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十章:两个神经病

第十章:两个神经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傍晚时分,天阴,大日不出,霞光不现。

    无数道身影,如同一条条支流,在村落之前汇聚成一片人海。其中有仙,有神,有妖,有魔,甚至有鬼魅精怪。

    他们如同大势力中附属的炮灰,是西行路上的跗骨之蛆。只要西行队伍有劫难出现,他们便会通过各种渠道获取消息,疯狗一样扑过来。

    只不过,这片人海看着吓人,却也是乌合之众。没有领导者,没有鼎盛的士气,且各自为政。故而他们徘徊在村落外好久,始终没能众志成城,合力攻击神煞大阵。

    地府,鬼门关前。

    所谓的鬼门关,并不是凡间传说中的城关,而是一座巨大的牌楼。牌楼之上横书‘鬼门关’三个苍劲有力的上古文字,左右有十八个鬼王带领着数百只小鬼把手,严禁拥有肉身的强者私闯地府。

    “来者何人,可有路引?”每一位进出鬼门关的阴魂,都有身穿差衣的小鬼手持典薄,进行审核,此时,便有两名小鬼来到两者身前,执笔问道。

    上一次尾随猴子前来,鬼门关大开,白骨精也就在黄泉路上受了些许磨难。今时不同往日,他们想要过关,首先就要摆平这些鬼差。

    “你们佛门在地府的势大,过关应该没有问题吧?”以白骨精的修为,完全可以定住这些小鬼,强行入关。可是地府之中神圣众多,十殿阎王更是难缠,他才没有将精力浪费在这上面的打算。

    三藏上前数步,对着小鬼们说道:“你们找个人去忘川河畔,求见地藏王菩萨,就说故人到访。”

    “不用麻烦了。”便在此时,浑身散发着金色神辉的地藏王,骑着异兽谛听走出关卡,笑着开口:“谛听已经听出了你们的来意,且随我一起,前往恶鬼山吧。”

    在地藏王的引导下,三藏和白骨一路经行过黄泉路,三生石,望乡台,忘川河,彼岸花丛,最终在奈何桥东三百里,见到了那座巍峨壮观的恶鬼山。

    但只见,山崖陡峭,怪石林立,骨骸头颅镶作饰品,滚滚黑烟直冲云霄,阴云中雷龙腾跃,时不时降下一道紫霄神雷,劈在被粗重锁链捆绑的厉鬼身上,引发凄厉嚎叫,令闻着头皮发麻。

    抬目望了望几欲灭世的场景,白骨精暗道:“自己只占好处不残杀无辜的做法果然没错,这种被紫霄神雷洗礼的感觉,肯定不会多么美妙。”

    他只求大功德,不要大业力。除非,哪一天这个世界没有了天道。

    三藏目光有些复杂,心绪难明。

    渡化一只厉鬼不难,消除厉鬼身上的业力也不难,难得是,在恶鬼山这种地方进行超度。

    这情况,差不多就相当于跑去强盗窝里面,劝恶徒放下屠刀,重返田地一样,很扯,很不靠谱。

    “白骨,我需要你的帮助。”良久之后,三藏转目,认真说道。

    “不帮。”白骨精的态度很坚决,令对方嘴角一阵抽搐。

    三藏很认真的想了想,自己目前好像拿不出任何利益来,引诱白骨出手,于是心中更加凄苦。

    “三藏,你为何不请我帮你?
独步天途帖吧
”地藏王轻声询问。

    三藏沉吟了片刻,摇头说道:“西行路上,我们不是同行者。”

    地藏王目光微微一凝,双手合十,唤了一声佛号,不再言语。

    “搞不懂你的思维。”白骨精撇了撇嘴,指着令人牙酸的恶鬼山说道:“不让地藏王帮忙,那你就自己上,不过要小心,别被万鬼给吞吃了。”

    “我若不沉沦,怎知沉沦的苦楚。我不入地狱,怎知万鬼的凄苦。”深吸了一口气,三藏叹息,迈步向前。

    “妈的,和尚你真疯了?”危急关头,白骨精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冷喝说道。

    三藏转目,神情坦诚:“我觉得,我不会死,不用担心。”

    “神经病!”在他一脸真诚之下,白骨精莫名的有些气恼,甩开他的手臂,冷眼旁观。

    三藏失笑:“其实,你早就想要这么骂我了,对吧?可是你不明白,大乘佛法的无畏和自信。”

    “屁。把自己说的这么有种,遇到山贼时,是谁跑的那么快,令人满眼腿毛飘荡?”白骨精呲笑说道。

    三藏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地藏王哈哈大笑,情难自控。

    “那个是不一样的……”

    “少废话,要去赶紧去,我不喜欢这么阴森的地方。”白骨精不由分说的推了他一下,直接将其推到山脚下。

    三藏郁闷地回头观望,小声呢喃了一句野蛮,引得白骨精横眉倒竖,挽着袖口就要揍他,万幸被笑惨了的地藏王艰难拦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怎么闹,该要承受的,却始终逃避不掉。三藏神情渐渐严肃了下来,摆正衣襟,一步步走向恶鬼山的阶梯,嘴里轮番念着《度亡经》,《金刚经》,《孔雀经》,《弥陀经》,字字化符,光芒璀璨,飞向罪孽深重的厉鬼。

    一千二百个由累累白骨搭建而成,布满猩红血液的台阶之上,冒出了无数鬼脸,煞白丑陋,张着血盆大口,不断嘶吼,令人心肝冒寒气。

    三藏踏上了第一个石阶,数张鬼脸大口咬在了他的神魂之上,疯狂撕扯着他的魂力。无数身上绑着粗重锁链的厉鬼,从山体中飞出,留着长长的口水,堆积过去,将三藏淹没。

    “他不会死在里面吧?”白骨精微微向后推了几步,不是害怕,而是恶心。就好似,凡人恶心无数虫子在自己身上乱爬一样。

    地藏王轻声说道:“你难道没发现,万鬼在吞噬他的魂力?最多一个时辰,如果他找不出隔绝恶鬼的办法,就会被彻底吞吃掉。”

    “你不打算救他?”

    “不打算,他都说了,我不是同行人。”地藏王淡淡说道。

    白骨精翻了翻白眼:“你也是神经病。和你们这种人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我感觉自己想问题的角度也渐渐变得诡异。”

    地藏王哑然失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说的我没有一点脾气。白骨,你真是一个妙人。”

    白骨精想了想,莞尔道:“我不是妙人,我是一个俗人。不学问,无正义,乏良善,以富利为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