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三十一章:气恼的阎君

第三十一章:气恼的阎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笑了,很是意味深长。

    未谈判之前,我要和平你不给;谈判之后,你发现劣势要和平……这世间,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更何况,很多威胁都只是第一次有作用,过期不候,现在退让一步容易,可这却代表着将来无法再走出这一步。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心软的人,无论面对的那人有多么可怜,或者有多么美丽。

    “恕我直言,说出这句话的你,坚持的公正去了哪里?”

    阎君拍落肩头桃花,挽起一席长发,直面带有花香的清风:“我认可你有劝服我的能力,这对于观世音来说,不公正吗?”

    “对于她来说自然是公正的,可是对于我来说呢?”

    “你已经从观世音手中得到了好处,还想从我这里二次获利?”阎君失笑,摆手道:“别忘记,你现在是求我办事。”

    “战场之上,攻守异位往往发生在一瞬间,谈判桌上亦是如此。换句话说,我的刀已经抽出来了,不见血,怎能回鞘?”白骨精认真说道。

    阎君长长的睫毛在颤动,显示着她此时的内心并不像表情一样平静。

    从祖巫到阎君,两层身份的转变,她用了无数年去适应。数不清的夜中难寐,脑海中总是会想起惨死神圣局中的诸位大兄。

    每次想起,都是一阵痛彻心扉,情难自控。

    阎君微低着头颅,表情微涩,淡淡伤悲从她身上散发而出,令人怜惜,心疼。

    白骨精始终平静地看着她,无论她展露出了任何情绪,都毫无变化。

    莫说现在和她还不熟,纵然是以后熟稔了,除非和她真正交心,否则的话,该算计时他一样不会留情。

    “不用着急,你可以慢慢考虑,我很乐意看到观世音巴巴的在外面等候。”

    阎君轻轻叹了一口气,眉宇间充满了疲惫神色,好似经历了一场心神大战,声音略微沙哑:“我亏欠巫族的实在太多,今日就当弥补往日的不足。白骨精,直说吧,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明白今天是我做事不地道,所以也不会太过逼迫你。我只是想要替我手下的那些巫人们要一个正统的名分,以及巫族的传承文化。”

    阎君漂亮的眉眼间,布满了无奈神情,嘴角浮现出细碎的笑容:“话说的漂亮,可是实质还不是想要得到我的承认和索求远古巫族的传承秘术?白骨精,我发现你这个人实在是太奸猾,嘴里说着不会索求太多,下一句话就狮子大开口。”

    “没办法,我的摊子铺的太大,以至于现在很多属神都处于放养的状态。倘若我再不努努力,为他们争取到一些好处,恐怕他们自己很难坚持下去。”白骨精真诚地说道。

    “底蕴太浅。”阎君一针见血地说道:“三界之中,稍微一般的大势力,都需要万年积累。你和那只猴子,刚刚出道一千多年,就打下了这么大的家业,外强中干其实才是最正常的情况。”

    白骨精没有接话,静默地望着她,等待着回答。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我的贴身校花总裁无弹窗
,不过有一个条件。”阎君抬目说道。

    “太苛刻的条件就不用提了,因为我根本不可能接受。”

    阎君嘴角抽搐了一下,强行忍耐住心中的嗔意。

    这小丫头,只想着占便宜,却不想付出任何代价……脾气再好的人,也会被她气的心中发堵。

    真的,很想打她一顿啊!

    “你放心,不会真的让你付出什么大的代价。我的要求,勉强可以属于互利互惠的事情。”深吸了一口气,阎君平静说道。

    白骨精颔首,笑着开口:“先说来听听?”

    “你想要我给于那支巫族军队正统的地位,想要巫族的神通传承,可以,这些我都可以给你。不过,他们必须成为我这一脉的巫人,听从我的号令。当你的命令和我的号令相左时,他们不得听从任何一方的命令。”阎君庄重说道。

    “说实话,你这要求,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阎君生生被他气笑了:“我的要求强人所难?你的意思是,让我白白为你培养军队不成?我在意巫族,可我不傻!”

    见她真的有些怒了,白骨精态度稍微有些松软,笑道:“好吧,好吧,看在你颜色令人舒心的份上,我可以答应你这个条件。不过,必须在这个条件后面加上一份约定。”

    “你还真是一个容易得寸进尺的人啊,我退一步,你就进一步。”阎君无奈说道:“说,你又想出了什么鬼点子,准备坑我?”

    “别把我想的太黑暗了,我没事坑你干嘛?”白骨精毫无诚意的解释了一句,神情渐渐庄重:“约定的内容是,你的所有号令,都不得伤害到我的利益。但凡有一点违约,号令就自动作废。”

    阎君深深望了她一眼,诚恳地问道:“我能不能揍你?”

    白骨精:“……”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阎君说着,突兀飞身扑向白骨精。

    “等一下,你……卧槽,你女流氓啊,还袭胸。”白骨精话还未说完,就被阎君扑到在了地上,一顿蹂、躏,真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某刻,他也发狠了,不管阎君攻击向她的身躯哪处,他的双手都死死的扣进阎君的峰峦中,时间一长,生生抓出了十道血痕,令阎君又羞又恼又气又怒,对他下手更狠了。

    一顿只有小波澜,没有大悬念的战斗结束后,无论是白骨精,还是阎君,两人身上的衣裙都碎裂成了布条状,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裸露在外,足以让所有的男性生物为之喷血。

    唯一不美观的,便是白骨精身上的那道道淤青,以及眼眶中极为明显的黑眼圈。至于阎君,两处不太方面描述的地方,伤势也不轻。

    “你信不信,这是我出道以来,被打的最惨的一次,完全属于单方面的被蹂/躏!”白骨精施展法术,想要消去身上的伤痕,却无语的发现,这伤痕之中有阎君的大道力量,短时间难以被消弭。

    阎君低头望了望自己的伤口,脸上神情更加怪异:“那你信不信,这是我有史以来,最丢脸的一次战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