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章:欲试蝉心

第一章:欲试蝉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这个世界之中,佛法有大乘和小乘之分。大乘佛法渡人,小乘佛法渡己。

    两种完全相反的教义,本应该是势如水火的存在,怎奈小乘佛法先行,已经发展到了极致。大乘佛法后来,却没有居上,依旧处于襁褓之中。

    西天中的高层们,对于这种异教端般的佛法,当真是又爱又恨,难分难舍。

    首先,小乘佛法已经发展到了极致,但是西天却还未真正的称霸三界。欲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唯有依赖于大乘佛法的传播。

    其次,万一将来大乘佛法广为流传,势必会形成一场革命,与小乘佛法的既得利益者,争夺资源。

    因此,无论是如来,还是观世音,对于大乘佛法的代表人物金蝉子,心中始终无法亲近,更多的则是防备和警惕。

    而事实,也渐渐印证着他们的猜想。九世轮回之后,三藏变得越来越叛逆,无法,甚至猖狂。

    他无视佛门戒律,不在乎佛门的利益,没有任何理由,居然偏心于两只妖精……凡此种种,都令上位者们感到忧虑。

    一日,西天,大雷音寺。

    如来站在青铜巨门前,仰望远方的一轮红日。观世音一身白裙,手托玉净瓶,平静地跟在其后。

    “你说,当三藏骑着白马,踏上灵山时,会不会引起佛门动乱?”静默了许久,如来轻声问道。

    观世音抿了抿嘴:“应该不会。纵然他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实力。”

    “西行之路,本就是一个充满奇迹的道路。或许,他能够证道呢?”如来话语微顿,补充道:“你确定,他会有这种心?”

    “我不知道。”观世音摇了摇头,思索了片刻:“或许……可以测试一下。”

    “那你便去吧。”如来转身,迈步向相对黑暗的殿堂,他的背影,被夕阳的光芒拉的很长,很长。

    当青铜巨门在轰隆声中关闭,观世音抬起了手臂,虚空化符。三封符信凭空凝聚,被她挥手间打向远方,不知所踪。

    ……

    ……

    秦岭骊山,乃是三界中鼎鼎盛名的仙山之一。倒不是因为这里仙气浓郁,修行甚佳,而是因为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骊山之中,有一尊声名赫赫的古仙,名为黎山老母,亦被称作无极大帝。

    清晨,明媚的阳光从千万丈高空降落,洒落成金辉。一名身穿青色道装,披着齐腰长发,人小小,脸圆圆的漂亮女童,坐在神殿前的白玉地面之上,迎着太阳,呼吸吐纳。

    仙气在她身边环绕,摇摆起她的衣襟。

    “姐姐,我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化形啊,这都好几百年了……”一条青蛇从宫殿内游出,顺着女童的身躯,爬到了她的肩上。

    “你若是能够舍弃玩乐,十年之内,定然可以化形。”

    青蛇脸上闪现出极具人性化的羞涩,吐了吐信子:“我今后一定努力修行。”

    “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几十遍。”女童好笑地说道。

    青蛇鼓了鼓眼,刚要开口解释,突然被一片金光晃花了眼,抬目时,惊讶发现一封符信自远方而来,无视了骊山上层层禁制,没入
火影之大红莲冰轮丸无弹窗
宫殿深处。

    “大道神符凝聚出的信……谁传来的,这么大手笔!”女童一脸讶然,转目看向宫殿。

    青蛇摇了摇头:“师尊交友广泛,天知道会是什么神圣。不过,这一切貌似都和我们无关。”

    话音刚落,面容苍老,身影佝偻的骊山老母拄着拐杖,走出宫殿,询问说道:“素贞,小青,你们思念白骨精吗?”

    ……

    ……

    九天之上,霓裳宫中,九天玄女站立在漂浮的仙宫平台,古树旁边,在落英缤纷之中,伸出纤纤玉手,接过霞光灿灿的符文信封。

    打开书信,细阅完毕,玄女上了彩霞仙车,被大荒异兽絔霆拉辕,跨越了无数时空,飞向人间。

    在她身后,古树之上,无数细如丝线的黑烟凭空溢出,沿着地面,游向仙宫深处。

    片刻之间,一名黑袍裹身,看不清面容的男子,乘奔御风而来,顺着玄女离开的路线,径直而行。

    ……

    ……

    太阴星上,面容浅淡,清冷的嫦娥,怀抱玉兔,站立在清寒的广寒宫前,任由桂花落满肩。

    金霞闪过,嫦娥素手轻扬,将其捏在手中。细细观望,嘴角微微勾起,身体渐渐虚幻。

    佛门,已经开始用功德拉拢她了,那个口口声声说结盟,能够给她功德的人,如今又在做什么?

    ……

    ……

    人世间,西行路途,午餐时分,西行七人对坐蒲团。

    白骨精召唤出肉食,瓜果,甜品。东华拿出一个银白色的乾坤壶,七个白玉瓷杯,倒出琥珀般的琼浆灵液。

    猴子左手拿着一个硕大的烤羊腿,右手端起白瓷杯,吃一口肉,饮一口酒,脸上一片愉悦。

    东华抬起酒杯,遥敬六人:“诸位,伴行一路,获益良多,不知不觉间,也到了辞别的时候。遥敬诸君一杯酒,盼望他年再见时。”

    六者陪同他一饮而尽,猴子将瓷杯放在地上,询问说道:“临别送行,用这怡情的杯子喝酒,未免不够豪气和畅快,有大碗吗?”

    东华失笑,倒也没有煞风景的去解释,喝这种奇珍佳酿,唯有用相对应的杯子才能挥发出酒水的香气,而是直接取出一大块玉石,制作出七个白玉海碗来。

    纵酒高歌,神采飞扬,酒酣处,东华抚琴,白龙舞剑,琴声萧萧,剑影刀光,在月光下,仿若一幅美好画卷。

    胜饮一夜,东华踏着晨露离去,队伍之中,三藏**凡胎,酒醉不醒。其余四仙,收拾好行装,将三藏放在平坦的马背上,继续启程。

    一日风尘,到了夜中,三藏才堪堪醒来,惊愕发现,自己正俯身在马背上,白龙马如同一道白光,在黑暗中穿行。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行了多少里路,总之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被颠散架了,心肝脾肺样样剧痛。

    “不行了,不行了,白龙你赶快停下来。”呲牙咧嘴地忍着疼痛,三藏抱紧了白马的脖颈。

    白龙马前蹄猛地高高扬起,好悬没有将三藏摔下去,砰的一声顿足在一处灯火通明的庄园门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