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九章:月宫戏嫦娥(下)

第九章:月宫戏嫦娥(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篷就算是真的喝醉了,也不会相信“路过”这种扯淡的话,更别说他现在只是装醉。不过做仙嘛,清醒容易,难得糊涂:“原来如此。敢问大圣,你所说的撩妹,是什么意思?”

    白骨精指着广寒宫说道:“撩指的是拨撩,撩动;妹,指的是妹妹,现在可以代入嫦娥。所谓的撩妹,便是说如何撩动嫦娥的春心。”

    天篷双眼骤然一亮,璀璨若星:“好大圣,你给我说说,如何才能撩动嫦娥的芳心?”

    “想要让一个女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对你产生很深的印象,并且为你们两个制造有交集的机会,仅仅脸皮厚是不够的,心还要黑。”白骨精说着,奋起一脚,重重踢在广寒宫的冰门之上。只听一阵冰块碎裂声突兀响起,两扇华丽唯美的冰门眨眼间裂成冰块,令天篷瞪大了双眼,呆滞原地。

    “白骨精!”伴随着一道饱含怒气的声音响起,一身白裙,飘然若仙的嫦娥仙子,黑发飘飘,衣袂带风,手持冰骨寒光剑,疾速扑杀而来。

    若是在修为突破之前,白骨精还真是会胆怯这高冷凛然的星君,不过他现在业已破境,战力上升了何止百倍,又怎会惧怕对方?

    一脚踢在天篷臀部,令其飞扑向嫦娥。在半空中,天篷充分发挥不要脸心要黑的精神,对着嫦娥张开了怀抱。

    “起开。”大早上的就被这家伙吵醒,不愿招惹是非,自家的门却都被人轰碎了。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性,更别说嫦娥这么一个久居寒闺的少妇了。一拳挥出,重重击在了天篷脸上,顿时间,鼻血飞溅。

    “可怜的孩子。”白骨精大笑着,身如神虹,在太阴星上面疾速奔走,嫦娥的速度虽快,一时半会竟是追不上他。

    “敕!”某刻,嫦娥停住了脚步,调转太阴星上面的大阵,一个牢笼凭空浮现,镇压向白骨。

    “又是这招?”白骨精召唤出狩魔弓,一箭将冰笼击碎,反冲回去,在天篷震骇的目光中,将高洁无双的嫦娥直接抱在了怀里,大声叫道:“我认输。”

    嫦娥浑身僵硬,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一脸堂皇的看着搂住自己腰身,小手在自己背部乱摸的丫头。

    天篷浑身哆嗦地看着这一幕,只感觉自己的脑子好像有些不够用了。

    “呀!”嫦娥风中凌乱一般,一把推开白骨精,抬臂劈剑便斩:“白骨精,你无礼。”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我擦,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看着这似曾相似的一幕,白骨精下意识回忆起前世中的一句台词,只不过,他刚刚念了一个开头,却是发现长剑已经到达了自己额头上面,连忙逃窜。

    “我让你说。”嫦娥深吸了一口气,画地为牢,将白骨精挡在了里面,冷声说道:“今日你若不说出一番道理来,我便将你镇压在这太阴星五百年。”

    白骨精清咳一声,目光饱含深情:“一百多年前的那次相遇,你在我心中烙下了不灭的印记。上一次的分别,使我永恒记住了你的容颜。我想,我是喜欢上了你。

    若现在错过,将来定然会追悔莫及。如
万界最强装逼系统笔趣阁
果能够用我的生命来换取和你在一起的机会,那么,我愿意用下半生,换取和你相约白头。”

    嫦娥一脸崩溃地望着他,眼角不停的抽搐,身躯不停的颤抖,持着长剑的右手上面隐见青筋,显然是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白骨精,你觉得,调戏我很好玩吗?”她一字一顿,目光含煞地开口。

    “还行。”白骨精随口回答了一句,见嫦娥的眼眸瞬间凌厉,连忙开口:“不是,你误会我了,我这是最真挚的告白,向深深印在我心中的你。”

    远处,天篷元帅听闻如此肉麻的话,浑身一个哆嗦,起满了鸡皮疙瘩,阵阵恶心浮上心头。

    嫦娥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心中的腻歪简直不能提:“你能不能闭嘴?”

    “你能不能请我进去喝杯茶?”白骨精反问道。

    “不能。”

    “那我也不能闭嘴,嫦娥……”

    嫦娥跺了跺脚,恨恨说道:“你当真不怕我杀你?”

    白骨一脸奇怪地问道:“难道你敢?”

    嫦娥对他的认真脸极为无语,但是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

    因为她,齐天大圣打烂了天宫,震惊三界。别说死了,就是她在这里受到了什么伤害,那只疯猴子打上来,谁能受得了?

    将剑不忿的摔到地上,嫦娥不复高冷,转过身,闷闷说道:“跟我来。”

    “干嘛?”

    “喝茶。”

    看着这两女一前一后的走向广寒宫,特别是白骨精入门前还对自己比了一个v的手势,天篷心中简直有万马奔腾,想要爆粗口的想法不断涌现。

    这踏马的剧本不对啊!应该是我来调戏嫦娥的好吧,白骨精是来干嘛的?

    在这一刻,天篷委屈的直想哭。

    白骨精跟随着嫦娥进入广寒宫,天篷在宫外吹着冷风,对比差别明显。

    搓了搓双臂,天篷吸了一口气,厚着脸跨越过碎裂的大门,走进冰玉雕琢,美轮美奂的宫内,悲愤的见到,白骨精这妖孽,居然在调戏嫦娥的玉兔……

    “变成兔女郎让我看看好不好,我这里有糖。”

    进殿之后,白骨精便看到了卧在一张桌子上面的白兔,不由分说将其抱了起来,揽在怀中,将兔子的胆子差点给吓出来。

    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些,这看起来美貌无双的女人,居然又提出了怪怪的要求,实在让兔子接受不能。

    嫦娥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情绪没有如此波动过了,在白骨精肩上打了一拳,从她怀中抢回玉兔,咬牙说道:“白骨大圣,我们现在并不熟。”

    “一回生,两回熟,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吧,怎么能够说还不熟呢?”白骨精说着,瞥了一眼悄悄走进来,一脸渴望神色望着自己的天篷,疑惑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很佩服你,真的,打心底里面佩服你,能够在第二面的时候,就和嫦娥拉近了这么大的距离。要知道。她在天宫中的标签一直是高冷,生人莫近。”天篷诚恳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