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十三章:大圣出山

第十三章:大圣出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无畏不代表不怕死,不怕死不代表敢于面对一切危险,敢于面对一切危险不代表能够无惧一切恐怖。

    三藏有一颗无畏之心,虽然现在称不上一个大字,但是也敢直面生死,或者说,无惧死亡。然而,这一切都得有一个前提,那便是,能够死得其所。

    倘若遭人连累,死的不明不白,自己的理想,抱负,心愿,通通化作虚无,这种死法,实在是太冤枉。

    三藏不想这么冤枉,故而他不想傻子一样,顶着浩瀚雷霆上前,拿着自己的生命为赌注,去救一个并不熟悉的陌生人。

    只是,以他现在自封法力神通的状态,很显然,无法拒绝白骨精的某些决定,被一阵妖风吹到了六字真言符箓之前。

    看着近在咫尺,伸手就能触碰到的符箓,三藏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合十,紧闭双眼,开始诵经。

    神圣浩大,振聋发聩,却又在狂风怒雷声中缥缈的经文声在此间响起,令六字真言符箓微微发光,也让天空中的雷霆更加的狂暴。在某刻,一条硕大的雷龙从云层中飞出,张牙舞爪地冲向三藏。

    紧闭双眼的三藏并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可是他念出的经文,却化作了实质,字字生光,排列成一面符文之盾,挡在他的头顶之上。

    雷龙五爪重重拍击在符文之盾上面,紫光和金光碰撞交织,在漆黑的世界中,闪耀出耀眼的光芒。

    白骨精神情微微凝重,紫光闪烁之间,狩魔神弓在手,单脚蹬弓,拉出了一道长长的核武神箭,崩弦间,将雷龙击穿。

    在六字真言符箓被揭下之前,白骨精不会允许三藏受到什么伤害。

    三灾劫难的恐怖在于牵连,一旦形成牵连因果,劫难的等级就会无限度变高,狂暴攻击向因果线之内的所有人。不管对方是什么修为,什么境界,总有比其强大很多的攻击临身。

    这也是,仙门高手不帮助门下弟子渡三灾的主要原因。毕竟,越帮越忙,还容易赔上己方强者……

    一条雷龙被射杀,更多庞大的雷龙从雷海之中游出来,挥舞着利爪,喷吐着闪电,带着轰隆隆的声响,冲向白骨和三藏。

    “三藏,快点将符箓揭下来。猴子,赶快破境成功吧。不然的话,今日真的会死人的。”白骨精轻声呢喃着,施展出三头六臂的神通,竭尽全力,射箭出刀,斩杀着一只只无比强悍,源源不断地雷龙。

    六字真言符箓前,三藏头顶的经文之盾已经被破灭了九成,唯有一层淡淡的光晕,在守护着他的肉身。

    三灾劫难和西行大计本就不在一个系统之中,不认三藏西行主角的身份,更别说所谓的主角光环。当他头顶最后一层光晕破碎时,三藏怕是又要经历一次轮回。

    如此情况,白骨精看的明白,诸圣当然不会看不出来。

    他们无法接受推翻一切算计,掀翻棋盘,让一切重来。故而,有人出手了。

    一颗滴溜溜的红绣球从天外天而来,深入进雷海之中,翻天倒海,毁灭着雷电本源。

    这三灾劫难亦是无比孤傲,哪怕出手的是圣人,也不会有丝毫退让。难以言喻的雷霆风暴在冥冥之中出现,逆袭苍天,刮向三十三天外。

    “放肆!”

    当雷霆风暴一路横推,来到娲
独步天途帖吧
皇宫前时,一道充满震怒的声音响彻万里,巨大的仙气手掌被法则之力凝聚而出,狠狠拍击向片片雷云风暴。

    “轰!”

    仙气手掌与雷云风暴剧烈相撞,不同规则下的符文相互攻伐,在某一时刻,突然剧烈燃烧了起来,将整个虚空扭曲。

    “我以圣人的名义,喝令三灾法则退避。”光彩夺目的女子走出宫殿,横眉冷对,呵斥说道。

    圣人真言的力量纵横天地,欲要规定三灾法则。只可惜,三灾法则本就不惧圣人,在强权之下,反而越挫越勇,法则玉碎成块,每一块之上都布满了雷,火,风三灾劫难。

    “真是令人讨厌啊!”女娲微微一叹,伸手间,召唤出一张纹绣着锦绣河山的神图,将三灾风暴全部定住,逐一炼化……

    人世间,经过白骨,女娲,接连出手相助,三藏终于以经文解开了六字真言符箓上面的密码锁,抬起软弱无力的右臂,伸手抓向符箓本体。

    当他苍白的手指触碰到符箓之际,一阵诡异的狂风陡然间出现,提前将其揭起,裹在风眼之中,晃晃悠悠地飘向高空。

    山腹之中,猴子睁开了双眼,满天异相顿时收敛,灿灿光华消散,他整个人,如同一只看破了一切的老猿,面对不断在他身上留下深深血痕的灭世神雷,波澜不惊。

    “金箍棒……”

    猴子轻轻唤了一句,丁点金光从他耳中跳出,在半空中不断变大,最终化作一根巨柱,将山体撞碎,深入进雷海之中。

    一如当年大禹用此神针定四海,雷海中的诸多雷兽,雷霆,被定海神珍铁强行镇压,再也动弹不得。

    足足僵持了数个时辰,雷海中的法则之力增强了数倍,都没能脱离定海神针的禁锢,无奈渐退。

    乌云和雷海退去,光明重新普照大地,带给所有经历过这场末世浩劫的生灵们一丝暖意和舒畅。

    几米阳光透过五指山顶部的大洞,照射进常年阴暗潮湿的洞中,投射在一只身穿暗旧黄金锁子甲的猴子身上,使他鼻子蓦然间一酸,眼眶微红。

    没有在黑暗中歇斯底里过,便不会感动于光明的热量。更别说,在这光明之中,还有令自己挂念了数十年的猴子猴孙,以及,她。

    “轰!”

    迟迟没有见到猴子破山而出,白骨精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一刀斩碎豆腐般的石壁,将更多的明亮带进洞府。

    “白骨……”

    “嗯。”

    “我就不说谢谢了。”

    白骨精理所当然地点头,微笑道:“正当如此。”

    “能不能抱我一下?”怔怔看着本相容颜如画,风华绝世的她,猴子迟疑了许久,轻声开口,目光之中,隐隐带着几分希冀。

    白骨精不是不知道,猴子现在需要被安慰,需要安全感,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可是这些东西,都不应该是他来给于对方,否则的话,一切都将会变了味道。

    从始至终,他对猴子,都只有手足之情,并无情.爱之意。正因为足够尊重对方,所以他才不愿意含糊了两者之间的关系。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当没有希望成为了常态,这件事情已经不再可怕。可怕的是,所有的希望,在最终都化作梦幻泡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