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十六章:计划赶不上变化

第十六章:计划赶不上变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观世音本来就很重视王灵官,经过如来的嘱咐之后,这股重视,更是衍化成为提防。因而她根本没有使用化身前往人间,而是选择了真身下凡。

    她落地时,王灵官,白骨精两位仙人,正在陪伴着陈光蕊一家吃饭,喜笑开颜。

    她显化时,王灵官和白骨精一起变了颜色,整个大殿中的氛围,迅速由热烈转化为清冷,寂静。

    “观世音亲自临凡,不知有何贵干?”王灵官放下酒杯,挽了挽袖口,站起身。

    “和你没有关系。”观世音的神情并不倨傲,声音甚至温和平静,可是听到这句话的王灵官,心中却好似冒出了一把火,烧得他耳垂微红。

    白骨精饮酒,抬目:“不请自来,不告登门,是谓恶客。佛教,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么一幅形象?”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镇压你。”观世音淡漠说道。

    “我被镇压,不符合很多人的利益。”白骨精幽幽说道:“如果你坚持这样做的话,可以试试。我也想要看看,有多少神圣会被牵引出来。”

    观世音目光微冷,白骨精神情平静,相互对峙之间,却都没有动手。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你。为了利益,连生死都抛到了脑后。”

    白骨精危襟正坐,背部挺直:“我们这边真的很忙,没工夫招待你,请菩萨尽快离开。”

    观世音伸手指着襁褓中的孩子:“我今天是为了带他离开的,白骨精,你应该清楚,你们拦不住我。”

    “不行。纵然你是观世音,可陈袆是我的孩子,你有什么权利将他带走?”一直有些发怔的殷温娇陡然间蹙起眉头,大声喊道。

    “他不是你的孩子。”观世音平静说道:“说好听一些,你是佛母;说的不好听,你只是它诞生的一个媒介。他本就是我佛门弟子,这关系无论是从时间还是亲疏上面,都优先于你和他的关系。”

    殷温娇双眸之中含满泪水,紧紧抱着面带不忍之色的金蝉子,失魂落魄地呢喃道:“不,这不是真的,陈袆是我九月怀胎生出来的,不是什么佛门弟子。”

    陈光蕊脸色狰狞地望着观世音:“滚,这里不欢迎你。”

    “这一生,金蝉子没有被封印记忆。你们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自己询问你们的孩子。”观世音开口。

    白骨精一直沉默。倒不是畏惧观世音的实力,而是他很清楚两件事情。

    首先,就算这里的人一起动手,也很难战胜观世音。其次,诚如对方所言,金蝉子转世,只为历劫而已,一个保存着过往所有记忆的人,又怎么能够称得上一个新的生命?怎么算得上,殷温娇的孩子?

    “让陈袆自己选择吧。”在一片静寂之中,白骨精发出了一道略微沙哑的声音,目光如霜。

    当下,诸多神圣的目光齐齐汇聚在襁褓中婴儿的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金蝉子望了望满是希冀与渴望神色的父母,又转目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观音,脸上浮现出一抹痛楚,向殷温娇轻声说道:“对不起。”

    “轰隆!”

    如同被一道神雷劈中,年轻的母亲当即傻在了原地,心灵被劈斩出了一个大口子,释放着刺骨的冷意。

    陈袆被带走了,不容置疑。这个刚刚出现没有多久的名字,马上就会被另外一个响亮的名字代替。

    “这个玄奘有点冷。”看着跌坐地面,哀大心死般的殷温娇,白骨精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她面前,喝声说道:“站起来。”

    “祖师……”

    “我,让你站起来。”白骨精斩钉截铁地说道。

    殷温娇脸上挂着泪痕,艰难地站了起来:“祖师,原来,我的存在,只是一个工具?”

    “放……胡扯!”白骨精冷幽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很难受。但是你更应该明白,痛苦,难受,都是最没有用的情绪。陈袆,从始至终,都算不得你的孩子,所以,你为他伤心,完全是很没有道理的事情。”

    “道理我都懂,可是,心里就是难受。”白骨精的一番话,令殷温娇的情绪好了一些,低着头,抽泣说道。

    “算了,我也不逼你。”白骨精拍了拍她的额头,认真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观世音不会将陈袆带离人间,最大的可能,就是将其放到江州,或者长安的某座寺庙之中,用心寻找一下,终究还有再见之日。”

    殷温娇心脏猛地一颤,脸上也恢复了一些情绪,伸手抓出了白骨精的手臂:“师祖,求您帮助。”

    认真答应下来,将其安抚,白骨精向陈光蕊使了一个眼色,带着他走出了宫殿,一前一后,来到了湖心凉亭之中。

    “几个月前,我便将
终极学生在都市帖吧
天衣卫调到了这里,这是卫所中总管的令牌,你拿着它,去乌衣巷,有人会帮你打听陈袆的位置。”白骨精召唤出一枚骨玉令牌,递到对方手中。

    陈光蕊沉默着将令牌接过,声音微寒:“从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起,陈袆,就不再是我的孩子。”

    “没人让你在意陈袆会怎么样。”白骨精沉声说道:“你更需要照顾的,是枕边人。你我都可以翻脸无情,但是怀胎九月的她,如何能够承受这冰冷的现实?”

    陈光蕊微微吸气,转移了话题:“您要离开江州了?”

    “陈袆不在了,我待在这里,也就没有了什么意义。”白骨精说着,在心中微微一叹,暗自想到:八十一难,原想能够分享到八十难的功德,谁料人算不如天算,劫难的主角直接被佛门带走了。

    如此说来,纵然有异时空同位效应存在,抛江和报怨这两难,自己也别想分润了。或许,最好的情况莫过于,在改动了不少支线的情况下,影响到主线的运行,使得这两难不再出现。

    “那么……您准备去哪里?”陈光蕊询问说道。

    “去长安,处理一些支线剧情,尽量赚取一些功德,弥补现在的损失。”白骨精握紧了双拳,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坚定说道。

    ……

    ……

    大唐国都长安城,繁花似锦,八水环绕,其中有三十六条花柳巷,七十二座管弦楼,端是这人间最繁华的地界。

    此时,料峭寒风还未走,街上行人缺缺,花柳巷和管弦楼中,却是人满为患。

    究其原因,不过享受二字。在这冷冽的气候中,寻三五幽香女子,饮两坛辣喉美酒,听丝竹管乐,看花魁起舞,妙趣无边。

    在这三十六条花柳巷中,排名极为靠后的胭脂巷近日里可谓火爆,三教九流,黑白两道,无数人整日在其中流连忘返,人满为患。

    其余诸巷经过好一番调查,终究知晓,原来那一条巷子中的所有青楼,统一推出了无数有趣的事项,比如什么制服诱惑,鞭挞迷情……

    短短时间之内,胭脂巷,已经成为了长安,甚至全国的信息中心。

    清早,巳时三刻,胭脂巷中,最深处的一座阁楼之内。

    白骨精衣着蓝色广袖流仙群,背手站立在三楼栏杆前,远眺蔚蓝天空,以及空中时不时划过的几道光芒。

    在他背后,一身灰袍,貌不起眼的波旬多罗束手而立,腰部半躬:“主上,袁守城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去西门街上摆摊了,给人算卦。在我们和天庭人员共同的帮助下,他算出的卦象无一不准,闯出了诺大名气。”

    “泾河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目前还没有,想来是损失了一些小鱼小虾,还没能引起泾河龙王的注意。”波旬多罗回复说道。

    白骨精摆了摆手,说道:“你去安排一下,我要今天之内,就让他注意到这件事情,最好的情况莫过于,登岸挑衅袁守城。”

    波旬多罗微微一顿,颔首说道:“等下我便去安排。此外,您吩咐我一直监视着的木仙庵最近有了动静,来了十个妖怪。这些妖怪非常古怪,搞了一个什么青木诗文社,整日里吟诗作赋,下棋弹琴,脑子好像都不正常的样子。”

    白骨精无语白了他一眼:“说的这叫什么话!妖怪吟诗作赋,就是脑袋不正常了?”

    波旬多罗没有反驳什么,摇头不语。

    白骨精想了想,说道:“你亲自带人过去,试试能不能将这十个妖怪收服。纵然不清楚未来他们还有没有福缘成劫,还是要宁杀错,不放过。”

    波旬多罗带着满满当当的任务,走出胭脂巷,率先飞向泾河,潜入水中,戮杀了一名夜叉,幻化成他的样子,急急冲进水晶宫,向龙王禀告说道:“大王,祸事来了,祸事来了……”

    正在设宴饮酒的泾河龙王听闻祸事,当即便瞪大了双眼,心中不喜:“放屁,本王在这泾河之中,与世无争,哪里来的祸事?!”

    波旬多罗苦笑说道:“大王您不去招惹事非,不代表事非不会来招惹您。臣刚刚巡水到河边,听闻两个渔夫攀谈,说是在长安西门街上,有一个卖卦的先生,算的极准。他给渔夫算卦,言明泾河中哪里的鱼类最多,使得渔夫次次都盆满钵满,如此下去,我泾河水族可如何生存?”

    泾河龙王闻之大怒,当即说道:“来人,取我披挂,点齐精兵,我要亲自诛灭了这卖卦的。”

    波旬多罗心中一跳,这与白骨精设计的剧情不符,连忙规劝,怎奈老龙王吃酒过多,热血上涌,根本就听不进建议,甚至还觉得他聒噪,一袖将他抽倒在了地上。

    当即,泾河龙王点齐三万水兵,直冲长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