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十一章:纷纷下凡

第十一章:纷纷下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齐天大圣大乱天宫的余波还未消散,又有一则传闻震动三界。

    天河水军大元帅天篷,在天宫悲痛之际,不仅不为之感伤,反而整日花天酒地,某日,甚至趁着酒醉,夜上月宫,调戏太阴神君嫦娥仙子,就此引起众神震怒。

    凌霄殿刚刚重建完成,众神便齐聚在凌霄殿前,请求玉帝圣断,严惩天篷,以儆效尤,整顿天宫中的不良风气。

    至于齐天大圣的事情,则是被众神选择性的遗忘了。若是真的提起,除非玉帝自己下凡除妖,否则的话,谁能镇压妖猴?

    天宫深处,一座恢宏的巨宫之中。

    太白金星站立殿中,对着高坐龙椅的玉帝恭声说道:“为了防止我们从中作梗,阻挠他下凡,现在天蓬自己犯下了罪行,认罪书和自请的惩罚书已经送了上来,主动要求被贬凡间。”

    玉帝脸上浮现出一丝鄙夷和痛恨之色:“卖主求荣的泼贼!”

    太白金星神情微顿,轻道:“现在阻拦也不迟,只要不让他下凡,将其困锁在某个星空之中就可以。”

    玉帝摇头说道:“你说的简单,若是我如此做了,你信不信太上转眼就会找我麻烦?”

    “那……大天尊的意思是?”太白金星拱手问道。

    “选择背叛朕,就一定要承受应有的代价。”玉帝嘴角擒着冰冷的寒意,心中充满了报复欲:“让他去下凡,不过我们可以在中间过程中做一些手脚,就让他投成猪胎好了。

    放着堂堂的天河大元帅不做,朕就要让他以丑陋的猪身,渡过余生。”

    听着玉帝话语中的阴毒情绪,太白金星身体一颤,颔首,躬身退去。

    数个时辰之后,斩仙台上。

    天篷元帅脱下一身金甲,交付给自发汇聚而来的天河将官。挺拔的身姿在一袭白衫的衬托下,英武不凡。

    此时,天篷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如同大富之家娇生惯养的白净公子哥,飘逸洒脱。

    白骨精的身份有些敏感,不能出现在明面,只得伪装成一名天河水兵,和一片天河将官站在一起。

    “不必感伤,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他年我重归天宫,再找你们饮酒吃肉,夜夜笙歌。”见到不少将官眼眶通红,天篷莞尔笑道。

    “元帅,我们等您。没有您的天河水军,不配使用天河的名号。”天篷的副将跪倒在地,动情地说道。

    “元帅,我们等您。”刹那间,所有天河水军尽皆跪伏,仅有一名小兵愣愣地站在原地。

    “卧槽了……这尼玛是专门坑我的吧?”看到天篷似笑非笑地望向自己,白骨精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一矮身,蹲在了地上。

    当他蹲下之后,天篷收回自己的目光,转目,望向刚刚到来的哪吒三太子,托塔天王李靖,大天师张道陵,无奈笑道:“现在才发现,为官数千年,我也就近百年才交了一些朋友,还都是因为某个黑了心的女妖精,命运,真是神奇。”

    三神知晓白骨在此,闻言大笑。白骨精气极,从天狐戒中召唤出一枚仙果,重重砸在天
重生军嫂驭夫计帖吧
篷脑袋上面,将他头颅砸的微微后仰。

    “谢谢。”天篷伸手接过掉落的仙果,对着四方拱手说道:“爱我的,恨我的,鄙夷我的,无视我的,崇敬我的……等我三百年,三百年后,我继续回来作威作福。”

    “废话真多。”不知为何,白骨精有些感伤,或许是因为今日之后,天篷的这张脸就会变成猪头,看起来发腻。或许是因为很多年前的中二情绪没有散尽,在这种离别的场合下想要悲春伤秋。

    只不过还没等他虚假的矫情一下,突然想起了之前的疑惑:仪表堂堂,俊秀不凡的天篷,怎么就投了猪胎呢?

    和天篷玩闹到现在,一起喝过酒,演过戏,泡过妞,畅谈过人生理想,纵然永远做不成同道,但是勉强算是半个朋友。白骨精忍不住传音说道:“天篷,投胎的时候注意一点,别走错了道路,投入了畜生道。”

    天篷一脸无语地望向他:“我在你心中就那么蠢吗?认不清畜生道和人道?”

    “差不多吧,你记清便好。”白骨精嘱咐说道。

    “天篷元帅,上路吧。”斩仙台上,两名之前如同柱子一般静默的神明开口。

    天篷颔首,走到了斩仙台的上面,任由一道道刀光斩落在自己身上,削去他千百年间积攒下来的仙气。

    不过他终究不是被流放,而是要下凡去完成西行大业。故而他的修为境界没有被斩落分毫,百八十年间,估计就能够恢复如今的水平。

    半个时辰后,当天蓬体内彻底没有了仙气,两尊神明视线微微触碰,暗自点头,带着天篷通过斩仙台上的阵法,传送向六道轮回之所。

    “希望,下次再见时,你不是一幅猪脸。”白骨精摇了摇头,刚要离开,却是见到两名天神押送着一名威武中年人来到此间,将其带到了斩仙台上。

    “这是,秦元帅?他翻了什么过错吗?”水军中,有人惊呼说道。

    “天宫护卫军元帅秦天,打碎了玉帝的琉璃盏,罪无可恕,责削去他的官位,斩去他的一身仙气,贬下凡间。”押解秦天的一名天神开口宣道。

    “沙僧?”白骨精心中一动,定睛细望,只见这秦大元帅,静默如山,气势如海,单单站在那里,便捭阖一方,比含蓄内敛的天篷要凶悍的多。

    “半日之内贬落两位元帅,今日极为不详啊!”汇聚而来的仙神中,有神惊叹说道。

    “别胡说八道,小心你的脑袋。”距离他最近的一名神灵喝声说道。

    白骨精抿着嘴,抬目望了望兜率宫方向,转目瞧了瞧凌霄殿方位,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加快布局的脚步了。否则的话,先机将会在迟疑中一点点失去。

    转身,悄然飞出天河水军的队伍,白骨精却没有立即返回花果山,而是前往太阴星的方向。

    之前在广寒宫,当天篷说到下凡的时候,白骨精分明看到了嫦娥眼中的精光……

    转瞬来到太阴星中,白骨精站立在碎裂的冰门之前,笑着问道:“我的茶,凉了没有?”

    广寒宫内,嫦娥微微一笑:“凉了,再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