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四十二章:殿中交锋

第四十二章:殿中交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如同在水中扔了一颗核弹,本就暗流涌动的天庭因为这件事情彻底沸腾。各种传闻,各种谣言,各种不靠谱的猜测不绝于耳,每日站在风暴中心的赵公明,心中不断涌现出不详的预感,逐渐开始变得提心吊胆。

    不过好在,目前来说,还没有人把他伤势的恢复联系到九转金丹上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公明心中的担忧越来越重,数日后,终是再也坐不住了,起身走出了府邸,前往月游星。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不敢贸贸然的去找太白金星,以免引出什么乱子,或者,出现自己难以控制的局势。他要去找石矶,将一切都完完本本的说给她听,请教她的意见。

    疾速来到月游星上,不顾此处阴暗寂冷的环境,赵公明径直来到月游宫前,高呼叫道:“石矶师妹,你可在府中?”

    幽冷的月游宫大门缓缓开启,一阵寒阴之气从宫内喷出,带有血腥和怨憎的气息,令赵公明下意识后退了数步。

    当寒阴之气散去,一身女性黑袍的石矶出现在他的面前,微笑说道:“公明哥哥。”

    看着她隐藏在幽暗中的如花容颜,赵公明心头一阵发冷。

    他的这个师妹,在封神之前,尚且是一个心怀良善的好姑娘。当封神开启之后,她被太乙老儿算计,身边随侍了数百年的碧云童子,被曾经施恩过的人族修士李靖的儿子所射杀。

    就是如此,石矶依旧是没有什么坏心,只是将李靖和哪吒叫到洞府来,准备详细问清情况。只不过,谁又能想到,那哪吒被太乙骄纵惯了,竟是肆意妄为,再度行凶,击杀了她的另一名童子,彩云。

    任谁面对这种情况,纵然有着再好的脾气,也估计会勃然大怒。可是她这师妹,性子委实太过柔善,明明能够将李靖和哪吒一并杀死,却好心放走了李靖,还只是想要生擒哪吒,后来被哪吒取巧逃走,唤来太乙真人这尊救兵。

    她对别人良善,但是别人对她却阴冷无比。太乙真人来到之后,不分青红皂白,直接用九龙神火罩烧死了石矶,令其真灵上榜,使之千年苦修,毁于一旦。

    由此开始,当封神之后,石矶真灵再现时,却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恶毒,阴厉,卑劣,不择手段,更兼之心机如鬼,令截教群仙真真是痛进了心里,和太乙真人确定了不死不休的关系。

    至于说为何不是与哪吒,所有人心中都明白,哪吒是被太乙真人故意惯坏的,只是他手中的一杆枪,用来戮杀石矶,代替自己受劫上榜的工具。

    一个人拿着一把刀,捅了另一人一下,这另一人的家属最恨得自然是持刀的人,而不仅仅是被持着的刀。

    换句话说,是太乙真人毁了一个女孩良善的一生,生生造就出来了一个不世魔头。

    回忆起曾经的过往,赵公明的目光再度变幻,没有了惊惧和疏远,唯有怜惜和关爱:“石矶师妹……”

    石矶是何等人物?一搭眼,便能瞧出赵公明外露的情绪,甚至于心中的想法,眼眸中也渐渐浮现出一丝暖意:“走吧,我们进宫之后再说。”

    两仙进入月游宫中,赵公明详细的讲解了一下最近的经历,听的石矶面色越来越沉重,到了后期,竟是阴沉如水,喝道:“公明哥哥,你糊涂啊!”

    赵公明心脏一颤,完全失去了分寸,忙不迭的说道:“我本就不是一个聪明人,不然的话,封神之时,也不会轻易中了姜尚的奸计,被车轮战消耗了精力,最后被偷袭致死……现在大错已经铸就,求妹妹救我。”

    “容我想想,容我想想。”石矶眼中闪烁着精光,脑中念头疯狂翻涌,片刻后,果断说道:“公明哥哥,你去自首,要快。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都完完整整的说给老君听,求老君为你做主。”

    “向老君自首?”赵公明一怔。

    石矶点着头,快速站起,将他拉了起来:“向玉帝自首只能是自投罗网,唯有向老君坦白一切,才有一线生机。不过要快,若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白骨精的话,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一定还有后手,置你于死地的后手。”

    赵公明被她吓得心慌,当下也不敢再迟疑,连忙和她一起出了月游宫,向着兜率宫方向疾奔而去……

    两仙不知道的是,他们现在说过的话,早已通过石矶身上的一粒灰尘,传达到了一座桃园之中。故而,还没有等他们赶到兜率宫,一众天兵就将他们拦截了下来,为首的一名将官恭声说道:“元帅,您的事发了,请随我去凌霄殿一趟吧。”

    赵公明如遭雷击,身体晃动了一下,双手抓住那名将官的双臂,面容狰狞的叫道:“我的什么事发了?”

    “公明哥哥。”石矶抓住他的衣襟,将他生生拉到自己的身边,对着将官说道:“赵元帅被人陷害,情绪有些失控,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将官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对两仙做出了请的手势。

    片刻之后,两仙来到了凌霄殿中,仙钟随之响起,无数道流光被召唤而来,各自寻找自己的位置。

    猴子在桃林闭关,白骨精要去朝会,却不太放心他,惟恐他出了什么事情,遂即花费了百万魅币,购买了两个指尖大小,可以用来远距离通话的薄膜贴,分别贴在了各自的脖颈之后,以长发加以掩盖。

    半晌,当白骨精进入凌霄殿时,耳中便听到了一道阴恻恻地声音:“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吧?白骨精,相信我,你会死的很惨。”

    抬目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着斗姆元君冰寒如霜的目光,白骨精淡漠回复:“我惨不惨在未来,今日,赵公明一定会很惨。”

    就在这一对话间,玉帝和太上来到了此间,各自落座,转目望向群仙。

    “赵公明,前两日,王母给我说,你为了陷害齐天大圣,故意偷走了蟠桃盛会上面所有的珍馐。本来我对此不怎
无良宫略笔趣阁
么相信,一直让人暗中查探情况。可是我万万没想到,这边还没有查清这件事情呢,你居然又去兜率宫偷了九转金丹,实在是胆大包天!”玉帝对着太上微微颔首,转目,冷声喝道。

    “陛下,臣,冤枉,这一切都是阴谋陷害。”赵公明蓦然间跪倒在地,叩首说道。

    “陷害?在瑶池的时候,你好像也是这般说的吧?”玉帝冷哼说道:“瑶池之上,证据确凿,你却硬着头皮不敢承认。现在,老君在你府中院落地底深处,发现了兜率宫的葫芦,而且,你好像也有服用过九转金丹的痕迹,这,你怎么解释?”

    “就是因为这样,微臣才说自己是被陷害的。当天我归府之后,回到书房,就发现了一个葫芦和一封纸信。那封信,是依照太白金星的口吻所述,言及葫芦里面装着的是九转金丹,是他特意赠送给我的,让我放心食用。臣是一个老实人,看到信后,也没有怀疑什么,便直接将丹药吃了。谁曾想,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赵公明叫屈说道。

    玉帝眉头蹙起:“信呢?还有,盛放丹药的那个葫芦,目前在什么地方?”

    赵公明神情一顿,说道:“全部都化作青烟消失了,信上有阵法,人触之即焚,至于葫芦,则是被我按照信上的要求,亲自毁灭的。”

    “你觉得,你的这一番话,有多少可信度?”玉帝面带怒容:“在瑶池是这样,在凌霄殿上也是这样,无论证据有多么的确凿,你都是这么一幅我是受害者,我很委屈的恶心模样。赵公明,你让我很失望,非常失望。”

    赵公明身体微微一颤,恸哭说道:“陛下,无数年了,我若是这样的人,为何偏偏这个时候才出来犯事?您想过没有,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全部是在白骨精上天之后才出现的,她不上天,何曾有过这种现象?”

    见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白骨精无奈地说道:“赵公明,我知道,你因为我才被分走了财神气运,可是你不能每次东窗事发,都说成是我的阴谋啊!蟠桃会上,我没有给你计较,现在,你信不信我治你一个大不敬外加诬陷之罪?请认清自己的身份之后,再说话,不要口无遮拦的。”

    仙臣之中,石矶恼怒地望了一眼白骨精,刚要准备站出来,却听到大天尊道:“赵公明,拿出证据来,否则的话,今日有你好看。”

    被生生逼到了悬崖边上,赵公明已然无话可说,无法自诉,求救般的将目光望向石矶,希望能够从她这里得到生机。

    石矶心思电转,想要找出一个漏洞出来,暂且保住赵公明,只不过,留给她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短到,她连借口都还没有想出来,玉帝的脸色便已经阴沉了下去。

    凌霄殿中,足足静寂了半盏茶的时间,惊觉玉帝即将开口,石矶明白,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唯有站出来将整潭水搅浑,或许还能够看到曙光。

    “启禀陛下,我有疑问想要询问白骨大圣。”她从仙家中出列,躬身说道。

    白骨精一脸怒意,喝声说道:“月游星君,你可知再一再二不再三的道理,你们每一次身陷囹圄的时候,就来攻击我,以期待将事情搅浑,你觉得,本圣就是那么好欺负的?”

    石矶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没有回复他,静默等待着玉帝的回答。

    “让她问问吧,有我和玉帝在这里,万万没有让水浑浊起来的道理。事情,只会越辩越明朗。”太上开口说道。

    白骨精望了太上一眼,心中却是蓦然间生出了一股真怒意。

    这太上,是在光明正大的打脸。哪怕,从玉帝哪里来说,他们之间还算是联盟。

    “我想要知道,白骨大圣这几日在什么地方,和谁在一起,有没有目击者?”石矶松了一口气,认真问道。

    白骨精面容冷峻:“在蟠桃园,和猴子在一起,蟠桃园内的土地可以作证。”

    “那么,齐天大圣现在何在?仙钟响起,他为何不来朝会?”石矶询问说道。

    “他目前在闭关修行,分身乏术。”白骨精眼皮一跳,谨慎说道。

    “真是好巧。据我所知,齐天大圣目前已经是地仙九转的境界,想要突破的,应是那高高在上的天仙之位。一般来说,普通仙人想要突破这一境界,自然是千难万难,可若是有蟠桃,仙酒,珍馐,金丹等多种灵物相助,突破起来,想必也不会多么困难……”石矶若有所指的说道。

    白骨精皱眉:“有话就直说。”

    “我恳请,百官随我一起去见齐天大圣,亲自检查他的空间法宝,若是他空间法宝之内,什么都没有,我甘愿认输。”石矶转目说道。

    白骨精气急而笑:“石矶,你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齐天大圣目前在闭关,生死关,在突破天仙的壁障,一旦被打扰到了,出现什么差错,你付得起责任吗?”

    “我需要付责任吗?”石矶摇头说道:“谁让他闭关的这个时间,太过巧合。我虽然也不愿如此,但是,终归是要弄清楚真相。”

    “绝对不行,你视我们为眼中钉,肉中刺,自然不会在乎我们的性命,可是,我们自己不能不在乎。此事,休想!”白骨精喝声说道。

    “由不得你。”石矶冷笑一声,抬目望向玉帝。

    “老君怎么说?”玉帝向太上问道。

    太上眼中闪烁着疏离的光芒,说道:“我可以为这件事情负责,只要孙悟空身上没有问题,他不管受到多么严重的创伤,我都能够为他弥补过来,并且,尽量帮助他成就天仙。”

    白骨精双眼微微眯起,心中忍不住要骂出口:“在原著之中,太上对猴子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到了现在,却要斩尽杀绝?难道,又是我造成的蝴蝶效应?”

    而石矶则是在心中祈祷:但愿能够在那泼猴身上发现古怪,否则的话,今日,不仅救不下赵公明,连她自己都不会有好果子吃。