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五章:当荆棘布满前方的道路

第五章:当荆棘布满前方的道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问你,希望你能够如实回复。”白骨精沉吟了片刻,认真问道:“除了西行路上的八十一难之外,是否还可能通过推动西行进程这种手段,来获取天道功德?”

    太白金星动容,瞪大了双眼,失声道:“你从何得知的八十一难可以获取天道功德?”

    白骨精平静地开口:“我也不是没有后台的……好了,不必纠结这些枝节,请正式回复我的问题。只有我清楚了这件事情,才不会在无意之中,阻拦到了大天尊的谋划,甚至,能够为你们的谋划查遗补缺,贡献力量。”

    太白金星眸光剧烈闪烁着,最终深深望了他一眼:“不得不说,您已经给我了太多的惊奇。既然如此,告诉您也无妨。据大天尊得到的消息来看,除了能够凝聚出大道符文的八十一难之外,任何对西行过程有推进的行为,都会被天道酌情赐予功德。其多少没有定论,但是一定不会短缺。”

    果真是这样!白骨精呼吸微微加重,隐约间,仿若看到了自己被无数功德金莲围绕的画面。

    “我的问题问完了,现在该说说你的问题了。特地下凡来,应该不是只为见我一面吧?”半晌,平复了一下有些激荡的心情,白骨精笑着开口。

    “当然不是。”太白金星神情一正,严肃说道:“金蝉子即将结束第九世的修行,怕是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再度转世重生,来到大唐之中,准备开展西行大业。关于他母身是谁的问题,现在诸方势力已经吵成了一锅粥,都想要得到这份好处……”

    听到这里,白骨精突兀生出了一股危机感。

    连他都能想到,可以通过收服唐三藏的父亲来谋划功德,那些智计无双的神圣,纵然不知这其中还包含着出胎几杀这一难功德,但是又岂会放过他们认为的支散功德?

    “不行,无论如何,这块肥肉我都不能让出去!”白骨精在心中恶狠狠地想着,眼眸深处闪烁着狠厉的光芒。

    从来都是他虎口夺食,说甚么也不会让别人占了便宜。

    若是任由对方稀里糊涂的获得了这些天道功德,他真该一头栽死在豆腐上了。

    转瞬之间,思虑甚多,白骨精霍然抬目,目光坚毅,沉声说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些人得逞。”

    “这就是我这趟找你的核心问题。”太白金星认真说道:“按常理来讲,金蝉子母身的人选,是该由佛门来钦定,最不济,也要他自己挑选,这是大义。诸方角逐之下,虽然将整潭水搅浑,但是佛门的大义不失,众圣也没有丝毫办法。

    陛下说,论起阴毒狠戾,奸计多端,你在三界都是能够排上号的,随即使我下来向你问计。”

    白骨精双眼翻白,冷声说道:“老倌,你这是在骂我?!”

    太白金星赔笑言道:“大圣莫要诬陷我老倌,这种话,又岂是我能够说出来的?也罢,不提这个,您快说说有什么想法吧,大天
三国之大秦复辟无弹窗
尊都快要急疯了。”

    白骨精眼珠子转了转,想起了陈光蕊命运长河中的那团大气运,暗道:作为父身,陈光蕊体内都有滔天气运,那么作为能够诞生神圣的母身,殷温娇身躯之中的气运之力定然更加强大。

    面对这种几乎不可破之局,唯有从天道的眷顾上面下手,方有赢的希望。

    反正不管怎么说,不管殷温娇体内藏有什么神魂,她都是殷开山的女儿,自己完全可以通过殷开山这条线,分润天道气运。

    “太白,这是死局。西天不是那种可以肆意算计的对象,想要避免对方得到功德,就要做好与其玉石俱焚的准备。”白骨精认真说道。

    无论是太白还是玉帝,想的从来都是怎么样获得功德,从来不曾思虑过放弃,前者此时不禁失望说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协调诸方,最终将金蝉子母身的人选,交给天道裁定。在他投胎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你们天庭派出专员下凡,在大唐中尽量收服十四岁到三十五岁之间的女子,早先别人一步,争取更高的概率。”白骨精没有真心为天庭出谋划计的打算,提出了一个颇费周章的办法。

    “还可以这样?”太白心中生出了一股无比荒唐的感觉:“大唐人口亿万计,适龄女子无数,如何收服?”

    “有选择性的赌运气。”白骨精开口道:“不必放眼大唐,甚至不必放眼整个长安,只需将目光盯在长安权贵家中既可。毕竟,金蝉子为神圣之尊,一般的妇人是难有这份气运,可以成为神圣之母。

    而且,也唯有年轻,未出阁的权贵之女,自身携带大气运,才能勉强容纳下金蝉子的神魂,不被其伤害。

    此外,权贵之女身上的大气运,又可掩盖得自金蝉子的大气运,不被别人发现,这,就是先下手为强的机会。”

    太白觉得,白骨精的这番想法太过天马行空,甚至荒诞,可是细细品味下来,却又莫名的感觉很有道理,情绪顿时间复杂了起来。

    “就算我们有这种打算,佛教的大义如何解决?”

    白骨精冷笑说道:“太白,你应该比我更懂的,所谓的大义,道理,法律,在强权面前皆是一文不值。若是大天尊能够串联起其余圣人,威逼西天,想要做到这件事情,又有何难?”

    一番长谈,太白金星收获良多,疾速升空,去询问玉帝的意见。

    一番长谈,白骨精的心情沉重了很多,静默地待在原地,看向蔚蓝的天空,怔然无语。

    窥一斑而知全豹,观滴水可知沧海,通过三藏母身人选这件事情,他突然发现,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依靠先知先觉就能够走完全程,轻轻松松获得大气运的坦途,而是一条布满荆棘与利刃的险恶旅途。

    他现在就如同驾驶着一扁小舟,行驶在浩瀚的大海之中,待到雷电交加,风雨飘渺之际,一个差错,很有可能就会导致舟碎人亡的结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