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二十二章:目呲尽裂【第五更】

第二十二章:目呲尽裂【第五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牛魔王镇压了万岁狐王,飞出摩云洞的时候,只见‘玉面狐狸’已经逃到了极远的天空,仅剩下一个小小的黑点。

    “逃得掉吗?”牛魔王嘲讽似的一笑,身躯一晃,化作一只肌肉如同钢铁鼓起的黑牛,脚踏虚空,一跃就是数千里,声势骇人。

    后发而先至,不多时,牛魔王便追上了‘玉面狐狸’,挡在了她的身前:“小玉儿,别跑了,本圣没有杀你的爹爹,现在更是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带着戒指中的万贯嫁妆,做我的小妾,我可以向你保证,会延续你爹爹的寿命。”

    牛魔王终究是一个有心机的,知道玉面狐狸最在乎的是什么。倘若站在这里的玉面狐狸是真的,没准就真心答应了他。可是现在站在这里的,是青丘山的狐狸,万岁狐王死不死,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能够化形的狐狸,又哪里会有蠢笨之人?现在明显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同意,便只有灭亡一途,青丘使者此刻又怎会硬抗?当即装作柔弱地说道:“我可以先行随你回去,若是你真的能够延长我爹爹的寿命,我们再说其他的事情。否则的话,我现在便死在你的面前。”

    当下,牛魔王带着假玉面回到了摩云洞,当着她的面,将自己天仙级别的生命精气,源源不断灌输进老狐狸身躯之中,令其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

    与之对应的是,牛魔王身躯中的精气少了很大一块,整个人肉眼可见的虚弱下来。

    不过当他看到玉面狐狸眼中的感动神色之后,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东海,烟波浩渺的海面之上。

    无数虾兵蟹将浮出水面,众多神龙跃出大海,背着厚壳的龟丞相来到敖晴身边,疑惑问道:“九殿下,出什么事情了?”

    敖晴眼眶通红,其中有晶莹酝酿:“花果山中的小公主,紫儿,在我东海之中被强人掳走,我自己被强人所伤。”

    龟丞相瞪大了双眼,浑身煞气勃发:“敢问殿下,可识得那强人的根脚?”

    “灌江口,二郎显圣真君座下的直健。”敖晴捏紧了双拳,一字一顿地说道。

    龟丞相身上的煞气霎时间消失,悻悻然道:“我现在便去请示龙王陛下,询问应对之法。”

    倘若是一般修士,龟丞相还能调遣兵马,将对方镇压。可是那杨戬不仅本身是一位天仙,身后还立着一个庞大的阐教,不是四海龙君可以招惹起的。

    对于这些,敖晴心中和明镜一样,得知就算是请示了龙王,她的父王,也什么用都没有。东海,决计不会出兵灌江口。

    “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敖晴摇了摇头,向着花果山的方向疾速而去。龟丞相想拦,但是又惟恐那只恐怖的猴子,将来会事后算账,只好任由九殿下离去。

    且说敖晴裹风驾云,疾速来到花果山中。守山的大妖们知道她的身份,清楚这是紫儿的至交好友,随即连拦都未拦,任由她来到了水帘洞前。

    当是时,猴子在瀑布下饮酒,白骨精正向他告别,准备前往木仙庵。

    敖晴双
女BOSS的近身杀手sodu
眸含泪,飞速地扑向白骨精,抱住了他长长的双腿,恸哭说道:“白骨大圣,出大事了。”

    白骨精眉头蹙起,没有看到紫儿的身影,心中顿时有些发慌:“出什么事情了,详细说来。”

    “二郎神座下的将军直健,掳走了紫儿,要您带着齐天大圣,前去灌江口赔罪,言及若是晚了半分,不一定会对紫儿做出什么事情。”敖晴长话短说道。

    白骨精心脏猛地一抽,目呲尽裂,双眸赤红,放声大笑道:“祸不及家人,好胆,好胆!本圣为他的胆量喝彩!”

    猴子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白骨这样。在他的印象之中,白骨一直都是云淡风轻,运筹帷幄的模样,很少失态,更别说目呲尽裂了。

    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猴子高声说道:“白骨,冷静下来。我也焦急紫儿被抓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首先要调查清楚,究竟是不是二郎神派人带走了紫儿。”

    白骨精闭上了双眼,言道:“我没有冲动,不用担心。根据我的判断,这不像是二郎神的手笔。心高气傲的他,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不排除会有人栽赃陷害的可能性。”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敖晴失了分寸,忙不迭地问道。

    “波旬多罗,派人去灌江口,向二郎神问询这件事情。若真是他做的……呵呵呵,灌江口,恐难承受本圣的怒火!”白骨精厉声叫道。

    波旬多罗知道紫儿在白骨精心中的地位,没敢派别人去,自己亲自离开了花果山,奔赴向灌江口。

    灌江口中,直健看着被锁在地牢中的紫儿,转目望向自己的幕僚:“派人好生照看着她,饿了给食,渴了给水,莫要让她在我这里受到什么伤害,我可不想,面对两个疯狂的大圣。”

    费炎眼眸闪动,想要说什么话,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一脸恭敬地颔首。

    待到直健走后,费炎搓着手掌,在牢狱前走来走去,神思颇为不安。良久之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走进牢狱之中,对着昏迷中的紫儿轻道:“借你的手臂一用。”

    “咔啪。”生生扯下女孩的手臂,看着她在昏迷中,痛的脸颊抽搐,费炎无奈地说道:“你也莫要怪我,命运逼迫之下,哪里有什么好坏,只有不同的角色,需要我们去扮演。若是连自己的角色都演不好,真的会死的。我,不想死。”

    言罢,费炎召唤出一个锦盒,将温玉般的手臂放进玉盒之中,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地牢,来到将军府前,静默等待。

    良久之后,一个身穿灰袍,其貌不扬的中年人来到府前,对着他开口说道:“你家将军可在?”

    “你是何人?”费炎心中一动,询问说道。

    “花果山中一小兵。”

    费炎双眼眯起,沉声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家小姐突然失踪了,家主得知是被你家将军请来做客了,不知可有此事?”波旬多罗郑重问道。

    费炎将手中拿着的锦盒递向对方,平静说道:“你将这个盒子交给你家主公,她就什么都明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