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二十章:费炎献计【第三更】

第二十章:费炎献计【第三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积雷山,摩云洞。

    一名须发皆白,身穿紫金大红袍的老者,端坐在王座之上,手握酒杯,目光透过玉质珠帘,看向洞外。

    在他视野所及的地方,有一娇小的女子,蹲在一朵大牡丹花前,鼻翼翁动,闻嗅着花香。

    侧面看,此女衣着粉裙,身影如弓,曼妙无双,体态偏瘦却丰满,粉面玉耳青丝长。

    伴随着老者的一声呼唤,女子微微转目,站起身,走向洞中。但只见:娇娇倾国色,缓缓步移莲。貌胜西施,颜若貂蝉,如花解语,似玉生香。

    “爹爹。”女子来到洞中,隔着珠帘,向老者盈盈下拜。

    “玉儿,上前来。”老者对着她招手,将她唤到近前,询问说道:“我想问问你的意见,对于加入青丘主脉一事,你可有什么考虑?”

    那玉儿摇头,一脸单纯:“全凭爹爹作主。”

    老者苦笑,言道:“不能总是让我作主,否则的话,当爹爹离开之后,你要如何管理这座积雷山?只说你这玉面狐狸的称号,又会给你带来多少麻烦?”

    玉儿一脸迷茫:“爹爹您在说什么呢?您要去哪里?玉面狐狸的称号,为何会给我带来麻烦?”

    老者深深一叹,迟疑了良久,轻声说道:“我自号万岁,却活了三万六千年,寿元已经所剩无几。怕是用不了多少时日,就会有那阴曹鬼神,前来勾我性命。当我死后,会有无数人为了这万贯家私,以及你的美貌前来引诱于你,你太过单纯,如何能够面对这黑暗的人心?”

    听闻老者的话,玉面狐狸如遭雷击,跪伏在他的面前,泪如雨下:“怎会如此,怎会如此?仙神寿元无尽,爹爹坐有万贯家财,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修行一道,后天的努力虽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却是先天。有些人,天生神体,修行起来一帆风顺,短短岁月,就能达到别人想象不到的高度,比如,大乱天宫的那只猴子。

    有些人,本身资历不行,靠着师门福泽,一步步改换天资,渐渐成才,正如白骨大圣。

    有些人,天资粗劣,又没有福泽可用,修行起来,全靠天道气运。气运昌宏者,亦可鱼跃龙门,完成华丽逆转。气运不济者,就要沦落泥土凡尘之间,寿命有定。

    爹爹我天资不高,气运不昌,纵然千般努力,也仅攒下了万贯家私,这是命,改不了,无法破局。

    玉儿,以后,爹爹再也无法为你拿主意了。现在,需要你来抉择你的命运,其一,是带着家财前往青丘,可安享余生。其二,寻一良夫,能够护你爱你,守住这积雷山家业。”

    洞外,刚刚抵达此间,手持钢刀的牛魔王脚步微顿,静默着,等待玉面狐狸的回答。

    ……

    另一边,且说银甲破碎,行迹狼狈的二郎神带着兵士返回了灌江口,即刻间进入了密室,宣布闭关,将伤兵交给了梅山六兄弟处理。

    六兄弟招来无数医师,为兵士疗伤止痛,各个忙的飞起。其中的梅山将军直健,看着
庶子风流全文阅读
一手培养起来的草头神陨落大半,心中痛极,双眸赤红如血,咬牙切齿,势要让花果山付出代价。

    “将军。”他手下的属神见到如此情况,纷纷躲远,唯有一名幕僚,凑到了他的身边。

    “费炎,你有何事?”

    “小人有一计,可令白骨精俯首,乖乖上门认错。甚至,也能够逼迫那泼猴屈服。”费炎阴恻恻地笑道。

    直健心中一动,言道:“仔细说来,若是良计,我送你灵珍百株,以后对你言听计从。若是破计,你立马卷铺盖走人,别再在我府中享用。”

    费炎道:“我曾听闻,那白骨精有一个女儿,名为紫儿。平日里虽然欢聚不多,但确确实实是将她疼进了骨子里。明明原型只是一块劣质玉石,被灌输了无数奇珍灵药,将其修为硬生生堆积到了地仙境界。

    我们若是将此女拿下,威逼一番,那白骨大圣岂敢不来认错?就算那只泼猴欲要发狂,可是紫儿在我们手中,白骨大圣,一定会将其拦下。一切,都会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直健双眸中明暗闪烁,陷入了激烈的天人交战之中。他很清楚,二爷心气有多么高傲,若是被他知道了这件事情,自己免不了会受一顿挂落。只不过,心中的那股怒气实在难平,草头神成军以来,猎杀诸魔,纵横人间,这还是第一次吃如此大的恶亏。

    费炎没有进行催促,一脸平静地等待着回复。

    良久之后,直健深深吐出了一口气,霍然站起:“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费炎恭送对方离开,却没有听从命令,在这里等待,而是走出了宫室,离开了灌江口,来到了一座凉亭之中,对着其中的白袍老者躬身而拜:“金星大人,您吩咐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圆满的完成,那直健,现在想必已经去了花果山。”

    这金星大人转过头来,赫然就是天宫中的太白,此刻闻言笑道:“你做的很好,官升一品,爵提一级,待你返回天宫之中,我亲自为你请旨。”

    费炎大喜过望,欢喜的去了。太白金星转目,望向灌江口方向:“杨戬啊杨戬,你自己要趟进这潭浑水之中,就别怪他人不给情面。”

    东海,龙宫,公主府。

    敖晴一脸无奈地看着坐在玉案边,双手如同穿花蝴蝶飞舞,做着刺绣工作的紫儿:“花果山中,难道就没有女工吗?难道就没有银子,买不起衣裳?”

    紫儿莞尔:“怎么会?不过悟空叔叔实在是……有些不拘小节,一套衣服穿破了都不知道。对于一位长辈,又不好直接提及这件事情。去给他买衣服吧,感觉又很不合适。思来想去,唯有自己做几身衣服送给他,才最为适合。”

    敖晴鼓了鼓嘴:“啊呀,你还真是……对方都根本不可能知道你的心意,你做来干甚么呢。”

    “心意又不是做给对方看的。”紫儿失笑,摆手说道:“对了,莲子桂花糕和荷香糯米肉给我打包一些,我送给师尊尝尝,不知道她能不能吃惯这种口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