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章:唐僧他爹挂了【新的开始,求订阅!】

第一章:唐僧他爹挂了【新的开始,求订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且说东胜神州长安城,乃是神舟之龙脉,人间之帝宫。

    有史以来,最为强盛的国度,无论是周,秦,汉,还是如今的大唐朝,皆是定都于此,汇聚八方气运,雄踞天下。

    此时,大唐太宗皇帝登基已有十三年,改元贞观,天下承平,八方进贡,四夷臣服。

    暮春四月,太宗登位,聚集文武百官,朝拜礼毕,得到白骨精吩咐的丞相魏征出班奏道:“陛下,方今天下承平,八方宁静,应依古法,开立选场,招取贤士……”

    太宗思索了片刻,颔首说道:“善,传招贤文榜,颁布天下,各府州县,不拘军民人等,但有学问者,皆可来赴长安,进行笔试……”

    朝会结束之后,众臣依次走出大明宫,人群中长孙无忌拉了魏征一下,轻声问道:“这是那位的意思?”

    魏征点头说道:“我有些看不懂那位的用意。总感觉她布下了一个很大的局,你我都是这个局中的棋子。”

    “她的算计,若斯能够被你轻易透彻,她也显得太平庸了一些。”长孙无忌摇了摇头,问道:“话说回来,她如今在干什么呢?”

    “交待我提出这件事情之后,她老人家就直接离开了,说是要去海州,寻一个有缘人什么的。”魏征传音说道。

    海州地方,府城上空。

    白骨精坐在蓝天下,白云上,俯视州城,心中暗道:天道以八十一难分配功德,原著中,第二难为出胎几杀。要杀的虽然是唐僧,却也是陈光蕊的儿子。

    若是想要分润这一难功德,首先要做的,便是不惜一切代价,让现实跟随着原著的剧情行走。

    也就是说,陈光蕊必须要去参加科考,必须要拔得头筹,成为状元,必须要跨马游街,必须要被殷开山女儿殷温娇的绣球砸中,必须要做唐僧的爹。

    在天机莫测的如今,他不敢保证,异时空同位效应会有多强。万一唐僧的爹变成了其他人,那么出胎几杀这一难,自己怕是很难参与进去。(注一)

    当然,这一切还有一个大前提。陈光蕊必须要成为他的人,最不济,也要成为他的合作者。

    “异时空同位效应,要给力啊。”良久之后,白骨精微微一叹,俯身冲下了云霄。

    在没有网络通信的古代,想要从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人,无疑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倘若再对此人的各种信息知之甚少,比如仅仅知道一个名字,就会将困难程度再次提升。

    白骨精潜入了海州府衙,暗中查阅户籍,寻找姓陈名萼,表字光蕊的青年男子信息。

    出乎他意料的是,刚刚翻阅没多久,他便找到了陈萼的名字和户籍,只不过记录簿上面并没有表字。

    沉吟了片刻,白骨精将记录簿放回书架之中,身化长虹,飞出了府城。

    与此同时,东海之中,距离海州不远的某座巨大荒岛之上,山体震颤,地面开裂,一只磨盘大小的虎掌从裂缝中伸出,重重砸在地上。片刻之间,一个状如虎而犬毛,长二尺,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一丈八尺的巨兽从中爬出,仰天咆哮,声音碎金断玉,震裂了整座荒岛。

    它名梼杌,乃是大荒四凶兽之一,万年之前,沉睡在海州之畔,东海荒岛之中,今时今日在梦中,好似感触到了浓郁至极的气运味道,煌煌然,如同一轮烈日腾空。

    倏然而醒,破土而出,它心中却又产生了一道疑问:如此气运,堪比神圣,可是每一位修炼到神圣的强者,皆是气运藏身于本身的命运长河之中,不显露,不显现,从而避免被人以法宝剥夺气运的情况出现。

    正当它以为那只是一个梦时,大气运的味道再次出现在他的感触之中,并且,这一次,无比强烈。

    “是真的!居然是真的!”梼杌霍然抬目,望向海州方向:“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有神圣级别的强者,即将坐化?或者,陨落?”

    摇身一变,身躯缩小了无数倍,变作拳头大小,梼杌飞身而起,向着海州的某地疾行而去……

    从海州,辐射方圆三万里,有无数拥有凶兽血脉,且仅拥有凶兽血脉的巨妖,和梼杌一样,感受到了这股气息,纷纷破土出关,飞速赶向同一个村落。

    村落之中,一名身穿布衣,丰神俊朗的青年男子,跪
快穿之放开那只男的sodu
倒在一位老妇面前,恭声说道:“母亲,朝廷颁下皇榜,诏开南省,考取贤才,村东胡柴邀我明日一同进京,您看此事如何?”

    妇人道:“幼儿学,壮而行,正当如此。但你当谨记,得了官,早早归来。”

    青年男子忙不迭地点头,刚要说话,房门之外,突兀传来阵阵奇怪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示意母亲稍待,青年走出了房间,只见清凉的月光下,整个院子之中,布满了无数拳头大小,形态各异的凶悍小兽,在血腥残酷的搏杀着,激斗着,遍地尸骸;金黄色的,亮银色的,七彩色的,颜色各异的血水侵湿了土地。

    院中,阵图世界之内,身躯庞大无边的梼杌,一脚踩碎一条蛟龙的脑袋,伸手拍碎一只鹏鸟,浑身已是伤痕累累。

    它完全没有料到,自己刚刚来到这座小院没多久,便有无数凶兽赶了过来,要和自己争夺食物。

    为了防止出现两虎相斗,狐狸钻空的情况出现,它以自己为阵眼,第一时间布下了一个绝世凶阵,困住了群妖。

    大厮杀由此开始,直到青年走出房门,它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看到青年的一瞬间,梼杌心中微慌,咬了咬牙,引爆了整个阵图,炸裂了所有凶兽,包括他的身躯。

    不过,在有准备的情况下。他的神魂自身躯中闪射而出,****进青年的眉心祖穴之内,瞬间吞吃掉了对方微弱的灵魂。

    舍弃了强大的肉身,夺舍了一具无比废材的身躯,神魂还受到严重损伤,梼杌瞬间变得虚弱下来,瘫倒在地面之上。

    “我儿,发生什么事情了?”便在此时,一名拄着拐杖的妇人从房内颤颤巍巍的走出,询问说道。

    梼杌蹙眉,一掌打死了这老妇人。静默地躺在石阶上面,借着月华之力,开始为这具孱弱的肉身洗精伐髓……

    距离此间颇远的一个城镇之中,白骨精望着月光下正在砍材的少年,不禁在心中微叹:“最后一个了,又不是?”

    在最开始的时候,轻易查出了陈萼的身份信息,他心中便有些疑惑。这种顺利,貌似不合常理。

    果不其然,当他寻到那个陈萼之后,却是发现,那就是一个老实木讷的厨子,一点没有读书人的样子。

    重新回到府衙,翻阅了一下记录簿,白骨精惊奇地发现,整个记录簿上面,光是叫做陈萼的,便有二十一个之多……

    以最快的速度,遍访这二十一个陈萼,结果令他很无语,这么多人之中,没有一个像书生状,有状元之姿的。

    “难道这陈萼在海州是一个黑户?”回过神,深深望了院落中砍材的青年一眼,白骨精苦笑呢喃。

    他本以为,现如今自己有二十八英杰环绕,大半个唐朝的气运加身,勉强也算得上气运昌隆。不说如同影视主角一般,出门捡神器什么的,小范围内的寻找一个人,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不曾想,浪费了如此多的时间,却几乎全部做了无用功。

    无奈之下,白骨精回转长安,暗自下定决心,将魏征等人推到科举考场官的行列。在报名的考生之中,寻找来自海州的陈萼,相对来说应该会简单很多。

    命运之神奇在于,它在给人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给人开启一扇窗。

    海州,村落。

    梼杌夺舍了青年的身躯,为其洗精伐髓,本想着这样便能继承那磅礴的气运。却不料,洗精伐髓之后,这具身躯上的气运,直接藏匿在了他的命运长河深处,任他如何寻找,探测,都不能发现丝毫。

    “为什么!”梼杌仰天咆哮,声音之凄厉,令林间群鸟乱飞。

    “光蕊兄,大早上的,你喊什么呢?”便在此时,一名背着包裹的青衫少年,踏着湿寒的露气而来,疑惑问道。

    梼杌目光赤红的望向少年:“尔是何人,寻我何事?”

    “你没事吧?”青衫少年瞪大了双眼:“我是胡柴,今天是我们赴京赶考的日子,不要告诉我,你连这件事情都忘了!”

    【注一:异时空同位效应,即:不同的时空,不同的平行历史,平行宇宙之中,同一些人之间,发生的剧情的重合程度。ps:本名词的解释权归作者所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