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三章:相见欢,笑靥如花

第三章:相见欢,笑靥如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无论在什么世界,都有一个词语叫做眼缘。眼是眼眸,缘是缘分。两个男人有了眼缘,可以延伸出一个词语,叫做一见如故。一男一女有了眼缘,可以延伸出另一个词语,叫做一见钟情。

    当然,若是两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延伸出来的词语是后者,就会变成搞基或者拉拉。

    白骨精等人对沙悟净的第一印象便十分糟糕,更别提还未见面时,就被天篷在心中种下了冷血,无情,如同毒蛇的形象,想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扭转这种印象,根本不可能做到。

    这一点,不止是白骨精等人清楚,沙悟净心中也明白。故而没说令其余人接受他,只是说接纳,一字之差,却是鲜明的两层含义。

    作为西行队伍中的最大一座山头,白骨精和猴子目前明面上的软靠山,就是玉帝大天尊。没有他从中干预,白骨精甚至都没有进入西行队伍的资格。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先秦国风诗经之中,有这么一篇浅显易懂的诗词,曾被人广为传唱,被后世学者浓缩为投桃报李,引申为男女之情。

    这种充满浪漫主意色彩的事情,放在世故圆滑的白骨精这里,就会自动转换为带有冰冷的四个字词:利益交换。

    玉帝为了利益,庇佑着白骨和猴子。为了能够使这种交换继续下去,后者必须不断的为前者提供利益。

    沙悟净的这个请求,看似平凡,实则是对白骨精的一种隐形考验。考验通过,大家皆大欢喜。考验不通过,玉帝很生气,后果将会很严重……

    这就是生活中的无奈,总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不断要干预你的决定,甚至大多时候,都只给你一个选择。

    想要生活下去,在没有绝对挣脱命运枷锁的时候,只能潜伏,静默积蓄力量。没有耐心的生灵无法成功,每一位上位者的基本功就是权衡利弊。

    在众人思索间,白骨精吸了一口气,长叹说道:“都已经踏到了一条船上,难道我们还有第二种选择?”

    “或许会有,就只是代价大了一些。”天篷幽幽说道:“你和孙大圣,怕是难以承受。”

    白骨精对他意味深长的神色不以为意,摆手说道:“不管你们怎么想,我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天篷,别用这种古怪的眼神看我,你痛恨天庭,难道还想让我们和你统一战线?”

    天篷刚要开口,却见白骨精猛地对自己眨了眨眼,传音过密:“隔墙有耳。”

    这厢众人聊得欢畅,另一边,妇人沉吟片刻,思索良久,遂即说道:“仔细想来,长老说的也不无道理。诸位行者,小妇居孀,今岁服满,空遗房产家业,再无眷族亲人。适承长老们下降,观来有四名男丁。小妇娘女四人,与你们恰好作成四对,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炼尽乾坤txt下载
天篷心中轻笑,伸手间便要去摸妇人的手背:“如此甚好。本仙不喜青涩丫头,最爱徐娘半老。小娘子芳华依旧,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令我着实欢喜。我看我们今日不妨就入了洞房,阴阳交合,共修大道?”

    妇人不留痕迹地收起手掌,厉声说道:“长老请自重。我们虽有招夫的意向,但却不是轻贱人家,如何能够做出此等有坏门庭之事?”

    天篷神色一正,收起了惫懒模样,一本正经的拱手说道:“小娘子却是误会了我,有此提议,绝非是在下孟浪,而是因为你们的病……咳咳,是身躯,已经不能再等了,迟则生变。”

    看着他郑重其事的模样,包括白骨精在内,所有人嘴角都是不停抽搐。

    纵然是变换了身份,跌落了凡尘,天篷依旧是天篷,鲜明的风格依旧没变。哪怕,如今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所爱。

    妇人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心中嗔怒,言道:“诸位长老且先莫过着急,还是先看过我的三个女儿再说吧。女儿们,过来见见有缘人。”

    轻轻的脚步声响起,如同猫爪挠在众人心里。不多时,三名少女相互推搡着,走进殿堂。

    妇人将三人拉到身边,指着一身白衣,花容月貌的大女儿说道:“这是长女真真,最喜读书作对,琴棋书画。”

    复指一身蓝装,眼眸明亮的气质少女:“这是次女**,最喜彩线针织,绣锦缠绵。”

    再指身穿青衣,容颜绝世的女孩:“此为三女怜怜,年方二八,最善围棋之道,乃是少有的棋道天才。如此三女,论其颜色,比上界仙子都不遑多让,更不会委屈了各位。”

    “看起来是挺不错的,只不过,我的呢?”白骨精拍了拍手掌,严肃问道。

    除了猴子之外,所有人一脸懵逼。良久之后,妇人惊诧说道:“你的意思是,也想要娶我的女儿?”

    “不止是她,你好似也没有算上我。”白龙马化作人形,当真是仪表堂堂:“话说,我长的也不算差吧?”

    妇人一脸的哭笑不得,指着白素贞说道:“除了我们娘女四人之外,便只有这位宝贵丫头没有婚配。只不过,你们两人谁能够入得她眼,就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了。”

    话音刚落,白素贞抬目望向白龙马:“相比较起来,其实我更喜欢女子。所以,抱歉。”

    白龙马如遭雷击,好悬没有摔倒在地,龙生第一次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浓浓怀疑。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误,以至于他对女人的魅力还不如另外一个女人?

    白骨精神情微微一顿,莞尔,对着白素贞摆手说道:“过来。”

    白素贞嘴角含笑,缓步而来,气质如同极有教养的小公主,高贵却不高傲,贵气却不凌人。

    “真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丫头。”白骨精揉了揉她额前的短发,赞赏说道。

    白素贞精神一震,心中满是欢喜,抬目间,笑靥如花,璀璨不可方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