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四章:渡劫难,白骨出手

第四章:渡劫难,白骨出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钢铁宫殿快速被流沙吞噬,白骨精悬浮半空,冷眼旁观。

    不管情况有多么凶险,他始终坚信,唐三藏不会刚刚出了长安,就死在这一难上。否则的话,对方这天选主角的身份,就很值得商榷了。

    “你说,三藏会不会死?”见到黄沙地久久没有动静,石矶轻声说道。

    “要不要打一个赌?我猜不会。”白骨精认真说道。

    “赌誓不成立,因为我也猜不会。”

    石矶话音刚落,一只血迹斑斑的手掌便从黄沙中伸了出来,艰难的拨出了一个大洞,伸出了一颗脑袋,其嘴唇大张,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你还想做什么?”白骨精深深望了三藏一眼,转目说道。

    石矶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安,按照常理来讲,若是不动用法力,一个人,很难从密度如此大的沙子中爬出来。可是现在没有任何法力波动,三藏却真的逃出了生天,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疑惑,所以才有交流。石矶没有去管两人敌对的身份,郑重询问。

    风沙将三藏的脸割出道道血痕,他却依旧在微笑着,这笑容之明亮,竟是令人情不自禁的心生暖意。

    “因为我不想死在里面,所以我就出来了。”

    这算是什么回答?不止是石矶,就连白骨精都有些无语。可是当两者细细揣摩了一下这番话,好像从中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或许是一种品格,又或许是一种力量。两者谁也说不清,但是却不敢轻视。

    “三藏,你修行的大乘佛法,究竟是什么?别说普渡众生,这一点我已经知道。”白骨精忍不住问道。

    “大乘佛法就是大乘佛法,不是其他东西。你可以简单的将它理解成智慧,或者传播智慧的媒介。”三藏笑着说道。

    白骨精沉声说道:“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如何用你的智慧生存?佛门始终没有出现,想必一定是出了什么变故,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你如何活下去?”

    “谁说我没有外援?”三藏疑惑地问道。

    白骨精眼睛眯起:“之前我已经说了,我破不了此阵。”

    “你破不了,但是布这个阵法的人,可以将其破除。”三藏诚恳说道:“只要你击败对方。”

    “凭什么?”

    三藏微微一顿:“就凭,我活着比死了对你的好处更大。你想过没有,若是我死了,这个三界会变成什么样?你又会面临什么局面?”

    “可是……我不觉得没有我的帮助,你就会死。应该,有底牌的吧?”白骨精庄重说道。

    “没有底牌。”三藏摇了摇头,说道:“你若是今天不出手,我真的很有可能会死。嗯……我现在已经失血过多,头有些晕,如果不能尽快得到治疗,怕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白骨精沉默了许久,说道:“好处呢?别给我谈你活着或者死去对我的影响,看不到好处,我不会出手。”

    “不提这或许是一场天道劫难,救我可得天道功德。只说,可以得到我的好感怎么样?”明明是一句玩笑般的话语,三藏却说的极为认真:“我们相互算计过彼此,相互伤害过彼此,曾同行赶
探险寻踪记最新章节
路,曾夜中共饮,但是关系委实说不上好。甚至,仅仅比陌生人好上那么一丝。救命之恩,会让我改变对你的看法,或许,能够认同你为朋友。”

    白骨精思索了片刻,笑着说道:“再加一个条件,我就尽力救你。”

    “你说。”

    “若是佛门要害我和猴子,你不能有丝毫帮凶行为。比如,给猴子或者我戴上一幅符文枷锁,试图以什么经文来控制我们。”白骨精想起了猴子痛恶欲绝的紧箍咒,严肃说道。

    三藏想了想,笑了:“动手吧。”

    “你确定要相信这个和尚?此外,你难道不认为,杀掉他,或许能够得到更多?”石矶当真是没有想到,白骨精居然会因为这种理由出手,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或许是受了他在法门寺说的那一番话影响,感觉他会信守诺言。既然选择了相信,何必再想杀了他可以得到多少好处?”白骨精召唤出狩魔弓,轻声说道。

    “感觉?”石矶呲笑道:“以阴毒闻名三界的白骨精,说凭感觉相信一个和尚?你自己不觉得可笑!”

    “你不懂,他是唐僧。”白骨精拉开了狩魔弓,崩出了核武箭,细细的箭矢在疾速飞行的过程中不断变大,最终形成流星一般的紫色光团,悍然轰击而去。

    石矶疾速后退,可是不管她如何退,总感觉那紫色光团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其中包裹的力量,足以将自己轰成碎片。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石矶一晃身,进入了阵图之中,利用阵图中的烈阳金剑,烈风罡刀不断削弱着如同跗骨之蛆的核武箭,当将其中的力量斩落到一定程度,才堪堪避开了这一箭攻击。

    “短短时间之内,你居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石矶悬浮在阵图之中,满脸惊骇。

    白骨精收弓而立,思索了一下,干脆直接迈步进入阵图之中,挥洒出滚滚生命精气,医治好三藏身上恐怖的伤痕。

    “我想要知道,你们可以阻拦佛门多长时间。”将钢铁宫殿从流沙中拔了出来,把三藏丢进宫殿之中,扔给他一些肉食和烈酒,白骨精向石矶说道。

    钢铁宫殿中,三藏没有丝毫迟疑,拿起酒肉便吃喝,洒脱的根本就不像是佛门中人。

    他的想法很简单,饿了,就要吃东西。渴了,就要喝水。至于佛门的清规戒律,三藏法师表示,他都快要忘了具体的条例。

    石矶静默了很长时间,摇头说道:“有你在这里,或许,能够阻拦多长时间已经不再重要了。不过白骨精,我最后再提醒你一句。唐三藏,是光大佛门的一杆旗帜。而佛门,与你有不共戴天的血仇。你现在帮助他,就是在背叛曾经的自己。背叛了,那只猴子。”

    白骨精不耐烦地说道:“你什么都不懂,就别胡乱说话。一个死亡的三藏,不符合我和猴子的利益。我保护三藏,又不是为了佛门。”

    石矶目光微冷,不再言语,身躯陡然消散在风沙里,在这一瞬间,无数金色的利剑从太阳中激/射而出,风沙变得更加猛烈,如同一柄柄大道斧刃,要斩去白骨精的修为。

    这是以圣人炼制的混元金斗为阵图的大阵,可以强行削去仙神的修为境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