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七章:把功德如同韭菜收割【八百均定加更】

第七章:把功德如同韭菜收割【八百均定加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八百均了,废话少说,加更,加更。】

    ……

    ……

    黎明前夕,殷相府,高阁中。

    丞相殷开山之女殷温娇从梦中转醒,眼神朦胧,一时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片刻之前,她好似莫名来到一座仙宫之中,见到了一名身穿霞光神衣,仙风道骨的神仙。

    神仙面带笑容,神情温和,询问她是否愿意拜仙为师,从而踏上仙路,追求长生。

    纵然长生对任何灵长生物都有无穷的诱惑力,可是殷温娇目前年龄尚幼,对此并没有多么深刻的认知,故而不仅没有感激莫名的答应下来,反而问道:“除了能够长生之外,成仙,还要什么好处?”

    神仙微微一怔,随即笑着开口:“成仙之后,就有了实力,而有了实力,就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只有强者,才能够随心所欲。”

    一句随心所欲,打动了不谙世事的女孩。她兴致勃勃地答应下来,从神仙那里,得到了仙丹三粒,仙经一部,最终被一只硕大的仙鹤带着,离开了仙宫,飞下了云端。

    “原来,是一个梦啊!”良久之后,殷温娇目光渐渐清明,看着窗外缓缓升起的朝阳,若有所失地吐出了一口气。只不过,当她起床之后,却是惊愕发现,在自己床头处,赫然放着一卷仙经,三粒丹丸。

    辰时三刻,相府有客临门。

    大唐国相,殷家家主殷开山出门相迎,执礼颇恭,将对方请入客厅,奉茶招待。

    挥退随侍的婢女,殷开山认真说道:“老师突然到访,不知有何交代?”

    一身蓝色武士装的白骨精,伸手摘下头上的斗笠,目视对方:“如果天意不被人为改变,你女儿将会成为佛母,孕育神圣。”

    殷开山倏然而惊,吃吃问道:“老师,您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佛母啊,这太夸张了!”

    白骨精平静说道:“不用怀疑我的话语,你觉得,我会专门过来给你开玩笑?”

    殷开山很清楚,自己的这位老师,乃是妖界大圣,和佛陀一向不对付,甚至双方之间还有莫大的仇恨。若是自己的女儿真有机会成为佛母,那她此次前来……

    他越想越怕,他连忙起身,跪倒在地,叩首说道:“老师,弟子老来得子,且仅有这一个女儿,平日里当真是将其视为本命,千珍惜,万疼爱。若是没有了她,弟子这一脉就绝后了……”

    白骨精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良久之后,眼角抽搐地叫道:“呀,你闭嘴,难不成你以为我是来害你女儿的?!”

    殷开山身体陡然一僵,悲伤的神情凝固在脸上,心中却涌现出一股狂喜,令喜怒不形于色的他,脸色变得无比怪异,声音古怪地问道:“那您这趟过来……”

    白骨精郑重说道:“促成这件事情。”

    殷开山一怔,感觉无比的荒诞,心中莫名又紧张了起来,迟疑问道:“小女,不会有甚么危险吧?”

    “你且放心,我会尽全力护她周全。”白骨精沉声说道。

    殷开山心绪复杂,不知能不能相信这话,却也清楚自己没有别的选择,板板整整地叩首:“多谢老师恩典,弟子无以为报,唯有鞠躬尽瘁而已。应该如何做,您请吩咐,弟子全力以赴。”

    白骨精挥出一股仙气,将他的躯体托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这么紧张,不会有什么问题。大运之争,我相信,最终胜利的一定会是我们。现在,去将你女儿喊过来吧,我有事情要和她商谈。”
大明才子风云录全文阅读


    殷开山站起身,走出客厅,来到阁楼三层,惊愕地发现,自己平时大门不出的女儿,此时正盘膝坐在门前的围栏边,迎着朝阳,呼吸吐纳,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

    变了,仿佛一瞬间,整个世界在他的眼中变了模样。无比的陌生,令人心生不安和惶恐。

    “爹爹。”听闻到脚步声,殷温娇停止了修行,缓缓睁开双眼,展颜笑道。

    殷开山很想要问问,昨晚她经历了什么,缘何今早会莫名修行。可是转念一想,和她终将成为佛母这件事情一比,现在的这点古怪,或许根本不值一提。

    “温娇,爹爹的老师来了,点名要见你一面。你随我来,切记,一定要恭敬守礼,那位,是一个很伟大的存在。”微微一叹,殷开山开口道。

    当下,殷温娇跟随着殷开山一起,来到了客厅之中,见到了一名风华绝代,容颜倾世的蓝装女子。

    “老师。”殷开山知礼,仅仅是短暂的分别,亦是认真地见礼。殷温娇受他影响颇深,纵然不知应该如何称呼,却也盈盈下拜,礼仪上挑不出任何瑕疵。

    白骨精颔首,没有丁点说贴心话,交流感情的意思,张口便直接了当地说道:“殷温娇,你对自己的婚姻大事,有何想法?”

    殷温娇微怔,望了一眼自己的父亲。

    殷开山迟疑了一下,终究是疼惜女儿,代为开口:“老师,此话何意?”

    白骨精瞥了他一眼,照顾到他的自尊心,没有说出媒妁之言,而是言道:“我是想要问问,她心中有没有喜爱之人,若是没有,便趁着如今万千学子入京都的良机,抛绣球,定缘分。”

    殷开山没有言语,望向殷温娇。在父亲的目光下,女孩认真说道:“女儿谨守家规,从不拋头露面,私见男子,故而并无心仪之人。”

    “即是如此,那便依老师所言。只不过,我心中尚有疑惑,万一小女择婿,选中了穷凶极恶的妖魔,又该如何处理?”

    白骨精摇头说道:“我会让程咬金带领三百神兵,守护选场,将凶魔排除在外。此外,前五圈中的学子皆会精挑细选,学问不高,品行恶劣的人,不允许进入这个圈层。届时,殷温娇你只管在五圈之内挑选既可,看重了哪一位的颜色,将绣球抛给他便是……”

    长安,贞观元年,四月初十。

    半月内,两件大事震惊天下,其一,科举重开,海州陈萼陈光蕊拔得头筹,成为贞观年份的第一位状元公,简在帝心。

    其二,丞相殷开山之女殷温娇,也就是坊间盛传的香花美人,要在四月十五这一日,抛绣球择婿。

    两件同样轰动天下的大事,后者却更令长安沸腾,喧嚣,狂暴起来。

    作为殷开山养在深闺之中的幼女,相府中传出,此女有闭月羞花之貌,玲珑曼妙之身,羞煞百花之香,故此才得了一个香花美人的称号。且不算他那个丞相爹,就仅凭这一点,便足以令天下才子俊杰心动向往。若是算上殷开山这层关系,一旦成为了丞相女婿,那人生跨越的可不是一丁半点,而是无数人一生的长度。

    真正评选起来,就连陈光蕊这个金科状元,也不如殷温娇之夫的身份更令天下才子趋之若鹜……

    行走在明显有些沸腾的长安街中,白骨精心想:火候已经差不多了,只要玉帝那边不出差错,五日之后,应该就能收割一小部分天道功德了。

    只可惜,这天道功德要在西行结束后才会降下,否则的话,许多事情就会明朗很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