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五十九章:富贵险中求

第五十九章:富贵险中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能够困锁天仙的牢笼啊!”白骨精神情浅淡,嘴角含笑:“猴子,东华,你们感觉如何?”

    “除非圣人亲自临凡,否则的话,没有甚么牢笼可以困锁住俺老孙。”猴子认真说道。

    东华微微颔首:“天仙和天仙也是不一样的,不能一概而论。这所谓的牢笼,岂能拦住我的脚步?”

    “那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白骨精抬臂指道:“麻烦你们两个一起出手,攻破了这层禁锢,随后逼出幕后黑手。”

    猴子率先出手了,铁棒横空,金色霞光刺破苍穹,滚滚仙气如同离火金精,沿路炙烤着虚空,神力恢宏。

    “轰!”

    金箍棒和天地牢笼撞击在一起,方圆百里,仙气暴动,形成飓风,冲击向四面八方。

    东华帝君长衫轻扬,双眸之中闪耀着莹光,抬起了自己的右臂,玉白的手指碾压向前方。虚空在这一指下颤栗,星河在指尖处生成,与牢笼上的神文,亲密贴合在一处。

    刺目的光芒骤然浮现,砰砰地爆裂声连成一片,星河炸裂,不断毁灭着五光十色的文字。

    在两大神圣的合力之下,天地牢笼,岌岌可危。

    “相爷,不能再等下去了。若是被这些人挣脱了枷锁,我们将会面临恐怖结局……天帝还没有出世,大秦天庭还没有复兴,我等还不能死。”蓝衫男子诚恳说道。

    相爷手中托着传国玉玺,沉吟片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希望他们不会打扰到陛下的修行。”

    话音刚落,两人身影在原地渐渐模糊,清晰在牢笼之前。

    传国玉玺滴溜溜的飞上高空,六个大字霞光溢彩,幻化出无数道玄黑锁链,抵触在牢笼之上,为其源源不断地供养力量。

    “秦皇玉玺……尔等是何方神圣?”东华帝君停止了继续攻击,沉声喝道。

    “老夫吕不韦。”相爷淡淡说道。

    “大秦国相吕不韦!”天篷倒吸了一口凉气,脊柱发麻。

    “这吕不韦,很厉害?”过往的传说都湮没在时间长河里,年龄稚嫩的白龙马疑惑问道。

    天篷郑重点头:“没有他,就没有秦天帝,没有秦天帝,就没有秦天宫。你说,他厉不厉害?且,儒墨名法,杂农兵道,阴阳纵横,先秦十大家,吕不韦便是那杂家的创始人。”

    “杂家?太监?”白龙马一愣,随后一脸诚恳地望向吕不韦:“身为一名神圣,敢挥刀割去自己的命根,开创了太监一脉,你是真的很有勇气。”

    “噗……哈。”白骨精笑喷,伸手拍了拍白龙马的脑袋:“杂家是太监流派……好吧,你赢了,我很少服人,就服你。”

    吕不韦的眼角不断抽搐,脸色涨红,斥道:“不学无术,孤陋寡闻,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教,才能教出你这种货色!”

    白龙马大怒:“什么心理?你敢做,就不许别人谈论?怪不得别人都说,太监多是孤柺,心灵变态。”

    吕不韦已经出离的愤怒了,意念一动,传国玉玺上面
科技炼器师无弹窗
飞出一条手臂大小的黑龙,张牙舞爪,无视了天地牢笼,疾冲白龙。

    “滚开!”作为血统最为纯正的四海继承者,面对这小小的黑龙时,白龙马心中竟是忍不住生出臣服的想法。这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压迫,是血脉上的压制,令他莫名有些惊恐。

    就在马蹄即将和黑龙碰撞之时,后者的前半身蓦然变大,巨大而森寒的龙口大张,吞下了半只马腿。

    眼看着它就要啮合龙牙,白骨精伸手抓住了手腕粗细的龙尾,使劲一拉,将其生生拉到自己身边,狠狠砸在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砰,砰,砰……”

    白骨精拽着龙尾,使劲的砸了几下之后,眼珠一转,转手间将其砸向牢笼,只打得光芒璀璨,牢笼晃动。

    “是时候结束了。”另一边,一直没有停手的猴子猛地低喝一声,金箍棒化作一道金龙,咔嚓一声,斩碎了不堪重负的一段神文。

    这一段神文的崩溃,导致了整片华章的碎裂,五光十色的牢笼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蔓延向四面八方,最终在轰的一声巨响中化作虚无。

    “相爷,快走。”蓝衫男子上前两步,拉住吕不韦的衣襟。

    吕不韦摇了摇头,轻道:“不走了,再走又能走到哪里去?左右不过是这片空间,逃不掉的。”

    “这算是认命还是先见之明?”六名仙神踏出牢笼,白骨精手持巨大的化血神刀,轻声问道。

    “我想应该是后者。”吕不韦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严格来说,我们之间并没有多少仇恨,甚至都算不上敌对阵营。只是你们入侵了我们的家园,我们被动发起了进攻。”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或许还能够成为朋友。”吕不韦认真说道:“和上一个大时代中的古老势力成为朋友,对你们来说,好处极大。”

    白骨精似笑非笑:“比如说?”

    “比如说,我们那个时代中的修行功法,经验,感悟,以及许多微言大义。”吕不韦说着,稍稍一顿:“在这阿房宫中,就有一座藏书阁,里面有无数先秦时期的秘典真文。”

    “那你想过没有,相比较和你们成为朋友,将你们全部镇压,我们能够获得更多东西?”

    “始皇帝就沉睡在这片陵墓之内。倘若你们一意孤行,将他惊醒,那么最少也得是两败俱伤的结局。”吕不韦说道。

    白骨精转目望向东华:“你估计,秦天帝最多有多强?”

    “无法估量。”东华小声说道:“当年秦天帝惊才艳艳,在三界中纵横捭阖,哪怕有圣人在旁虎视眈眈,亦是差点抢走玉帝的位置。由此,便可知道他有多么强大。现在距离先秦时代已经过去了数万年,谁也不清楚,当初身负重伤的秦天帝,恢复到了甚么模样。”

    白骨精环视整个陵墓,咬了咬牙,说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放着沧海不动仅取一粟,这不是我的风格。诸位,富贵险中求,有谁愿同我一起,劫掠阿房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