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十三章:金鱼报恩

第十三章:金鱼报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番颇为霸道的话,换当场其余任何一人来说,都会引起呲笑,可是由王灵官说出来,诸人皆是静默。

    这王灵官的辈分不高,成道的时间也不长,但确确实实是三界有名的狠人,强者,在民间甚至被尊称为,道教第一护教法神,有天尊的果位,乃是玉帝座下第一梯队中的不世战将。

    他说不客气,除非对方是天仙,不然不死也得退层皮。

    在他的威压之下,众人不管心中怎么想,面上均是答应了下来,随后各自回帐。

    三更时分,皎月隐,星光不显,苗疆暗中走出了营帐,偷摸到陈光蕊夫妇的帐篷边,蹲在地上,平伸出自己的右手,一只小指大小,浑身乌黑的蝎子,从他袖口中爬出,顺着手指,下了地面,悄无声息地爬进了帐篷之中,寻到了侧卧厚布上的一名女子,一口咬了下去。

    脸上闪现出一抹自得的笑容,他转目望了一眼王灵官的帐篷,轻哼一声,狠狠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显然是看对方极不顺眼。

    随后悄然离去的他,并不知晓,此时在帐篷中,有两名一模一样的女子,其中被咬的那名手中捏着一只小蝎子,似笑非笑地说道:“这是那种恶俗的自害自救,借此获取别人感激的戏码?通天教主这些年来,就教出了一些这样的弟子?”

    隐藏在一个布帘后的陈光蕊走了出来,开口道:“或许是从未经历过磨练吧,做事情有些理想当然。不过,您准备怎么做?直面揭发他,将其赶出队伍?”

    白骨精手中出现了一团火焰,将蝎子焚化成烟:“赶走了一个,还有一个,全部赶走,依旧会有人过来。先看戏吧,瞧一瞧他还能使出什么可笑的手段。”

    翌日一早,夫人染上风寒的消息陡然在车队中传开,引起了不小的动荡。

    昨日过来投奔的六人,在这一刻,全部宣称自己懂得医术,要替夫人把脉,经过他们观察,众人这才知晓,原来夫人不是染上了风寒如此简单,而是被人投了毒,性命垂危。

    担负着所有人期望的六人,对此毒却找不出任何解决的办法,使得新科状元郎,一夜白头。

    如此过去了三两日,车队中的气氛愈发沉闷,哀伤。某日凌晨,苗圃挎着一个篮子,使出隐匿的神通,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陈光蕊的帐篷之中,将其唤醒:“状元郎,你可愿救你的妻子?”

    陈光蕊大喜,拜道:“苗先生何以教我?”

    苗圃将手臂间的篮子放下,一脸疲倦地说道:“这篮子中装着的,是我费劲千辛万苦得到的药鱼,可解百毒。你若是将其炖煮,煨汤给你家夫人饮用,保准能够清除她身上的毒素。”

    陈光蕊再三道谢,神情感激。将其送出营帐之后,反转回来,就见到师爷模样的白骨精,正饶有兴趣地望着篮中鱼类。

    “可曾发现了什么不对?”

    白骨精望着药鱼硕大的双眼,摇头说道:“没有发现什么不对,这条鱼身上也没有什么封禁阵法,只
武神天下全文阅读
不过,我心中总是有一股无比怪异的感觉。”

    “我也有这种感觉,有些太符合我们的想法了。”陈光蕊蹙眉说道。

    白骨精伸手将药鱼抓了起来,回忆起原著中的剧情,心中微动:“鱼儿,若是你能够听懂我的话,就眨一眨双眼。”

    金黄色鳞片的药鱼连忙眨眼。

    “如果你被封禁了,就晃动一下尾巴。”

    药鱼费力地晃动了一下尾巴。

    此时,白骨精已经基本猜到了这是什么情况,将药鱼放回篮子中,对着陈光蕊道:“去,把它放了。”

    陈光蕊欲言又止,最终却是沉默着提起篮子,走出了营帐,将金色药鱼放生到一条海河支流之中。

    “主公,那条鱼,究竟有何问题?”疾速回转营帐,陈光蕊终究没有忍住心中的好奇,疑惑问道。

    白骨精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异时空同位效应不差的话,那应该会是你命中的贵人。”

    陈光蕊话听一半,微微一怔。倒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半月之后,洪江渡口。

    两辆异兽拉辕,宝光十色的玉辇,自东天而来,降临到江面正中。

    左边的玉辇之上,走下来一名血气滔滔的神明,一身金甲,猩红披风,手持大戟,如同上古时期的战神。

    右边的玉辇之上,飘飞出一名潇洒飘逸的书生,青袍玉带,长发飞扬,手握一把折扇,犹如谪仙临凡。

    “将葵水神煞阵布在此处?”书生脚踏虚空,走到水面之上,轻微跺脚,引起层层涟漪。

    金甲神明颔首道:“我已经算好路线了,此处,是那两团大气运的必经之地。只要将神煞阵布在此处,借助着整个洪江的力量,纵然是天仙级别的强者,进入阵中,也无法脱困而出。天仙级别以下的仙神,更是任由你我宰割!”

    书生笑着,召唤出六个旗杆,丢进水中,悬浮在大河中部:“若是能够得到这两团大气运,你我一人一团,皆可成就天仙。到时候,就是我等上古神明,恢复辉煌的时刻!”

    正在交谈中的两位上古神明,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脚底海中,一条游荡到此处的金鱼陡然间转了一个身,向着洪江的支流飞速奔去。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初放生他的那人,身上就携带有难以掩饰的大气运,并且是来向这个方向。

    在疾速游动之间,他疯狂吸纳海中的灵气,补充到干枯的身躯之中。

    白骨精当初说的没错,他身上并没有封禁,只是被抽干了体内的所有仙气,肉身被强行扭转成鱼体。

    “赶上了!”在一个溪流边,金鱼猛地跳出了溪水,尾巴着地,一弹一弹的,向着那支车队疾速而行。

    “那是……一条鱼?”车队的最前端,几名披坚执锐的兵士惊愕地看着一条金鱼从河中跳了过来,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一时间仿若以为自己身处梦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