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三十八章:因果轮转

第三十八章:因果轮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已经记不太清,距离上一次来月宫,已经过去了多长时间。

    流逝的时光能够改变很多东西,却仿佛永远都无法波及到这里。不管是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几万年,此处,依旧是最开始的模样。

    他伸手按在虚空之中,一片璀璨的禁制符文陡然显化,字符流转,照亮百里星空。

    仙气吞吐如刀,似剑,将符文不断割裂。令他感觉到奇怪的是,现在禁制的防御程度,比起当初要强大太多,以他的力量居然都难以将其破碎。

    召唤出化血神刀,血红刀芒十丈长,劈砍在禁制防御之上,巨响声传遍八方,禁制符文剧烈发亮,依旧毫无破碎。

    “嫦娥可在?”白骨精收起长刀,砰砰拍打着禁制符文,大声喊道。

    足足喊了三五声,正当他以为对方不在的时候,广寒宫大门缓缓开启,清冷洁白的仙雾从中流出,身材高挑,容颜倾城的绝美少女,穿着纯白色的宫裙,缓缓而来,犹如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

    “这个时间,你来找我干什么?又有计划想要与我分享?”

    白骨精摇了摇头,敲了敲禁锢之墙:“话说,我怎么感觉这里的禁锢变得更坚硬了?这种程度的话,不是天仙都攻不开吧?”

    嫦娥淡漠说道:“自从你开了一个头之后,隔三差五,便有生灵想要前来窃酒,扰得我不厌其烦。时间长了,就下定决心,加固了这层防御。”

    “所以,你就准备和我在这里站着聊天,隔着禁锢相望?”白骨精摊手说道。

    嫦娥一指点在禁锢符文上面,文字退散,形成一个门户大小的真空地带。

    白骨精穿越过禁锢,走到距离她极近的地方,闻着她身上传出的隐隐幽香:“今晚花果山设宴,你去不去?”

    “不去。”

    “理由呢?”

    “没有理由。”嫦娥转身走向华丽的冰玉宫殿,平静说道:“从这里出去,不需要解封,慢走,不送。”

    “才一段时间没见,为何感觉你又冷漠了这么多?”白骨精跟在她身后走着,望着她玲珑的背部,想要将其抱在怀里的欲望蠢蠢欲动。

    来到宫门前,嫦娥转身说道:“不提利益的话,我们就是路人,我需要为路人改变自己的性格吗?”

    “如此清冷高洁的美人,张口闭口的不是风花雪月,而是冰冷冷的利益,钱财,不感觉是一种暴遣天物?”白骨精认真说道。

    嫦娥目光冰清疏离:“变局已经开始了,用不了多长时间,世界就会惊变,现在不努力想着让自己变得更强,以后沦落为别人的玩物,女仆的时候,就只能成为别人世界中的风花雪月……可以随手抛弃的那种。”

    白骨精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竟是无言以对。

    看着她沉默的模样,嫦娥想了想,言道:“三界之外,一片混沌,那是未曾开辟或者毁坏于战争中的领土,其中隐藏的灵物,也比人满为患的三界更多一些。有没有兴趣与我一
龙纹战神全文阅读
起,游历混沌?”

    “与美同行,当然是一件好事。可惜的是,我并没有这个福分。”白骨精摇了摇头,说道:“除非,三藏现在就死掉,西行中止。”

    “作为圣人棋子的你,或许有一天,会后悔拒绝我的提议。”嫦娥说着,好似想起了什么,嘱咐道:“如果你还想要桂花酿的话,需要提前和吴刚商量好,没商量好的话,千万不要再搬酒水了。之前,我曾亲眼看到,吴刚打死了一位天仙,以他的血肉精华,滋润满园桂花。”

    “打死了……天仙?!”白骨精瞳孔微张,一脸的难以置信。

    就连圣人都说不清众生的数量,但是诸多势力中的天仙却很容易数完。正常来讲,成就了天仙之后,除非是得罪了圣人,否则的话想死都不会多么容易。结果,现在嫦娥告诉他吴刚打死了天仙。

    荒谬感实在是太强烈。

    “这只是看在之前合作份上的忠告,听不听由你。”嫦娥说着,走进广寒宫内。

    白骨精止步门前,向内深深望了一眼,转身走向桂花林。

    从嫦娥的只言片语中,他隐约感觉到,吴刚身上或许发生了惊天异变。

    桂花林中,花瓣飞扬,郁郁芬芳。

    身披铁甲,背负巨斧的魁梧神灵,站立在院中最大的一株桂花树下,仰望星河浩瀚。

    三名锦衣华服的少年,跪倒在他身后,一动不动,如同雕塑。从他们身上的桂花和灰尘来看,他们已经跪了很长时间。

    白骨精缓步来到桂林前,静默望着里面如同静态画面的场景,心中隐隐确定,这三名少年,怕就是吴刚发生改变的根本原因。

    “你……还记得我吗?”世界不会围绕着某一个人展开,剧情也不会专门等待着哪一个人开端,白骨精静候了许久,见这幅画卷迟迟未变,只得向吴刚拱手询问。

    “你拿了我很多酒,欠我一份因果。”吴刚转目望向他,肃穆说道。

    白骨精嘴角抽了抽,很想转身就走。

    这世间,唯有情谊和因果最难偿还。只是几坛酒水而已,用不着上升到这种程度吧?

    “呵呵,呵呵,你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吴刚眼眸之中,依旧没有丝毫感情色彩,冷的像冰:“我从来不开玩笑,还不上这份因果,你会死的很惨,就像,之前的那些偷酒贼。”

    白骨精收敛了嘴角的笑容,转过身,疾速化虹而去。一抹斧光跨越了无数距离,重重劈斩在他的后背之上,开裂出恐怖的裂痕。倘若不是他仙元雄厚,这一斧便足以将其劈成两半。

    神魂受创严重,身躯跌落虚空,白骨精目光淡漠地望着吴刚一步步走向自己,心中没有任何担忧。

    对方的战力真的很强大,简直可以和猴子相提并论。按理来说,地仙境界的仙人,无人可以在其手下逃脱。

    可是,白骨精终究不是一般的地仙,以他目前的财力来说,单纯地离开,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