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三十七章:阳谋

第三十七章:阳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和猴子一起离开了,但是西行不会因为他们的离去而中止。

    人行走,路漫漫,长风连绵,却道天凉好个秋。

    游至林中,观火红枫叶凋零,轮转为泥泞作尘,一时荒凉。

    心沉重,正行处,三藏勒马,对左右言道:“天篷,悟净,小僧比不上你们神体道胎,腹中已然饥荒,你们可有吃食?”

    以往时,一行人食肉饮酒,全部由白骨精包办。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这些东西,神奇的取之不尽。

    她一离开,两名妖精尚不打紧,和尚却是吃了不少苦头。

    “你不说还好,这一说,我却是也馋了。”天篷抿了抿嘴角,言道:“悟净,你守护好三藏,我去寻一些吃食充饥。”

    沙悟净点了点头,没有言语,眼中闪烁着谁也看不懂的光芒。

    当下,天篷离去,三藏下马,拿了一个蒲团出来,打坐念经。沙悟净斜倚在一颗大树边,嘴里叼着一根黄草根,指尖发光,轻轻颤动,在半空中划出无数线条,组合成一座虚幻仙台。

    以指为笔,御气为墨,一道简短的通讯深深铭刻进仙台之内。

    天庭,近卫军府邸,元帅之下第一将军玄冥神将,召集十方精兵,伪装成妖兵下凡,直扑宝相国土。

    未几,磨盘大小的流火从天空坠落,狠狠砸在一处山谷之中,将方圆三十里化作焦土,其中的三百户人家,百多座茅屋,尽皆湮灭。唯有一名青袍飘扬的武士,站立在一口枯井旁,抬目望着风云翻卷的天空。

    “用杀戮来证明你们妖怪的身份吗?还真是可笑的操守和品格。”将手中的一碗清水丢进枯井,天篷召唤出了自己的钉耙……

    且不言此处的腥风血雨,却说三藏在林间,久等天篷不来,饿的已然发昏,对着悟净言道:“天篷去化斋饭,怎么现在还没有归回?”

    沙悟净轻道:“这猪妖,最好美色吃食,想必是他寻到了好地方,现在正在大快朵颐。”

    三藏心知他看天篷不顺,也没入心,只是劝道:“马上日落西山,白骨不在,我们晚上也没有宫殿居住,你还是去寻一寻天篷吧,我们一起出发,寻一个落脚处。”

    沙悟净不好拒绝,随即飞出树林,径直向北方去了。

    只不过,他这一去,在天黑之前不仅没有将天篷带回来,自己也不见了踪影。

    夜晚的林中,狂风呜咽,森寒如刀。三藏苦等不来人,身躯又受不得这苦寒,随即俯身在马背上,催动龙马奔驰。

    龙马脚力惊人,转瞬就出了密林,来到一座平原上面。夜雾迷蒙之中,一抹光亮突兀出现,引领前方的道路。

    “龙马啊龙马,这荒山野岭的,突然冒出一处人家,莫不是那妖魔住所?”三藏坐直了身躯,询问说道。

    “那是一座破庙,庙中有一尊神像,神像下站着一名黑……”龙马说着,双眸陡然对视上一对幽深瞳孔,意念清醒,口中却不能再言,脚步不受控制的向前而行。

    ……

    白骨精,青鸾,拓拔滢心,三尊生灵站在猴子的金云上面,转瞬
重生之苍莽人生无弹窗
千里,盏茶的功夫,便从宝象国赶回了花果山中。

    正值夜中,花果山上火焰铮铮,灯火通明,无数身材魁梧的妖族手持兵戈,站的笔直,瞪大了双眼守护山峰。

    “那是……筋斗云!大王回来了,大王回来了!”山巅上的妖兵率先看到了金云,长久以来绷紧的心弦猛地一松,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

    这声音,如同注入枯死心脏的血液,瞬间令其重生,发出砰砰的声响。马流二将军,崩芭二元帅,小七,紫儿,波旬多罗……无数熟悉的面孔来到山顶,迎接王者归来。

    金云降落山顶,花果山主脉,七十二座山峰,百万妖族,潮水一般拜服下去,进行朝圣。

    猴子是一个英雄,却不是一个枭雄,不善于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尝试处理过别人的尊敬。白骨精瞥了他一眼,心中微叹,走向前台,面对所有人的目光。

    “今晚,花果山有我们两圣存在,你们都可以安心睡一个好觉。有什么仇恨,什么苦闷,我们明日再说……尽管放心吧,除了圣人之外,没有人可以在挑衅了我们之后,全身而退。”白骨精清冷而坚定的声音,如同一双神之手掌,搬开了一直压在众妖心中的巨石。

    “敢问大圣,能饮宴否?孩儿们最近一段时间都太累了,需要放松。”一名老猴慈爱地看着无数双眸赤红,眼眶漆黑的猴兵,询问说道。

    白骨精心中莫名一酸,笑着说道:“等着,我去桂宫买一些酒来,今日也让你们尝一尝这闻名三界的佳酿。”

    欢呼声如同雷霆炸响,花果山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夜幕下,黑暗中,镇元子和石矶并肩站在一起,望着白骨精升空。

    “他们回来了,计划需要作出变动。”良久之后,石矶收回目光,开口说道。

    “什么变动?”

    “以我对白骨精的了解,小肚鸡肠的她肯定不会放过我们。所以,未来的一段时间中,我们只要做好隐藏,不被她发现就好。她不可能一直待在花果山,等她走后,我们继续实施计划。

    时间一长,她必然要会在西行和守护家园之间选择一条。无论选择那一条,对她来说,都是失败。”

    镇元子有些赞叹她的心思精妙,却并不准备夸奖,郑重说道:“可是,从数百年前你们和她明争暗斗的结果来看,我心中还是有些担忧。无论是面对任何情况,她好像都能够找到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石矶眉头竖起,心中有些不喜,不过终归是要强忍着,诚恳说道:“今日不同往日,我们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承受,或者,用更加强硬的手段回击。”

    镇元子没有反驳她的话语,身躯化作斑驳光影:“我觉得,完全隐藏,并不是最好的办法。最好的情况,莫过于让她认清一个现实。花果山中,不管有没有她存在,该死的妖怪一定要死,该有的恐慌,无法消散。”

    “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更恨她一些……我很乐意看到这种画面。”亲眼看着他的身影消失,石矶忽地笑了,灼灼芳华,美艳不可方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