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章:白骨精感同身受,双叉岭石矶重生。

第一章:白骨精感同身受,双叉岭石矶重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话表数千年前,商末时期,骷髅山,白骨洞中有一名性格纯善的女子,被闻名天下的太乙真人阴谋算计,无辜枉死,一点真灵上榜,成为了偏远星空中,寂静阴冷的月游星之主。

    由此开始,原本极为善良的女子便彻底醒悟,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想要好好的生活,首先,就要变得比任何人都冷酷,都无情。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诌狗,圣人不仁以众生为诌狗,里面真正的意思,当然不是字面上表达的这般,可是不去往深层次理解,仅仅去体会字面上最简单的含义,便会发觉,这未免不是真理。

    上榜之后,被封神君,幽闭在凄冷的月游星中,她哭过,闹过,疯狂过,怨恨过,歇斯底里过……最终,在那种阴森的环境下,渐渐平静,沉静,深沉,甚至和这环境彻底融为了一体。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宇宙间忽然大变,乌云弥漫了整个星空,雷龙在乌云中腾跃,一种灭世般的恢宏力量在天空中出现。最终,引出了那株青莲。

    包括圣人在内,没有人注意到,在青莲出现的那一霎那,她便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拽出了星球,太上的封印,在这股力量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她被这股力量包裹着,来到了东胜神州,一座巨大的山岭之中,化作了一块崖顶巨石。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受尽阳光暴晒,风吹雨打。某刻,当三只蠢笨的妖怪来到了这座山岭时,她伸展了一下腰肢,恍惚之间,化形而出,变成了无数年前,那风貌无双的女子。

    迎着阳光,站在崖顶,看了看嫩白的双手,望了望赤着的脚掌,女子灿烂的笑了,如同一朵浊世中的百合花,纯白无暇……

    ……

    骑着太宗相送的良马,带着十二名膀大腰圆,披甲携枪的孔武大汉,白骨精和唐三藏的旅途,不像是去取经,反而像是绿林豪杰出行。

    当然,换成更现代一点的说法,就是黑涩会大哥带着一帮小弟,招摇过市。

    “白骨,让这些军士们回去吧,太过张扬了一些。更何况,西行路上,多是妖魔鬼怪,也容易坏了他们的性命。”路上,三藏骑在白马之上,看着官道两边,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群众,转目说道。

    对于这种小请求,白骨精自是应允,当即便解除了十二人护卫的身份,让他们回转大唐。

    初时,这十二人还不乐意,要坚守唐王交给他们的使命。结果被白骨精卷起一阵妖风,丢到了千里之外,这才罢休。

    数日马不停蹄,夜深时,两人御马来到了鼎鼎有名的法门寺前,下马登门。

    听闻国师大人到访,法门寺上至住持,下至扫地僧人,尽皆出迎,浩浩荡荡千八百人,一时间将整个寺门堵得是水泄不通。

    被千众拥戴着进了寺庙,白骨精谢绝了住持派人服侍的好意,和三藏用过斋饭之后,进入了同一个小院,一个住在东厢房,一个住在西厢房。

    月华如水,星辰微亮,淡淡的凉风拂过小院,仿若带走了所有躁动,将宁静悠远留给院中生灵。

    白骨精不需要睡眠,拉着略有疲惫的三藏,坐在正门堂前,召唤出两坛烈酒,将其中的一坛递给他:“喝不喝?”

    玄奘犹豫了一下,却出乎他意料的将烈酒接了过去,拔开了布塞:“你好像有很多话要说。”

    “是有一些。”白骨精饮了一口烈酒,感受着割喉一般的痛感,轻道:“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你我将会是同行人,将来或许还会成为战友。可是,我却始终都不曾了解过你。”

    三藏丝毫不顾佛门清规,饮酒说道:“我本是菩提树上的一只金蝉,在懵懵懂懂的时候,成为了佛祖的弟子。

    我不喜欢修行,不喜欢神通,甚至,不太喜欢佛法。整个世间,好像就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去喜欢。

    佛祖讲法,我打瞌睡。不是因为听不懂,而是觉得太无聊。神通,法力,信仰之力,功德金光,这些与我何益?

    浑浑噩噩过了很长时间,直到我走下西天,来到蛮荒,游历整个世界。

    在那段旅途之中,我被一些人帮助,也帮助了更多的人。我和妖族,魔族,巫族成为了朋友,自此奔波在诸族之中,向他们传播智慧,帮助他们摆脱愚昧和无知。

    看着他们因为我而变得更智慧,看着他们获得了更好的生活,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看着幸福美满世界,当时,我的血液在渐渐沸腾,人生好像有了方向。

    后来,战争却摧毁了这一切。魔族几乎被灭,无数可怜的孩子,惨遭所谓仙人的镇杀。妖族衰落,一蹶不振,所谓的旷世奇妖,最终却变成了宠物。巫族沦落,苟延残喘,如今已经再也不见踪迹。

    自此开始,我更加讨厌修行。直到,地藏王发出了大誓愿,震惊三界。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听起来是一个很傻的宣言。但是,却代表了一个人的态度。让我明白了,生命的价值。

    从此之后,我改修大乘佛法,在西天中逐渐成为了异类。和佛祖以及众佛陀的关系越来越远,但是,交给我的任务却越来越多。每一件,都沾染着极大因果。

    我不想去思量这其中的东西,因为我的家在那里,我所有熟知的人在那里,若是非要追根究底,我担心会失去我现有的一切。

    说到这里,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你被佛门镇压,是我和天庭交涉的结果,直白的说,是我导致了你的悲剧。

    后来,开始轮回。每轮回一次,我对大乘佛法的感悟就越多,对那些还处于愚昧中的生灵,就越怜悯。轮回了九世,现在,我已经不再是我。金蝉子,已经死在了九世轮回的路上,我,叫做玄奘……”

    三藏一边说,一边喝着酒。白骨精目光微微朦胧,下意识地将烈酒一坛坛的拿出,摆放到两人面前。

    一番话,说了很久,三藏醉了,歪倒在青石上面,白玉般的脸颊上面,泛起桃红,嘴里时不时还会呢喃两声。

    白骨精将坛中的最后一口酒饮尽,转目说道:“十万八千里,走的不是路,而是修行。何须灵山求大乘,当你走完这段路,功德圆满之时,你就是大乘佛教的佛祖……
阵阵惊仙txt下载
只是,你在乎的那些人,将你当作了羔羊啊!可笑不可笑,可笑,可是我为什么会有些心酸?”

    ……

    ……

    生灵为何会因为别人的命运而产生情绪?最关键的一点,莫过于感同身受。或者说,完成了极大一部分的代入。

    因为代入感,人类会因为电视剧中的剧情欢喜或哭泣,会因为故事中的悲观离合而变换情绪,会在听到惨剧的时候心生凄凄。

    三藏是一个羔羊,可他白骨精又能好到哪里去?现在天庭在护卫着他,只是将他当作棋子来使用。

    将来西行完毕,那些高高在上的圣人,又岂会允许他独占功德?免不了,又是一场分蛋糕的大戏。

    “不管你是怎么想,总之,我是不甘心做蛋糕的,更不愿被当作肥肉,引得群狼撕咬。”白骨精说着,貌似无意地将手压在了三藏身边的锡杖上,心中呢喃:“对不起……虽然你很可怜,但是我不会因此而心软。毕竟,我们不熟。”

    他不确定现在是否有人在监视着他们两个,为了保险起见,没有选择将锡杖拿起。

    “是否分解固化能量?”魅灵世界内,魅欢欣说道。

    白骨精轻道:“分解九成左右的能量,剩余的一成,全部用在锡杖表面上,短时间内,不能被任何人发现古怪。”

    “确定分解。”

    伴随着魅的一阵欢呼,无声无息间,白骨精个人属性版上面的魅币数值飞速上涨,半盏茶的时间内,便涨到了五千万,并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五盏茶左右的时间过后,魅币数值停止了增长,白骨精惊讶的望着那串长长的数字,数了三遍,才终于敢确认,那是七千五百六十七万三千八百九十枚魅币。

    一根锡杖而已,居然引起了魅币增长暴动。七千五百多万魅币啊,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停滞了许久,滚烫的神魂才渐渐恢复了平静,白骨精站起身,将锡杖拿了起来,提起三藏,走进东厢房。

    进入房间,把锡杖随手丢在地上,将三藏扔到床上,白骨精在他的行礼之中翻来覆去找了许久,拿出锦襕袈裟,盖在了他的身上,轻声呢喃:“希望这七佛相伴的袈裟,能够护你周全,不受妖魔侵扰。”

    当他离开东厢房,回到西厢房之后,一大一小两个和尚从阴影中走出,来到了玄奘身边。

    “菩萨,这白骨精看起来,不像是穷凶极恶的样子。”小癞和尚看着熟睡中的三藏,轻声说道。

    大癞和尚摇了摇头:“你不会懂。白骨精如此表现,不知道在谋划着什么阴谋。”

    小癞和尚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反驳:“那,我们还用跟着三藏吗?”

    “回去罢。白骨精没有对三藏出手的意图,那我们跟着就没有了什么意义。”大癞和尚开口说道。

    正在交谈中的两者并不知晓,在锦襕袈裟之上,粘黏着的一粒灰尘监控器,将他们的身影和谈话,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另外一个房间之中。

    当两个和尚离开很久之后,白骨精将一只傀儡放在床上,其本尊化作一只小小的蚂蚁,爬入东厢房,一步步登上了锦襕袈裟。

    将灰尘监控器收起,白骨精命令说道:“分解锦襕袈裟,程度与之前的九环锡杖一样。”

    话音刚落,他的个人账户上面,魅币数值再次迅猛的跳动起来……七千六百万,七千七百万,七千八百万……几乎每一次的变数,都是百万级别。

    半炷香的时间过后,魅币的最终数值停在了两亿四千三百九十九万左右,已然破亿!

    压制住心潮澎湃的情绪,白骨精回转到自己的房间,以蚂蚁的形态,不断跺脚,以缓和此刻的心情。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才渐渐恢复了平静。收回傀儡,以本尊的身躯出现,躺倒在床上,意识进入魅灵世界。

    “恭喜你主人,资产成功破亿。”魅、灵两女感受到他的意识进来,一起笑着说道。

    白骨精平静地道:“我也没想到,那袈裟和锡杖居然蕴涵着如此强大的能量。不过能量是守恒的,自此之后,这两件宝贝,怕是就会沦为废品了。”

    “废品就废品呗,反正东西不是我们的,不心疼。”魅开朗笑着:“资产过亿,主人你能够购买的东西就太多了,要不要买一颗核武弹来玩玩?仅需一颗核武弹,就能够干翻高高在上,为数不多的天仙。”

    “干翻,不是炸死?”白骨精敏锐地说道。

    魅好笑地说道:“干翻还不行啊,整个三界之中,算上从太古活到现在的老怪物,天仙级别的神圣又有多少?这种级别的存在,可不是多如走狗。”

    白骨精想了想,说道:“这个以后再说吧,危险时,可以丢出一颗核弹来,给自己争取逃走的机会。”

    “主人,您该更换画皮了。此外,把枪斗术学到最高等级吧。”不像性格开朗外向的魅,灵从始至终情绪都没有太大波动,只是浅浅笑着。

    白骨精颔首,当下定制了一幅价值一千五百万的画皮,穿在身上之后,几乎相当于拥有了肉身,各种感触不仅没有丝毫残缺,反而还能够向上调节好几个档位。

    也就是说,若是此刻他在享受美味,那么只要将味蕾的触觉向上调节几个档位,就能品尝出别人品尝不出来的味道。此外,爽感,痛感之类的感触亦然。

    如若不是身躯的外形还是女性,他都没有必要再去想什么证道菩提。

    购买出了枪斗术的后续精要,白骨精没有即刻修行,而是将其改换成了书卷的形式,从魅灵世界拿了出来。

    不经意间,天亮了。

    清晨,双叉岭。

    一身白裙的石矶盘坐在崖顶青岩之上,对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三名大妖问道:“让你们探听的消息,现在如何了?”

    老虎精寅将军开口道:“我们联络了无数妖族好友,得到的最新消息是,齐天大圣目前不知所踪,白骨精和唐三藏一起离开了长安,踏上了取经的道路。”

    石矶嘴角绽放出一抹冷冽的笑意:“那么,他们现如今到了哪里?距离双叉岭,还有多少距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