿如何?位比我们双圣,站立在百万妖族之巅。”

    “客卿……等一下,有点不对。”吴刚好似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开口道:“明明是你要偿还我的因果,为何最终的结果却变成了我要做你们的客卿?”

    白骨精心中一紧,面上却依旧平静,认真说道:“纠结这个的你,仔细想一想,这种行为对于你自己而言,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如果是前者,你有什么立场去抵触它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