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二十二章:最毒妇人心

第二十二章:最毒妇人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将心怀忐忑的张良丢进血刀空间,以深红色的锁链困锁在祭台铁柱上面,白骨精淡漠说道:“最后问你一遍,你是谁。”

    张良心思电转:“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是用什么标准来衡量我说话真假的呢?如果只是主观上的选择性相信,那这个问题还有什么意义?”

    “我不需要有什么认证标准,只要能够操控你的生死既可。怎么确定你的身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若连令我信服的证据都拿不出来,那么受到伤害的只会是你自己。”

    张良微微一顿,苦笑说道:“是我想多了。你本就不是一般的女子,行事古怪,不会拘于任何形式。”

    “少废话,我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白骨精面容微寒:“给你三盏茶的时间,证明你的身份。若是做不到,我就亲自用搜魂术法,抽出你的三魂七魄,进行献祭,寻找你的真身!”

    张良神情渐渐凝重,知道对方并未和自己开玩笑。而一旦被她寻到了西昆仑,就连西王母,怕是也只能将他乖乖的交出去。

    没办法,那只战天斗地的猴子,委实太过恐怖。

    “我叫公孙羽,乃是先秦最富盛名的棋圣。我腰间的锦囊中,装着白玉棋盘一套,你可将其拿出来,与我手谈一局。局中,我会尽量证明自己的身份。”

    白骨精拽下他腰间的锦囊,将其上的禁制摧毁,扫视了一遍,无语地发现,整个空间之中,唯有那套棋盘。

    “你怎么会在这里,三藏呢?”就在此时,耀眼的金辉在水中闪耀,猴子的身影出现在白骨精身边。

    “三藏被小白龙带去了西海,准备以此来勒索西天。”白骨精意识退出血刀空间,抬目问道:“花果山没出什么事情,对吧?”

    “当然没有。白猴儿应该是被人迷惑了,连自己都被骗了,才骗过的我们。”

    白骨精将张良放了出来,轻笑说道:“一切都是这个家伙导演出来的好戏。猴子,你若是心中有气,大可发泄在他的身上,我不介意。”

    “报复一个化身,纯粹浪费仙气,还是将他的真身摄取过来吧。”猴子一掌拍碎了张良的身躯,利用他的三魂七魄,在半空中构建出一个神辉闪耀的六星芒阵。

    当六星芒阵上面的符文消散,神辉散去,满脸错愕神色的玄衣少年,手中握着一粒黑子,从半空中掉落。

    轰的一声砸落在地面之上,张良却如梦初醒,神色恢复了平静,感叹道:“这才是真正的一力降十会啊,任凭我如何小心,甚至连真身都没有露面,在天仙面前,依旧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现在,你还不怕死吗?”白骨精将化血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面,冷笑道。

    张良摇了摇头,说道:“依我所见,四海龙王肯定不会同意小白龙的提议。这个喜欢自由,不愿受到束缚的单纯少年,只要被稍微挑拨一下,一定会单独行事,勒索西天。你们两个若是能够
原来我是女配sodu
抓住时机,应该能够将赎金从小白龙手中抢过来。”

    白骨精似笑非笑:“你道我为何要放走小白龙?你能够想到的东西,我自己也能够想到。这么一说,你对我好像并无什么用处,不如就杀了吧。”

    张良嘴角抽搐了一下:“西行路上,每一次劫难,死的神圣越多,获胜的一方就会得到越多的功德。我可以协助你一起,布下一个杀劫,将人教,截教,娲皇宫势力,以及天地间其余的一些大势力,全部牵扯进来,提供养料。”

    白骨精沉吟了许久,目光闪烁:“我拒绝。想要做到这一点,我自己就可以,但是却应付不了之后的情况。我没有信心完全掌控这把火,也不相信你有实力能够玩火。”

    张良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既然你怀疑我的能力。那么我们就将范围缩小一些。当西天和四海的战争爆发之后,推波助澜,使战火波及到整个三界的各个角落,引发杀劫。”

    白骨精眼波流转,笑容浅淡:“很好,很强大。你提出来了这个建议,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完成吧。不管成功与失败,你最终会不会被盛怒的西天和四海联手残杀,和本圣都没有分毫关系。”

    张良鼓了鼓眼角,突然很想骂一句:最毒妇人心!

    白骨精强行抽取了张良的一魂一魄,以作抵押。将封印在天狐戒指中的鲲鹏召唤出来,暂且借给对方代步。

    不可否认,这其中具有浓郁的监视因素……

    良久,西海,小白龙怒气冲冲地飞出了龙宫,双眸赤红:“说甚么龙族的现状与未来,哪怕是为了所谓族运,凭什么要我做出牺牲?

    呵,还说甚么有人在嫉妒我的机缘,恨不能以身相替,说的好像西行结束之后,功德全部给我一样。

    一个工具的身份,谁愿意要,来找我便是,真当我稀罕不成!”

    带着一腔怒意,满腹委屈,小白龙回到藏匿钢铁宫殿的水宫,将其取出托起,腾云驾雾,飞向鹰愁涧方向。

    他以往的人生之中习惯了顺从,所以此时并没有什么夸张的想法,这也是敖润殿下容他独自离开的根本原因。

    “西海龙君殿下,不同意你这么做,对吧?”待他重返涧水旁,准备下水的时候,玄衣少年化光而现,站立于清波秀水之上,认真问道。

    小白龙脸颊抽搐了一下,怒声道:“你是在嘲讽我?”

    张良摇头说道:“我有嘲讽你的必要吗?掏心掏肺的给你讲,我只为功德而来。在三藏西行助和阻上面选择了后者。从根本上来说,帮助你,就是帮助我自己。现在你的想法破灭,同时也毁灭了我的奢望。”

    小白龙长叹道:“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宿命!”

    “经过最大程度的努力之后,依旧无能为力的事情,可以推脱成宿命。可是你现在,可曾为此有过丝毫努力?”张良沉声说道:“所以,这不是所谓宿命,而是你的不思进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