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二十七章:美艳阎君

第二十七章:美艳阎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宇内三界。

    人界历史最为悠久,底蕴最为深厚,乃是远古大荒土地残余下来的最大一块。

    无论是诸圣争霸,还是先秦辉煌,亦或者是封神旧事,全部都发生在这片土地上。

    封神过后,大荒碎裂,天道演化三界,于天界封神,无数炼气士升天,以至于天界迅速崛起,成为仙域。

    而冥域阴间,情况则更加复杂。大荒时期,后土衍化六道轮回,在一方小千世界中成立幽冥殿。当大荒碎裂之后,天道以此方小千世界为基础,熔炼了无数小千世界,最终形成了地府阴间。

    阴间初现,无数仙神妖魔鬼佛人便大举入侵,在长达数万年的混战之中,形成如今的格局。没落的巫族掌控着阎君的位置,是大义上的统治者。佛门掌控了六道轮回,几乎可以称得上地府的主人。

    仙神妖魔鬼多族首领瓜分了轮转十殿的帝位,就是如今的十殿阎王。

    至于一些小首领,不是被杀,就是被降服,冥域四大判官,崔王马陆,就是其中的代表。

    由此可以看出,从本质上来说,所谓史诗级别的传说,不过都只是一场分猪肉的游戏。拳头大,得到的好处多;拳头小,得到的好处少;拳头软弱,只配降服或者死亡。

    冥宫,作为和天宫同一级别的存在,无论是从宫殿数量,还是气派上面,都丝毫不弱。唯一不同的是,天宫中的色彩偏明亮多彩,而冥宫的色彩偏深沉古朴,两种建筑群,第一眼给人的感觉便差了十万八千里。

    此时,此刻,西行六人,十殿阎王临门,使得冥宫中门大开,一尊身穿古铜战甲的女将,手持长矛,带领着两排身材魁梧的士兵,迎在门前。

    “见过诸位神圣。陛下有旨,诚邀诸位上殿。”女将抬目,脸颊平凡古板,面无表情,声音清冷。

    双方没有过多的寒暄,十殿阎王和女将之间的关系,更是冰冷疏远。众人跟随在她身后,走入宫门,经行过九十九座古朴宫室,来到一座巨宫门前。

    “陛下,诸位大人来了。”脚步猛地一顿,女将躬身说道。

    昏暗青沉的天色下,一名身穿玄黑色帝服的绝美妇人,自巨门中缓步而出,叫众人看的清明。只见她,黑发如瀑,肤白细腻,英眉如剑锋。凤眉狭长,琼鼻高挺,身姿曼妙无双。

    这世间,从来不缺美女,但是极少能有女子,美成如此模样。

    “参见陛下,陛下凤体金安。”女子当面,十殿阎王身躯深躬,彼和无数鬼神,尽皆伏地,齐声拜道。

    阎君微微一笑,平易近人,使人亲近:“尔等平身,且去忙吧,朕来招待几位客人。”

    话音刚落,十殿阎王,无数跟随而来的鬼神,微躬着身躯,如同潮水一般散去,神情虔诚而庄重,令西行六人神情微变。

    在传闻中,十殿阎王各自为政,不受阎君管制。可是现在看来,阎君在他们心中的威望甚高,足以对他们发号施令。

    “
饲主大人之少爷拒绝失宠sodu
不必对此感到奇怪。”阎君美目望向他们,轻声说道:“他们对我只有敬重,没有臣服。朕……我也接受不了他们的臣服。”

    众人脸色恢复了正常,白骨精转目望向三藏,心道:倘若十殿阎王臣服在阎君座下,佛门恐怕会是第一个坐不住的吧?

    “地狱中的纷争格局,俺并不感兴趣。”猴子率直地道:“开门见山,长话短说,三藏想要求你一件事情,我们只是护送他到这里而已。”

    三藏呼吸一滞,眼角抽搐地看向猴子,低声说道:“不懂谈判的技巧,你能不能别说话?”

    猴子眸光平静:“你难道不觉得,那种相互间试探,花费大量心思去揣摩对方的想法,浪费大量时间去修饰利益交换,是一件很没有意义的事情?”

    三藏无言以对,静默了片刻,双手合十:“既是如此,那就直话直说吧。阎君陛下,看到彼,或许你已经猜出我们的来意了吧?”

    阎君微微颔首,用悦耳的声音说道:“猜出来了,却不能相信你们能够提出来。”

    三藏神情有些尴尬。

    从转修大乘佛法到现在,他之所以保持心无挂碍,心念通达,心灵纯净的原因就是问心无愧。不愧天,不愧地,不愧人,不愧情谊。

    可是他现在要为了自己他日的因果,去强求对方割舍,说难听一些,这就是强人所难,是故事中反派最常见的套路。

    本心有愧,当对方将这份愧疚点明的时候,愧就变成了羞,是为羞愧。

    “我心中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很没有道理,是强盗行径,阐述太多自己的身不由己,反而显得更加虚伪。”三藏揉了揉脑门,笑容微涩:“所以我想要知道,我要付出什么,才能使陛下网开一面。”

    阎君柔和的眉眼渐渐肃穆,认真说道:“倘若圣僧愿意放弃西行,终生留在地狱之中,超度罪孽,我便答应你的请求。”

    “你知道的,这并不可能,不止是我自己,很多神圣都不会答应。”

    阎君莞尔,气氛却更加凝重:“你说的,就是我的答案。”

    周围陡然间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只有长短不同的呼吸声和节奏不同的心跳声,在诸人耳边回荡。

    其实,在来的时候,三藏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场景,只不过当真处于这个场景之中时,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无力。

    他是西行的主角,不是众生之中的主角,更不是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圣人,可以降下没有丝毫道理的圣谕。

    “白骨,能不能帮帮我?”静默了很长时间,三藏抬头望向身边的那道娇小身影。

    她在很多人的心中,都是一个神奇的人,有着极其神奇的本领。很多对别人来说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到了她手中,总是能够轻易的摆平。

    说不好是智商上的压制,还是眼界心性的不同,总之,在这最无力的时刻,三藏想到了白骨精,希冀,或者说渴望着,对方能够帮他走出困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